• 2012/06/08

    还没死呢 - [自我治疗]

    Tag:

    采访陈坤时,厂花教我一个道理。

    说如果你特别难过时,就跟自己对话,问自己为何这么难过,到底难过什么,怎么去解决。

    妈的,跟他演戏一样,看似挺有道理的,实际上还是没用。

    还是很难过。

    哈哈啊哈,这说明我还没死透呢,还懂得难过。

    趁着这个地方没人看,赶快偷偷写一下。

  • 浪花呼啦呼啦地拍着绵长的海岸,海星与太过失望的鲸鱼的尸体搁浅。

    我故作忧郁状,脑中却想着几千里外藏在脏乱房间里的烟。

    在涨潮的海水吞没我之前,心想如何此刻点燃一根烟,让一灭一闪的烟头与天上的星光相和,那该多美。

    师夷长技以自虐,我擅长这个。

    吐口眼圈,我说如果这样。

    你的名字从口中吐出,慢慢散到天际,星河、光年,璀璨、寂然。

    一切都是真的,我躺在沙滩上,等着海水接我回家,在变成泡沫之前。

    焦虑是最没有用得武器,记忆已经铸就了坚不可摧的防线,我自食其果,只能放弃城池,企图漂洋过海,或是沉寂到海沟身处,以此弥补过去被浪费掉的年轻岁月。

    维纳斯啊,我已经割下年轻不经意地祭奠你了,我不怪你,一切都是我心甘情愿。即使潮水将我送回时光那头的原地,面对旧人,我依旧不能说出原话。

    没有恨,没有爱,当年刻在海边的城墙的名字早已模糊。

    我等待下一个瓶中信,告诉我这些年发生了什么,或是告诉我接下来要干嘛,去恨谁,去爱谁。

    躺在海岸上,等待潮水将我收走。

    呼,啦,在呼吸没被沉溺之前,我眨了眨眼睛,心想自己也曾被人小心安防,也曾过过几天好日子。

    竟然心中有些温暖,尽管这是上辈子的事情了。

  • 我连记忆也不能拥有。

    也不配。

    我不会想朋友听到后生气地说:既然这么在意我的存在,那直接死了投胎岂不是更清白。

    哎呀,四年的习惯一下子抛却,连同对白羊座的恨的消失。

    无爱也无恨,心空空的,每夜都开始做春梦。

    我是要变娘一点吗,以此阻挡烂桃花的出现。

    模仿田村卡夫卡的好朋友乌鸦,说,你是最犯贱的27岁深情金牛座前男友,也该出戏了。演得深情太久,在end出现在银幕上还迟迟不离开,终究会变成歌剧魅影或者电影院的地缚灵。

    至此以往,不再犯贱。

     

     

  • 你永远躲在灼灼的时光闪闪发亮。

    被闪了眼睛,我只好找个人来挡着,然后偶尔看看你。

    所遇非良人,我就接受被晃瞎了的事实。

    而现实中,你随着时光一步步地变胖,最终像气球一样,即使相遇,我也没认出你。

    但你不必曾难过于蔡健雅“当我发现在你眼中我只是陌生人了”,你没忘记我是大近视眼吗,啦啦啦。

    有朋友问我,现在如果你跟我和好,我会改怎么办?

    我该怎么办?虽然北京给我提供了万花筒式的绚烂,但是如果上天对我这么好,我会毫不犹豫地回到哈尔滨。

    一人,一室,一包烟,一台电脑,我现在及未来的生活不就是这样吗,到哪里都一样。

    只要有烟和康熙来了,哪种生活都能过。当然,如果有你,那就像汪曾祺笔下的炖白菜,加了点虾米,再美好不过了。

    不是我苦逼地追着记忆不放,只不过,我想在彻底失忆前,继续描画你的眉宇而已。

  • 2011/03/15

    剧本 - [自我治疗]

    你一转身,就好多年了。

    渐渐地,每天都回忆过去,满足不了他对你的思念,于是做梦。在学校,他追啊追啊,想在梦结束时看到你。但梦的阴影渐渐压过他跑动的部分,睁开眼,仍然是天花板,依然是现实冰冷的世界。

    于是,他造了一个你是主角的世界,到处都是惊心动魄的精彩。

    例如,深夜最后一班地铁,你跳进他眼前,两个人携手逃避地铁杀手的追杀,逃避的间隙,拉拉小手,偷偷地亲嘴,当地铁杀手拿着电锯要割断你的脖子,他扑了上来,与之同归于尽。然后满身是血地躺在你怀里,趁着生命消逝时,说点肉麻的话,然后两眼一翻,死翘翘了,留下你一人在空旷的地铁里哭,然后近景拉全景,广播里说最后一班地铁啦,你再不走就回不去家了,背着死去的他刷卡出闸门——刷卡时,你背过身去,将他的屁股兜对准地方,滴的一声,门开了。

    例如,写稿写得实在烦躁,他在地坛那条路上散步,你突然骑着一匹马,你俩变成了不带头套的古代人,骑着白马。在古代,他若想你,不发短信,不打电话,翻山越岭,只为说一句我想你,然后骑着白马绝尘而去,让你默默地看着他驼背的背影,绝尘而去,你的心开始融化了。

    例如,他因为做了不愉快的梦,而开始喊骂人的梦话。你在窗外变成蝙蝠侠,看了他睡觉时合不拢的厚嘴唇,很心痛,然后杀进对他不好的贱人,杀死他们之前,你说,即使我跟他分手了,你们也不能伤害他。这时,镜头移向他的房间,他喃喃地说着什么,开始在梦里梦到章子怡或者王菲。

    例如,他躺在夏天光滑的地板上,你瞧瞧地出现,你俩开始玩台湾电影里那矫情的小清新,冯唐易老,旧人难寻。顺便说一下,演这场戏的时候,你可以看一下冯唐的书,他最近的最爱。

    例如,又例如,他在打这些字的时候,你可以安排在他身边一个旋转的陀螺,一直转啊转啊,转过春夏秋冬,星星都累了,他身上开始长肥肉,头发白得像雪,变成一个看起来很可爱的小老头,但他一直乐呵呵的,因为,他知道,这是梦,梦醒来后,他就可以抱着双臂,跟你在中央大街吃吃饭,走在面包石的路上,融化成哈尔滨的某个平庸而幸福的生命,成天跟你找茬,两个人吵架。

    亲爱的,他写不下去了。

     

  • 你曾唱过的歌,都成为我沉迷于过去的毒品。

    为什么我会成为一个抽烟很凶的人,也因此。

    其他都能忍受。

    我们没有在暖气退却的乍暖还寒的初春,一起光着脚丫听音乐。

    这成为挫骨扬灰的遗憾。

    念旧的老好人,这样的男纸你伤不起啊伤不起!!!

  • 2011/03/03

    还是说点什么吧 - [自我治疗]

    Tag:

    最近工作状态非常低下,低下到一种自己都觉得算了,甭写字了,随便找个工作混日子好了。

    今天早晨刷牙的时候,我对着镜子分析了一下目前的心理状态。

    1/妄图以睡眠和宅补充脑力消耗的心理状态。

    2/金牛座重感情及到全心投入之时,如果得不到互动及回报,就会产生深深的挫败感,自尊忽上忽下的。

    终上所述,我跟以前相比,还是没怎么变过。

    不过上天待我还凑合,如此懒惰,还TMD没被饿死,剪了短发和胖了一点,掩饰了我最近苦逼心情,众人还是觉得我乐呵呵的。

    缺陷还是太爱分析,你TMD当年去读北师大的心理学算了,装什么懂得自省的淫儿啊。

    执行性意见,是赶快补救,我那一集剧本都拖了好久了,第一次写,跟被破处的处女害怕性事一样,成天干坐在家里看着日升又日落,实在不行。

    在网上预约了一个心理建设的项目,貌似北大某附属医院的研究课题,我都准备洗得干干净净地让医生们解剖了,下周的下周的星期天,干巴得!

    另,有一种蠢蠢欲动的小宇宙在酝酿,素不素要写点自己的东西了?

  • 2011/01/29

    五周年 - [身边人]

    Tag:
     胖小儿  12:05:17
    哈哈  咱俩还有不到20个小时就认识五年了  我送你点礼物吧  想要点啥  来点实际的 
    赵赵  12:06:22
    哈哈,有额度没?
    胖小儿  12:06:32
    你自己寻思吧 
    赵赵  12:06:49
    恩,以我的智商就是没有额度
    胖小儿  12:07:01
    好了  你可以死了
    赵赵  12:15:58
    行,我回哈尔滨的时候,你来接我
    赵赵  12:16:03
    我要这个礼物
    话说刚下火车,有台车接我,这还挺有面子的。恋爱不靠谱,还是老曹靠得住。
  • 2011/01/13

    有些人真的很贱 - [1/2/3]

    Tag:

    有时候这真是我对世界的看法,让贱人们去死吧。说完这话,我掰着手指头算算出现在身边的贱人们……还真没几个,几乎没有。捂脸,还是没摆脱老好人的姿态

    1/我对帅哥真是免疫,一点羡慕嫉妒恨都没有……帅哥很不好写,上回采访窦饶就知道了,这次要采访蒋友柏……恩恩,问他些什么问题呢?为此又看了一集《康熙来了》,啥时候我能写出跟其他人不一样的采访稿……

    2/天亮后,买期芭莎和vogue,好好研究一下,新编辑跳到芭莎去鸟,还得重新适应新杂志风格。北京像我这样的人太多了,不用功不行。

    3/赚钱买馒头,新年的愿望是能买上花卷。年前的稿费还有一堆欠着。写小说的欲望血脉喷张了起来,我是不是该配付新眼镜和买台11寸的air配合一下,然后洗澡穿新衣服,由里到外更新一下……灵感和执行力应该都UPDOWN,选择目前的生活,无非就像做一点自己喜欢的事儿嘛。

    4/《1Q84》我觉得还行啊,虽然又是《海边的卡夫卡》的双线式解构,又有《舞舞舞》及《寻羊历险记》的隐喻,当然还有《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的反现实情节。挺好看的,买了第三本后,虽然手里一堆稿子要做,但是依然看了一夜,青豆与天吾终于在一起的时候,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年纪大了,容不得最终有情人不得好死的情节了。

    还凑合,虽然一个人呆着的时候依然一张苦逼脸。

  • 我当然不需要丁薇的《冬天来了》当配乐。

    1/暖气问题考虑得严重了,其实现在室内温度还凑合,比初秋一直开空调时要温暖得很多,手脚冰凉好多年,倒是并不怕冷。哈尔滨已经下了好几场雪,零下二十度的日子来了。一想到冰冷的空气呼吸到胸腔的凛冽快感,就很想回到哈尔滨抽根烟暖和一下,嘿,多自在。

    2/我从来不知道,写电视剧剧本竟然是如此HIGH的事情,我找到了很适合自己的表达方式了吗?嘿嘿。

    3/亦舒的小说随便看看,黄碧云和汪曾祺绝对不会让人失望,我有表达过汪曾祺的《四个孩子和一个夜晚》是多么色情的小说吗?夹杂着1960年火热而美好的尴尬年代,实在有想排成电影的血脉喷张的想法。

    4/大概他的QQ名、王菲的卡通头像和性别凑在一起,实在招人稀罕。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每天接受到好友请求信息,大多数是女人,三分之一是骗子,三分之一是半夜寻欢的女生,三分之一是连名字都很脑残的LOLI,他通常看了一下资料,就果断地拒绝,偶尔拒绝理由写得很脏。他悲哀地想,如果你也隐藏在这里面,我岂不是又要错过与旧情人重新相聚的机会了?巨蟹座到底是有多嘴硬啊,都三年多了,还放不下架子。我跟DUDU分手后就相处得很客气,虽然想起过去那段日子,有时候还令人作呕,我是当时是当局者迷到什么地步。

    5/赚钱是我最大的兴趣了,目前。

    6/饿,一直非常饿。作息完全日夜颠倒,前阵子是因为被逼烂的恋爱问题逼成那样的,最近是被大量的写稿工作弄得天亮起来才能睡觉。周五时晚上出去玩,吃夜宵时又跟朋友聊了很久,离开时已经是六点了。回家时没打车,跟上早班的人们坐直接到家门口的117回家,看着车上带着困意的上班族和中学生,我心想,我已经很久没过过朝九晚五的工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