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12/30

    my ex - [电影]

     

     

     

     

     

     

     

     

     

     

     

    如果是我的电影,时间倒流,参与他从出生到长大的各个部分,接生的护士、幼儿园阿姨、邻居小伙伴、同班同学……然后某个时刻,男主角突然得知,他记忆里的这些人,其他人都没有看到过。温馨-恐怖-温馨。

    电影名都想好了《永远在一起了》,主题曲可以用许哲佩的这首歌。

    赶快读BFA,要不然,我的电影也会逐渐被其他的电影覆盖。

  • 我不要Autumn,只要Summer;我不要Sharon,我只要Suzy。

    在所有人事已非的景色里,我依然墨迹地喜欢你。

     

     

     

     

    那天忘带钥匙,就应该找个锁匠把门打开,而不是用你备用的那把,或者,那天死皮赖脸地在小区大妈的眼前不让你走。就如Lady gaga或者范晓萱一样做自己,那样就没有遗憾了。

  • 你有没有最闪亮的时刻?

    在成为流星后即将坠落的那一刻,神问你。

    有,当然,持久的恒星耀眼得有些乏味,面对银河,在那些光鲜亮丽的星辰相互拼着各自的光鲜亮丽,而我燃尽自己的身体,在天空常常的一划,耗费掉我所有的魅力。那是流星,那是不安分守己的小心情,在我最美的时刻,不顾下场地挥霍掉我余生的资本,仅此而已。

     Edie说,我的美丽仅仅成为1937年晒太阳时英俊的乡下小子可望不可及的艳羡,手中还稚气的杰奎琳还没成为肯尼迪夫人,她心想什么时候可以跟我一样美丽,至于几年前后她遇到的夫君肯尼迪,在那场聚会里,他只是连搭讪都没有机会的路人乙。

    说着这些的时候,Edie依然挺直了她的腰杆。

    拍纪录片,好啊,可不可以不要在合同中限制我在别的电影演出,即使你们眼里有嘲笑的意思,即使我成为外星人装扮一样的女子,在内心依旧无可救药的骄傲,这和云发环绕、手里拽着众多好运的美丽富家女的时运,没有太大分别。

    并不是所有萌芽状态中的传奇都有亦舒小说里那样女子的好运,偶然风雨,总有一个叫家明的男子骑着白马,把你从一座宫殿抱到另外一座城堡去,中间的插曲就跟做噩梦一样,你醒来后只要开着灯继续睡觉就可以继续过瘾下去。

    在强大的命运面前,小说里的子君姜喜宝蒋南孙朱锁锁的好运,苍白得只能附着於流行小说。

     可是,你们把命运托付给那些在灰色花园一样粉尘中,仍然能蹦出的强大生命力哟!

    1\与妈妈分享这个夏天能买得起的最后一盒巧克力,在成为肯尼迪遗孀的杰奎琳到来后,就可以忘记刚刚的那点辛酸的凉快。

     2\妈妈变着女佣的强调接电话:是的,我让夫人接电话,维持自己似乎仍然是那个风情万种的贵妇的自尊,唯恐在侄女的丈夫肯尼迪葬礼上有些失态,即使在垃圾山一样的床上,仍然穿戴整齐对镜贴花黄——哦,夫人,世人早已忘记你,你所谓的葬礼紧紧是垃圾床上听着陈旧的广播,故作姿态,临水照花人啊,你在给自己

     3\在偷拍的狗崽的摄像机面前,对着不知你曾经拥有那么盛大的美丽的小男生说,我这样坐着好看吗?仿佛身后的垃圾堆早已灰飞烟灭,回到过去的繁华中。

     4\在成为传奇——真正的传奇,无法磨灭的永恒完美女人的杰奎琳表妹面前,我是一个怪物,被侮辱与被损害的,但我仍然斤斤计较,我的过去一直是焦点,连你的丈夫也无法忘记。

     5\即使灰色花园已经成为9只猫和一只浣熊的乐园,年久失修,悲惨已经懒得将标签贴在母女面前,面对镜头,两个人身上的衣服依然棱角分明(请看1976年梅索斯兄弟拍摄的纪录片,胶片的质感也无法掩盖的颜色)

    每一个看电影的你,你和电影里这个连生机都无法维持的曾经风华的老妇、依靠在灰色花园里的老姑娘EDIE,没什么区别,你手心里看似永恒的繁华流走后,你就是她,你就是edie。

     可是你能维持住这个梦想吗,灰色花园就是你的梦想,即使头发随着美貌凋落,仍然珍惜一生中只有一次,曾经以为会很快来临却永远到不了的首映礼上,接过鲜花,像女王一样将花洒落众人,登上舞台,唱着跑调的情歌,挪动并不光彩的身躯,仿佛无人般自己歌舞,仿佛美丽依旧永存一般。

     我不会,我不敢,我怕是早就在那些悲惨的生活边角里,与灰色花园一样发霉,羞于见人了。

    而事实是什么?

    老Edie1977年死在Grey Gardens。女儿2002年独自死在佛罗里达,五天后才被人发现。

    靠,真TMD地带劲儿,你们跟命运死磕,连最后的死亡都带有愚弄上帝的幽默感,而那源源不尽的骄傲与生命力,跨越了死亡,透着胶片,犹如Grey Gardens的杂乱植物一样,沧海桑田一般永垂不朽。

    Edie,你一生的确比杰奎琳之流带劲儿多了,天上所有的星,闪耀不过你。

  •  

    一定是那里不对劲,哪里出错。

    即使在死时,松子依旧把未来高耸严酷的墙壁扒出一条缝,让些须的光明温暖一下自己。她说,无论怎样都比一个人好,从一端的地狱到另外一端,唯一的抱怨是小小的问一句无人回答的为什么。

    生而为人,对不起。

    这样的字迹,依旧是彩色的粉笔字迹。

    看过后,还是忍不住难过起来,恨恨地难过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