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1/29

    五周年 - [身边人]

    Tag:
     胖小儿  12:05:17
    哈哈  咱俩还有不到20个小时就认识五年了  我送你点礼物吧  想要点啥  来点实际的 
    赵赵  12:06:22
    哈哈,有额度没?
    胖小儿  12:06:32
    你自己寻思吧 
    赵赵  12:06:49
    恩,以我的智商就是没有额度
    胖小儿  12:07:01
    好了  你可以死了
    赵赵  12:15:58
    行,我回哈尔滨的时候,你来接我
    赵赵  12:16:03
    我要这个礼物
    话说刚下火车,有台车接我,这还挺有面子的。恋爱不靠谱,还是老曹靠得住。
  • 2010/10/22

    你一直在玩 - [身边人]

    Tag:

    我要送你生日礼物,她说。

    为了不让自己在过生日这天难过,从出生起,我就假装不在意生日这天,若是以后我成为很牛逼的人物,他们哪知道,我这个伟人这么在意生日,又装作满不在乎的样子。

    她乐颠颠地从复式的二楼跑下来,扔给我三个做成棒棒糖一样的安全套。

    是我妹妹从日本给我邮过来的,她美滋滋地说。

    糖果色,白色棒棒,套套的外面还绑着蝴蝶结,又温馨又色情的样子。

    我跟她趴在我很乱的办公桌上研究了好一会,因为已经下班,公司里的老人和小朋友都不在,我俩肆无忌惮。

    我用我的破英文以及想象力坚定了一下:这是水果味的,她听后眼睛都亮了,“小日本真多花样”,我又传道解惑,“这个没用避孕能力”,另一半话藏在嘴里,“你和涛涛用的时候要小心哦,小心又生一个。”

     

    第一次见到她,我还23岁,以为她是个T,长头发,素面朝天,眉宇舒展,眼神谨慎又精明,牛仔裤外面套了一件很民族风的长TEE,进入她公司很长一段时间,才知道她在我那个年纪已经生女儿了,属于早婚一族。当时我俩隔着黑色办公桌剪指甲,聊了很长时间的村上春树,刚刚接待我的赵姓男子跑进来,跟她说了一会话,然后对我说,“我们挺喜欢你的,跟想象中的一样,眉目清秀的,就是脸上痘痘多一点。”然后她说,你啥时候上班。那天已经是三月,我穿得多,里面是开衫,喷了大卫杜夫,脸上的痘痘依旧此起彼伏,头发还在烫。

     

    幸也如此,不幸也如此,我从《看电影》转身回到哈尔滨,准备顺理成章地谈恋爱,于是接受了这份广告文案的工作,面试很已意识流很文艺,连我的毕业证都没看。我以很低的薪水在那里做了快一年,工资终于提到900块,我看着薄薄的一叠钱,有些失望,但有觉得无计可施,毕竟,广告那么不适合我,我几乎就像一个白痴一样,天天自尊心受损,要知道,以前我可是以文字在江湖上混了,旁人也说,呀,你做广告,好适合。

     

    经历过发烧加班,她说你发烧不要紧,耽误我们的工作怎么办后,我开始上道,跟难缠的客户时而同命相连时而吵架,同时金牛座的大我两岁的女生,在幼稚这个层面,比我更加得心应手。我的时间都开始扔在工作上,图什么呢?我不知道,在公司里依旧是小男生的身份,即使来了小朋友,我也得领着一起去给大家买肯德基,工作成为我的避风港,连跟EX分手,我都是在公司发短信分的,我一直觉得,加班、不计报酬、无福利、一周工作七天及耗时间的工作内容,应该是我这个年纪的男人应该面对的,后来,发现身边成天耗日子无所事事地的男生赚得跟我一样多,我就心想,嘿,干嘛不找一个更轻松的工作。

     

    期间也要走,她的老东家,一家很大的广告公司给我offer,薪水差不多,福利齐全,有很多人,副总得知我的老板是她,作为同业,说了她不少坏话,我竟然有点不开心。但我又犯了嫌麻烦的老毛病。当时她已经买了一个复式当做公司的办公室,装修的很漂亮,人手不够,我心想算了,继续做了,她也懂得我的放弃。没过多久就给我加薪。

    加薪日,她在二楼放了一首萨顶顶的《琴伤》,她Q我:这首歌,送给赵赵。我俩老爱玩这类游戏,有时候一点都不像老板跟员工的关系。我热泪盈眶了一下,其实有点心酸,心想毕业之前,我没想到我会落魄到赚这点薪水吧,毕竟我是金牛座。

    时间不抗造,连公司的大龄女文案及男设计都突然结婚了,我进入公司半年后失恋,很专心地失恋三年,因为巨蟹座的她跟EX是一个星座,我对巨蟹座的感情很复杂,忽然有一天发现,自己跟这座城市的关系,都是巨蟹座,爱我的是巨蟹座,发薪水给我的也是巨蟹座,不爱我的也是巨蟹座,折磨我的也是巨蟹座,于是我恍惚觉得,在哈尔滨的日子到头了。

    我跟某个客户走得很熟,她也时常抱怨我对客户有时候是撒娇的态度,大概就是那时候被对手公司注意把,公司竞争对手要挖角我,我心想,还是哈尔滨,另外一家,客户还是差不多,我有没有耐心,再把对她的耐心用在下一个老板身上?

    没有了,我真是一点耐心也没有了。我恍惚把她当做一个未来的我,希望是那样,在心里保留一份与众不同,然后现实生活中,起码在金钱和自信上保持很好。她有时候很孩子气的,虽然也是人精,但可以跟我互换衣服穿的她,跟我去小酒吧看乱七八糟的电影,或是一起去邮局给她远在日本的妹妹邮寄包裹,被人误认为是我女朋友,还是回来美滋滋的跟淼姐说,虽然她一直不喜欢我这种型的男孩,有时候老板和朋友的关系很混乱,会去不知名的小酒馆听远道而来的民谣歌手,期间因为我没找对地方,在乍暖还寒的街道上暴走,她气嘟嘟地走在前面不理我。

     

    终究要走了,在公司接到一个发布会执行的案子中,我与她手忙脚乱被对方客户逼得鼻孔穿血的时候,我平静地跟她在Q上说了,我要养病,我要给自己放个假,身体和心理都受不了了,她调试得很好,恢复了老板的样子,我俩聊未来聊过去聊心理状态,她戴上了勇者无敌的面具,无所惧怕的样子,毕竟,开公司,谁跟谁都不是一辈子的关系,何况又无任何合同约束,但一个低薪、高强度工作压力都没赶走我、原本以为还会干下去的我,现在竟然要走了。她说,你应该得到你应该得到的再走啊。高薪水、小领导、公司分红……可是,跟我手头残留不多的青春相比,我真的耗不起了,我还没去过越南,我还没写过一本小说,我还没读BFA,我还没拍电影,我还沉浸在过气男朋友的悲哀中,这些,需要我一一完成。

     

    “我已老到不能掉头,你要前程似锦。”临走时,她Q我,这句话我看了好久。收拾了电脑,整理了办公室桌面,看着插在笔筒里的棒棒糖避孕套,我塞到了背包里,后来带到帝都去,我的第一份工作,就这样结束了。

     

    时间回到那一天,我俩研究棒棒糖避孕套半天,又跑到二楼她办公室的储物室,她跟藏宝一样拿出一个绿色包装的套套,挠了挠头说不知道这个是干嘛呢。我翻来覆去阅读包装,“这是夜光的,哇,好酷哦。”脑袋里不断驱散她跟她的著名主持人丈夫使用这个套套的画面,不知道她跟老公用了没。

  • 某名主持朋友的栏目要做章子怡的诈捐门事件,问我看法,我洋洋洒洒说了好多,给了他好多资料,后来他说,干脆第二期节目我采访你吧,我死活不出镜头,后来折中,我帮他写第二期的稿子,写着写着,突然卡壳。我知道这一期节目,如果真的做好,起码能让不明真相的观众中有几个改变她的看法。但一旦要将对小章的喜爱,转变成怀有目的的文字,就写不下去了。

    我爱小章,每一个喜欢这个女人的小朋友,骨子里都有一个虽然笨却像改变自身命运的心。

    看了四川某娱记写的多年前采访拍摄《我的父亲母亲》时的小章,饭局上,小章不卑不亢,同座有《京都游侠》的老导演,虽然不在风光,但张艺谋依然尊敬,小章夹在其中,不帮着夹菜,不说听起来很恶心的奉承,但她能唱起这部其实没有那么出名的电影的主题曲。文章的标题,说将心机转变成大智慧,这就是章子怡。

    呵呵,我知道这篇文章会转变某些人对小章的心机,可是,什么时候,人们才能看到,小章其实是个很笨的女孩。

    比如《夜宴》裸替风波时,她完全可以扮作受委屈的样子,大赚风头。

    比如,她在海滩艳照门出现后,完全可以表现软弱的样子,去满足某些大男子主义不希望女人如此高调的心理。

    她真的聪明吗?

    她若真的聪明,当然会知道,最高明的聪明是大智若愚,将笨与沉默放在脸上,不让那些刻薄的胎盘养大的人们挑错误;

    她若真的聪明,就知道锋芒毕露从来就不应该用在女人身上,女人最好含羞、低调、浅浅吟笑,然后将自己所有的成功都归结到男人身上。

    她若真的聪明,就改老老实实的,别那努力,英文不好,不学就行了,你看那么多中国女星,为啥你拼命就要学好;为啥非要拍日本艺妓,愤青们乐于发现一个新的可以喷粪的目标。

    她若真的聪明,就不应该甩掉霍启山,看演艺圈里那么多不怀好意的小人脸色,有什么吸引人的,伺候霍启山的母亲朱玲玲一个人的脸色,就能安心拥有小幸福,朱玲玲也是戏子出身,相煎太急罢了。

    她若真的聪明,就改签署VIVI的婚前协议,那么看重爱情是什么,你与他的恋爱让多少贫瘠失败的生命有了新的希望。开始,他们一致寻找证据,证明VIVI不是富豪,你是失心疯了,你怎么能拥有好运交到真正的富豪男友?后来,VIVI的财富无法抹杀时,他们又开始编造谎言,说这个以色列富豪不过是玩玩你。在往后,原来一向低调的VIVI,陪着小章拍戏,出席电影节,甚至不远万里陪着小章拍《梅兰芳》,很乖地见小章的家人。狗仔镜头下,小章在前面走,大步流星,如女王一般,一向风光的VIVI竟然像个小男友,低着头,任小章摆布;VIVI很重视小章,路人皆知了,章黑们又开始说,小章像个性欲过度的婊子,中国男人满足不了她,哦,我忘了,中国女人与外国人的结合,一向是不允许的,那些X生活只能靠手的男人们连个女人都找不到,怎么允许女人们有除了中国男人之外的选择呢。回归到老路,小章爱慕虚荣,小章贪恋玩过男人的大玩意,小章爱慕财富。

    可是,她是章子怡啊,那么多人看不懂的章子怡啊,那么多人误会她聪明的章子怡啊,她仍然没有忘记少女时的梦想,做幼儿园老师,结婚生子,生一堆孩子。她只不过想努力做得更好一点,她从来就没有优秀的资本,投胎时,不是公主;学舞时,不是鹤立鸡群;考入中戏后,每天都在头疼作业小品。拍戏时,她天资又不如周迅,无论怎样使劲,她仍然不是个戏骨,她观众缘又不如赵薇,所有她努力获得的电影,都被非议睡导演坐大腿。她又像个孩子,取得了成绩没有先感谢国家,坦然把自己的真实放在公众形象上,不似徐静蕾有那么多知性才女的面具可以保护。

     

    她每次都是被“棒打出头鸟”的古训下带来的非议环绕,私下里不知哭了多少次,但很快又笑笑去在明天努力。小章啊,你消停的多捐点钱算了,弄什么慈善基金,咱们中国人都以为所谓慈善就是小学里大家拿着现金挨个塞入大红捐款箱呢。这漏洞终于最终在泼墨门后转变成拥有无限道德高尚感的人们所人人喊打的“诈捐门”。

     

    章子怡似乎成为了一个人人喊打的老鼠,你过去所带给中国人的荣耀都忘了,你国际巨星的称谓被别人笑成国际章,然后踩在脚底下。你没有达到原本期望的捐款,漏捐的每一毛钱都被放大。

    杀死她,让她头发剃光,撕破她的衣服,让她的平胸游街示众,让失意的男人们蹂躏她,然后沉潭……也许这样才能让背后指使者满意,看客们又一次的以为自己的道德又高尚了一点。

    可惜,我家小章不是诈捐版的周旋。

    你家小章似乎再也不能起来了——某大牌女星的助理,某京城时尚杂志的编辑,某广告公司的老板,你奇奇怪怪的朋友们都跟我这样说,我怎么觉得这是一次涅槃的开始呢?

    亲爱的小章,了不起的小章,你注定要成为一个人们回忆时不断说起的传奇。经此一劫,你会看清这个花花绿绿的繁华世界的虚伪与规则。

    请小心翼翼地收拾好被人踏破蹂躏的裙角,别哭,别软弱,别真的以为你就是如此的失败,因为,你是了不起的章子怡。

  • 2009/12/11

    楼上的声音 - [身边人]

    楼上的小夫妻将近一年的摇床声音终于得到回报,一个婴儿啼哭的声音加入了他们。从此以后,我的夜晚安宁,但早晨总被婴儿啼哭惊醒。

    过不多久,早晨又加入了老女人的声音,声音低沉而富有杀伤力,我就确认婴儿的奶奶应该与小夫妻住在一起,为什么不说是婴儿的姥姥呢?我曾经听过两个女人互骂的声音,是那种彼此厌恶对方的模式,很符合婆媳关系的猜想。

    女人谩骂的功力,仍然是生活赠与的,刚刚做妈妈的年轻女人当然不擅长此道。透过隔音效果非常不好的天花板,大概得知,婴儿便便的时候,做饭的老女人看小女人不愿动手,啰嗦几句。婆媳关系与核武器是人类同样惧怕的双生花,两女遂吵了起来,虽然小女人声音的气势很坚强,就跟孙红雷演戏一样用力,但仍然不谙吵架的功底,与老女人对吼几句便气势弱了下来,变成一个杂牌子的复读机,“我不管了我不管了爱管谁不管。”老女人是论理+声势,效果非凡,连在楼下的我都觉得儿媳比我还不会吵架,开始支持婆婆。

    楼上的户型与我一样,三十多平米的一室一厅一厨,老式的格局,三个大人加一个婴儿住在一起自然有些磕磕碰碰。昨夜睡得太晚,整夜都夹在清醒与梦境的中间,尴尬不已地潜睡着,后来为楼上婴儿的啼哭惊醒。大概是婴儿又便便了,即使作为妈妈,小女人也依然觉得恶心,不断以江青的态势对着婴儿大口破骂,婴儿委屈,只得以哭声回击。整段戏份又被小女人牌复读机不断重复。大口破骂-婴儿哭,大口破骂-婴儿哭,如此坚持了半个小时,我终于完全不能在起床前再眯一个回笼觉了。

    大概小女人做得有些过分,炒菜的老女人隔岸观火,并不关心哭到嗓子都哑了的孙子,从半个小时的复读过程中能听出,并没有谁抱起哭泣中的小婴儿。最后,小男人终于不再隐身,斥责了小女人声。家中断水时,我曾去楼上借过水,第三次去后,比我矮一个脑袋的小男人便不耐烦了,我在他厌恶之语脱口而出之前离开,看他家陈旧的家具,也料想小男人经济基础甚弱,在妻子和母亲面前并不是心平气和的人。

    因此,他斥责小女人的声音就像是催化剂,于是剧情变成小男人小女人吵架&婴儿大鸣大放他无敌的哭声,如此循环了五十遍,彻底变成了妇孺的主旋律。

    而在此期间,我又开始在心里默默临摹一下你小时候的样子,毛茸茸的头发,很好看,跟我4岁时一样。

    下雪,雾大,早晨七点半天依然很黑,又一个难熬的日子来临了。

  • 2008/07/11

    又一年 - [身边人]

    Tag:

    一年过去啦,物是人非,要不然我们今天还在一起吃大餐呢。

    多可惜。

    生日快乐。

  • 2008/02/13

    头发记 - [身边人]

    Tag: 赵赵

    助理小妹跟扎了鸡血似地健谈,不停的调戏我,一向害羞路线的我竟然没有脸红,可能实在是太困了,年二十九这天下午,公司才放假,我对着经理旺盛的助理小妹傻笑,不停地瞌睡。

    给头发上药水的时候,助理小妹幽幽地说一句,“药水对头皮伤害特别大,前年,我给一个顾客烫头发,结果他的头皮被药水烧伤了,留下好大一个疤呢。”

    很多天后,当我发现头顶的一块头皮很疼的情况,我才回味起她的意思。

    接下来,助理小妹擅作主张地把我的头发卷了很多个卷,她又说,既然花了钱,那就多烫一点吧。然后转身跟旁边另外一个助理吵架。

    头发弄完后,话同样很多的、第一次给我剪发的师傅说:“真帅。”在头发弄完之后,你听到这句话,就知道,你的头发工程被搞砸了,理发师和自己要不停地催眠自己,别让自己发现真相才好呢。

    我就顶了一个很热情,很有情绪的头发,过了一个圆满的2008年春节。

    这篇文没啥寓意,我就是有点无聊而已。

    华丽地闪人,晚饭准备把干豆腐炒了,把香肠切了。

  • 2007/04/17

    你亲爱的赵 - [身边人]

    Tag: 赵赵

    是的,我承认很久没有碰BLOG,不是不愿意写,而是有太多事情,我似乎把06年没有经历过的旺盛精力在这些天慢慢挥发。单身的BLOG太像一本病志,记叙着赵赵的不断失望和绝望。

    其实现在也很绝望了,我骨子里还是悲观。现在太过幸福,不象真的。你知道火山爆发的感受吗?遇到你的时候砰一样的蹦出,我原本理智的弦就这样被挣断。对待感情时,我拿出亦舒式的哲学冷眼相看,不断计较感情的得失。然而这些天傻笑成灾,我也不知道如何会这样,只是觉得,这感觉太让人昏眩。送我到车厢,你暗自抓住我的手,看着车窗外你寂寥的身影,我当时想如果你紧紧抱住不让我离开,就让这趟上海的火车带着行李走了算了,我从来没有如此厌恶上海这个城市。

    这段时间实在太不充裕,晚上聊天我这边就睡着了,你在那边等到天亮。和变态小组群P那天,熊猫已经到了失恋的边缘,当时她面临分手的几次,我都在旁分析她感情的得失,精道而准备,而在自己身上,情愿犯傻,就让我做一个痴呆男算了。

    恩,群P那天,三个贱人把我唱歌时候的样子录了下来,表情丰富,那么认真,唱得却那么难听,果然很傻。只有跟你唱K才不被抢麦,那天大家狂抢我的麦,发飑了,怒了。

    上海很无趣,只是想早点回哈尔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