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抱怨,不诉苦,不期望,不自怜。

    1/《月满轩尼诗》,是真好看,不是假好看,安志杰在探监室说,长得好看的女人,都笨,汤唯一笑,心动,不过论美貌,我还是觉得张学友同学长得好看,掩面。

    2/

     

    《鱼说》,陈升像条鱼,藏在水面下,表面波浪不惊,内心实际暗涌。好歌,好词,好味道,现在刚刚能听懂,但是真正达到那种境界,恐怕还是要好多年后吧。你一直在玩,你一直孩子气,把我逼成塔里的男孩。

    3/小S为了黑人的事,又闹出了不少新闻。我很高兴,其实在某种程度上,她也是为小章说话吧。亲爱的小S,亲爱的小章。

    4/买了很多的衣服,7610的方向键实在用不下去了,我换了黑莓的8700G,很可爱,虽然别人说,那不像我的手机,什么才像呢?我是什么样的呢?

  • 【“我拥有的是侥幸啊,我失去的是人生”。张悬,《关于我爱你》】

    某个梦,我与范冰冰演戏,她很用功,某不入流但很能装的男演员边看剧本便唠叨:“新人演戏,可不要拖我们后腿。”我想努力把台词记住,流泪的时候一定要很动情,想想自己的经历。

    剧本却找不到了,刚刚记下的台词在眼前浮动,最终模糊起来,我开始悲剧了。

    【我说你是人间的四月天,笑响点亮了四面风;轻灵,在春的光艳中交舞着变。林徽因,《你是人间的四月天》】

    四月天真是刻骨铭心的素材,人生中的重大转变都是这天交汇而来,传奇或者蛰伏的开始,由此而生,都应该拍成电影。

    我看星座运程,终于看懂了,尽管金牛座最近运势很好,但是我在想,这都是能量守恒定律引起了,一个金牛座倒下,另外一个金牛座桃花开了。对于他来说,当然毫无知情。

    还是拍电影吧,别闹了。那比文字更让人记住我。

  • “如果受了伤,就喊一声痛,真的,说出来,就不会太难过。”张悬的《儿歌》。

    其实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只是,太难过,难过到尽头,我开始看《超级星光大道》,哦,三帅的《望春风》真好,又拿高分了。然后,我开始看自己的BLOG,从2007年的此时开始看,那时的赵赵,还不知觉三年后要面对割肉挖心般的痛苦,那么近,那么远,即使我向上天祈祷一万次,也不可能。我又开始在天涯上看小章,哦,小章还是难过吧。跟她比起来,我的这点事情又算什么。

    三年过去,只有小章不会背叛我;三年过去,连小章也会如此摔倒,还有什么是永恒的呢。我看小章,小章,我和你一样,都会好一点的。刚刚的下午,在公交车上,我宛如一块会流泪的冰块,在突破零点的温度时赶快逃离人群,不让自己的窘状在人群中独孤。亲爱的小章,如果让你劝慰我,你肯定会说,这点小事也会让你这个大男人一样难过。

    2010年,4月3日,从此开始,10年里的每一天,都是捡来的,好好过,好好活。

    章子怡为什么能出名
    作者:李承鹏
    为了使这篇短文不会被弄得太娱乐化,我认为我应该把标题取成这样:《章子怡为什么能出名》——副标:从一件小事谈开去。够正统了。
      
    这个小事是突然想起的,因为我正在家里看《艺伎回忆录》,然后就想起了这位在最新款的福布斯上仍然风华正茂的女星,想起我曾和她吃过饭,还有张艺谋。共两桌人,杂七杂八谈论着刚刚上映的《我的父亲母亲》,有的人还因为尚未从悲情中走出来,仍有泪眼婆娑迹象。
      
    时间好像是一九九九年,反正就是《我》片首映的那天,张艺谋携章子怡前往我供职的报社做热线,然后在我的同事欧荣承(时任文化新闻部主任)的邀请下在一家叫“四方居”的川菜馆吃饭。二楼,老板受宠若惊,遴选精壮店小二数名分分钟站在包厢门口,作保卫状。
      
    那时章子怡还不出名,也就是一刚当上“谋女郎”的中戏女生,但当时她清唱了半首歌,凭此——我认为她今后一定出名,而且大红大紫,我当时转头对谭飞说:“这小女生如在江湖走动,见一个灭一个,谁都不是她对手”。当时谭飞不信,前些日子我们提起这段,作为娱乐专业人士的他向我竖大拇指。

    那时章子怡还不出名,一些娱乐记者一不小心还会把章子怡写成“张子怡”,真的,这不夸张,她坐在张艺谋左手边,黑不溜秋的,个子也小,甚至都不太像从美女如云的“中戏”出来的,倒有些像从某市曲艺团出来的,唱点地方小戏,或者干脆就是在大牌歌星屁股后面扭来扭去伴舞的那种小妞。
      
    忘了交待,张艺谋右手边坐的是当时还跻身“国内知名导演”之列的谢洪,就是那个拍了《京都球侠》的谢洪,在七八年前也是演艺圈局部地区一个有点雷声的人物。所以,章子怡在细心迎奉张艺谋的同时也迎奉着他。但是,她的迎奉一点都不像现在圈子里一些小明星那样肉麻,让人一看就知道小粉脸下面的目的是什么;小章却举止得体,也不做什么挟菜敬酒之类的凡举,只是在两位导演的话题中当一个话架子。比如,当张导想对谢导形容成都天气如何如何,但一两秒间又找不到最合适的词时,小章就会说“温暖、温润得让人想家”之类的话;再比如,当谢导想对张导表示某种欣赏却又不能说得太直接时,小章就会在不抢话头的前提下,说“其实最可怕的不是才气,而是对电影的一根筋那种劲儿”之类。

    做到张导这样的境界了,曲意奉承没用,拳打脚踢也没用,他什么人没见过?有用的是到位的点穴,比如“一根筋”就是高明的点穴。最重要的是,小章在名气很大的张导和名气显然次之的谢导面前,毫无厚薄之分,她对谢导极尊重,而且频频和谢导探讨电影艺术,作学生状。
      
    ——好了,现在她的戏上场了——当说起《京都球侠》时,章子怡不是和谢导玩虚的,说点什么“立意高远、悲壮感人”之类的话,而是说:“当我听到主题歌时,都快哭了,我至今还记得那首歌,唱起来让人热血沸腾”,谢洪那《京都球侠》差不多已上演十几年了,那是一部老电影,如果一部老作品突然被人提起当然会让作者感动,所以谢导看着她很专注,章子怡浅笑一下,放下筷子说:“谢导,你不信,我唱给你听一听”……然后她就非常准确非常投入地把三分之二以上的《京都球侠》主题歌唱出来,直到谢洪导演笑着打断她的歌声,谢导说:“好啊,唱得好啊,真想不到你这小姑娘还能把一百年前的那股子味儿唱出来”。
      
    我认为,这次清唱的效果不是证明章子怡能够唱出一首老电影的主题歌,那只能证明她记性好,或者喜欢看足球电影;它的巨大效果证明章子怡是一个很有心的女孩,而且知道什么时候把心用出来,细节决定成败,我认为坐在一旁的张艺谋一定会很满意,不是满意小章会唱歌,而是满意她如此尊重老导演,推而及之就会是——十几年以后,小章更是决计不会忘了《红高粱》甚至是《代号美洲豹》这样的主题歌,当然也就不会忘了他这位恩师。
      
    把心机上升到智慧,是为大人物,而不是小女子。
      
    那天我是作为一个足记被邀请去助兴的,为了表示懂点艺术,我向张艺谋请教了关于片中黑白与彩色基调逆转使用的原因,向张导敬了一杯酒,小章很懂事,对我这样的俗人也表示了足够的尊重,我和张艺谋说话,她认真地听,大概有两分钟。
      
    章子怡为什么能出名,虽然坊间有人指责她不够漂亮,演技也一般,主要是会“来事儿”等等,但我觉得这不公平或者说没有从现象看本质,中戏、北电那么多神仙一样的人儿,为什么一个黑不溜秋的章子怡就蹿到了最高峰,是因为她“把心机上升到智慧”,细节绝对决定成败。
      
    如果还不明白,我再举一个上海滩大佬杜月笙的例子:
      
    杜月笙开始只不过是一小弟,但有一手绝活儿,削鸭梨。他能够一刀下去不断皮就把整只鸭梨的皮给削下来,薄薄的一长根很好看。而且这手绝活儿在关键时刻起了作用,让江湖上当时的宗师级前辈一眼看好,觉得此人能成大器。
      
    始有杜月笙,始有章子怡。

  • 最近几天,托我家小猫的福,如果他心软,把他关在门外不那么执着地喵喵,我能睡上几个小时。因为睡眠质量太差,起床前必须抽根烟才能像个人似地活过来,小猫会在床边聚精会神地盯着我手里的烟,不,应该是我的手,他最钟爱的玩具,最近如果他对我图谋不轨,我就咬之,扔之。

    通常起床后,洗脸,刮胡子,因为小猫的缘故,陋室很脏乱,昨天刚买的猫食,做成小鱼状,我家傻傻的小猫不太挑食,抽张纸巾,把他昨夜的粪便从猫砂之中挑出,更换新的猫砂。用凉水湿透有点厚的头发,对着污迹斑斑的镜子整理好,想好要穿什么,最近裤子有点不够用。黑色的毛线帽玩消失许久了,只好戴上贝雷帽。刚刚下雪,怕冷的我还没下决心换下红色的羽绒服,然后以一副热爱新鲜颜色的大叔形象背上五年前买的黑色米奇背包,BINGO!米奇的背包呢。

    时间来得及,去楼下早餐店吃早饭。虽然我没那么全心全意喜欢卢广仲,但是每天吃早餐也是一种rock roll嘛。我羡慕村上春树小说里的男主角,总是早起的习惯。去公司,只需步行,途中遇到很多当服务员的小男孩小女孩,长相显老,但是一茬又一茬的神情显示实际的神情,上班习惯走赣水路和珠江路的那条小路,小区很幽静,我倒是想在那里买栋房子。有一个叫“爱我宝宝”的幼儿园,我路过的时候总是停着很多辆车,通常年轻人下车,从后座接下来小小的孩子,都很乖,不吵闹,我习惯这样的小孩。

    到了公司后,开始工作。设计工作反复修改,跟墨迹的客户对修改意见反复探讨,开会时不断对新创意洒狗血,一根接一根地抽烟。其实为什么我这么热爱这份工作,无非是目前我生活中的大部分安全感都来自这里,我有我的专业能力,能对付如狼似虎的客户,文案+创意+策划+客服一条龙。有同行业的朋友劝我做AE算了,爱喝酒,不抱怨,啥样人都能忍。即使是【之前要拉二斤大便给伊做面膜的面膜女】现在见到也会眉开眼笑地对我说哎呀你最近帅了。很墨迹的上海大眼男,在我不负责他的案子后,其他同事去开会时,也会问我怎么不来了。及【成天劲儿劲儿的全公司集体讨厌的某女】,也会在失恋后问我金牛座失恋的时候该怎么办?

    怎么办,能忍就自己死扛,不能忍就买根绳吊死,就是这样。

    但是也有不太愉快的事情,你的付出永远会被忽略,自己每次都想别这么上心,不就是一份工作吗。午餐是最头疼的时候,我也知道自己为啥持续变瘦了,最近的口欲只要求能填饱肚子就可以。中午靠在IKEA沙发上睡觉每次都做梦,每次都能看到沙发旁的灵异界朋友。如果客户及老板发慈悲,通常六点就下班了,去公司附近的万达、家楼下的小餐馆对付一口,我很久都没做饭了,家中厨房一片狼藉。回家给祖宗喂猫粮,收拾粪便。接下来瘫在床上,看一集康熙来了,小S最近家暴新闻闹得很大,网上的群众们依然是草履虫的思维,是真的?还是假的?大概还太年轻,不太知道两个人在一起生活不能黑白分明。或者看美剧,日剧放弃很久了,原本要把《仁医》捡起来呢,没想到先把《gossip girl》捡起来了,不能免俗,我还是喜欢S一点,BC那一对升华得太纯粹了。《the mentalist》虽然最近的S2 15集弄得很乏味,但是JANE与面瘫女王之间的调戏与被调戏的关系很有意思,cho也酷酷得很性感。至于《how i met your mother》,渐渐乏味了。倒是《ugly Betty》,倒是看出点意思,不过要被砍掉了,本季是终结季,以后看不到marc和Amanda这对小贱人了。哦,日剧仍然有期待的,瑛太和上野树里要合演电视剧鸟,我的天,这会是野田妹追我们瑛太了。现在得好好活着,如果看不到这部日剧,死了该多遗憾啊。

    《我的前半生》里,子君说自己其实是白面孔,日日换面具,我十分有感触,尽管把自己生活过得那么宅,但是天生喜欢在人群里的,蛰伏久了。通常不同的朋友都会挑在同一天约我出去玩,我洗得干干净净,喷好香水,戴上我那善解人意人见人爱的无公害男孩的面具,面对狗肉朋友、适合谈天的朋友、适合做坏事的朋友,吃吃喝喝,吹牛扯淡,仿佛能快乐一辈子,只有在自己独自坐在出租车回家的时候心里默默唱几首难过的歌,这种感觉只持续到睡前。闭上眼,绝望也不会像潮水一样淹没我,因为我开灯睡觉,老有经验了。

    倒计时,1、2、3,火箭把我发射到《寻羊历险记》里那篇荒漠之处的别墅里,老旧的房子,村上春树笔下做菜、烤面包及利落地收拾家务,总是百看不厌。睡前默默温习,仿佛自己的梦也不会触及到仍然无法释怀的角落。

    BLING BLING,完美的一天结束了。

  • 2010/03/15

    家有小猫 - [自我治疗]

    Tag: 赵赵

    某胖巨蟹失恋,前女友留下的小猫忍不住让他想虐之,于是便转移到我这里来。

    两个多月大,根据分析,应该是摩羯座座,波斯和家猫的混血,毛茸茸的,长得像阿拉伯的大胡子。没事变呼哧呼哧的,猫年纪小还不懂事,养了三天,我的手便被他挠得血染的风采,朋友说已经打过疫苗了,好吧,等我要是死了,看谁还养你,让你得瑟。

    当然,挠我是小事情,周末我睡懒觉,不小心把手露在被窝的外面,一向修长白皙的双手便留下小猫的签名,一条长长的血痕顺着蓝色静脉昭示着【我来过】,而小猫在我身边卷起身体睡得这个天昏地暗,我活了,开始揍他。关于揍他,我有好几种揍法,我的手指是他最心爱的玩具,咬啊挠啊让我咬着牙忍不了,于是弹他的脑袋。公司养宠物很有经验的同事说小猫的脑袋很脆弱,她就因为揍猫时撞脑袋,小猫就一命呜呼了。他实在太淘气的时候,我从床上给他仍在地板上,非常暴力。或者把他抓起来来回摇,放下后来回摇,或者我直接上嘴咬他,他哇唔一声。

    养猫的同志们跟我说,小猫爱跟你玩就是喜欢你,有时候我也挺内疚的,毕竟他才2个月大,按照人类的年纪也不错4岁左右,我4岁的时候还是家里的小霸王呢,也没见老赵和丁香把我捆起来抽,挨揍的倒是蔫儿淘的大赵。当他趴在我身上无辜地睡着的时候,我的心都化了,激起了我的父爱,忘记了他半夜不睡觉折腾我的罪行。

    医生通常建议抑郁症患者养宠物来调节一下,因此偶尔我难受的时候,我也会对他说话,他叫几声附和一下,他还没有到谈恋爱的时候,不知道这个东西有多麻烦。他目前只会苦恼为什么对我表示好感咬我手指的时候,我会很生气。

    猫或许不能惯着,但是他叫唤的时候,我仍旧忍不住一个晚上喂4次猫食,每天都换猫砂。他的到来,让我放弃了将来要养个小孩的念头,至少最近几年不会。

    哦,小猫也有名字,上班前我找不到他的时候,我会大叫他的名字,他会从某个角落里钻出来,然后忍受10个小时我不在家的孤单,这种情况治疗不好他缺乏安全感的童年阴影。不过不知道适合不,因为你是见到大狗就走不动道的人,而我把你的外号,送给了这个小猫。

  • 钱包被偷,骗子以好友身份骗钱,被EX冷暴力处理,新认识的医生朋友又给我诊断出新病,旧恙复发,工作周而复始……

    难怪我不喜欢这个冬天。

    小心谨慎,坏运气快快离开,新运气快快到来。

  • 在大雨滂沱的纵贯线哈尔滨的演唱会里,李宗盛没唱这首《给自己的歌》。当然,就像张震岳没唱《小宇》一样(不管结局会怎么样,至少我们现在很开心。整个哈尔滨,容不下【该舍的舍不得 只顾著跟往事瞎扯】。

    在BLOG的分类里,【自我治疗】渐渐成为最庞大的集团。我知道自己有问题,用日益光鲜的姿态掩盖停下来就忍不住想你的病态。IPOD里装得都是些自己演戏的配乐。不过李宗盛这词写得真好,【我问你见过思念放过谁呢? 不管你是累犯或是从无前科 】,操,你是想林忆莲了吗?

    李宗盛《给自己的歌》

    想得却不可得 你奈人生何
    该舍的舍不得 只顾著跟往事瞎扯
    等你发现时间是贼了 它早已偷光你的选择
    爱恋不过是一场高烧 思念是紧跟著的 好不了的咳
    是不能原谅 却无法阻挡 恨意在夜里翻墙
    是空空荡荡 却嗡嗡作响 谁在你心里放冷枪
    旧爱的誓言像极了一个巴掌 每当你记起一句就捱一个耳光
    然后好几年都闻不得问不得女人香
    往事并不如烟 是的 在爱里念旧也不算美德
    可惜恋爱不像写歌 再认真也成不了风格
    我问你见过思念放过谁呢? 不管你是累犯或是从无前科
    我认识的只有那合久的分了 没见过分久的合
    岁月 你别催 该来的我不推 该还的还该给的我给
    岁月 你别催 走远的我不追 我不过是想弄清原委
    谁能告诉我这是什麼呢?
    她的爱 在心里 埋葬了 抹平了 几年了 仍有余威
    是不能原谅 却无法阻挡 爱意在夜里翻墙
    是空空荡荡 却嗡嗡作响 谁在你心里放冷枪
    旧爱的誓言像极了一个巴掌 每当你记起一句就捱一个耳光
    然后好几年都闻不得问不得女人香
    然后好几年都闻不得问不得女人香
    想得却不可得 你奈人生何
    想得却不可得 情爱里无智者

  • 2010/02/11

    头发 - [自我治疗]

    小刚已经恨死我最近剪头发的频率了,他嘟哝,才两星期,你就剪。

    最近剪头发的频率的确高了一点。

    最近头发变化得很快,我懒得说要求,长一点,短一点,我都接受。三个月染一次头发,由于之前烫头发太频繁,头发开始干。我懒得留太长的头发,短一点,再短一点,小刚说,等天暖和一点,就变成你梦寐以求的寸头了。

    可能因为老赵卷卷的发量很稀少,我觉得自来卷和发际线靠后的人很好看,可惜我脑袋不够圆,非要像小刚这样低调的发型师才能给我弄寸头——最好有个神仙,从天而降,让我不再长痘痘,或者让我的脑袋更适合寸头一点,我宁愿一辈子都是这种发型。

    我是在干嘛呢?舍不得什么吗?

  • 2010/01/21

    没良心 - [自我治疗]

    Tag: 赵赵

    行尸走肉,即使再衰的事情也不让我眨眼睛,是好是坏?

    1/办身份证一波三折,满城跑,好麻烦。

    2/两年前的建筑款项还未给,包工头老赵每次都心平气和地去要账,反正也不差这点钱,但是这次去要账,包工头老赵被*拘*LIU了,说27日才能放出来。*拘*LIU需要理由吗,不需要。老赵,我真的没上火,只是感觉自己现在无能为力,什么都做不了,我还是不够强大。老赵,我又对自己失望了。

    提示有敏感字,操!我爹现在还没有任何消息呢!敏感得P!

    3/梦,大概是从朋友那里得知你的近况,知道你胖了很多。看见你的背,你胖得一塌糊涂,但我仍然死心塌地地喜欢你。我还梦见已经颓败的死党,梦里他依旧英俊得像一棵树,他家养了一只大狗,阳光洒满地板,再也没有炸鱼的味道。我会给自己的梦解析,我心太干了,对时光流逝的速度绝望无能力为到极点。

    4/[K法達星座塔羅] 一週愛情運勢 1/18~1/24

    金牛座 - 高塔(逆)
    愛情是抱殘守缺。 **
    你知道彼此是不適合的,對方也早已無心,但卻總想著要挽回些什麼。
    你拒絕改變,也不知道怎麼改變。只想抱著殘餘的美好回憶一直下去。

    巨蟹座 - 教皇
    愛情是迷途羔羊。 **
    你覺得好像跟誰在一起都沒差別,在不在一起都無所謂。
    因為感情已經流於一種形式,只是照著一般人的方式去走。
    兩人對感情是否有同樣信仰,這是你該問自己,也問對方的問題。

    还真TMD地准啊。

    5/我很好,一切只需要时间了。

  • 2010/01/16

    碎片 - [自我治疗]

    Tag: 钱包

    钱包第一次被偷,游客蜂拥的中央大街,好多长得其实挺好看的新疆小孩。

    tough黑色钱包旧得很好看,底部已经稍微磨白,里面装着一切可以求生的东西,银行卡,钱,票据,身份证。

    另有岁月过后,仍然固执留下的碎片。

    为了不再鬼压床而求来的护身符,2007年5月8日,去吃自助餐时赠送的两张优惠卷,日后再也没有机会用过。

    一览无遗,一去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