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年毕业那阵子,我跟巨蟹座A热恋,哈尔滨成为最值得留下的城市,后来找了一个巨蟹座B的当老板,情场和职场其实都没有做得有多么出色,但又蠢又笨的金牛座的我,很有耐心。后来跟巨蟹座失恋后,对我好的又都是巨蟹座,很符合能量守恒定律。巨蟹座C一直有受虐倾向,我这人就犯贱,受不得别人对我好,后来失恋后,急需有人聆听我满腹牢骚的我,巨蟹座C受不了我突然不屠他了,听到我的啰嗦听到厌烦,迅速找个女朋友安定下来,我再也没有以洗床单的借口去找他聊天。其实还有一个配角巨蟹座D,对我很好,不离不弃,当然犯贱的我不会体会人家的苦心,结果人家送我一个绿色的iPod后,就生气地离开了,我骗财又骗色。好吧,其实巨蟹座D当时不是我的型,金牛座因为好色,依然不会珍惜。

    后来,我陷入巨蟹座A的万劫不复,【在所以人事已非的景色里,我最喜欢你】,其实我有更好的话。与当年的情敌一样墨迹但不可怜兮兮。

    大学时最漂亮的女生,跟我关系也最好的巨蟹座小美女E,跟我说【你伤巨蟹座的心了吧,所以铁定不吃回头草,巨蟹座的什么都不说心里有数,你肯定是什么地方得罪人家了,积累的多了就吵架了,都两年了人家早把你忘了,巨蟹座的一旦下定决心就无法挽回了,巨蟹座很敏感的】

    其实最近BLOGBUS打不开的这几天,又和巨蟹座发生了很多事情。老板巨蟹座B觉得我的工作很不进步;我又通过我超人的途径几经转折联系到巨蟹座A,本想见见面聊聊天,说说最近近况,但是打电话时,我心里立马响起了王菀之的笔触,【怎么你声音变得冷淡了,是你变了,是你变了】。就如我巨蟹座小美女E说的一样,他们巨蟹座早把我忘了。

    你们巨蟹座可真没良心啊,最爱你们巨蟹座的就是我们金牛座,怎么忍心让可爱的金牛座难过呢?

    巨蟹座和以前及之后的狮子座、金牛座、天蝎座一样,吃掉金牛座或者被金牛座吃掉,很符合达尔文的理论。典型金牛座的我,并不可怜兮兮要写篇葬花吟来怀念缅怀一下2010年之前的一些狗屁故事,因为,还有大把大把的摩羯和处女,他们更适合我。甚至遗忘我最怵的射手座,在2010年到来之时都有了美好的开端,我家射手座的大赵,决定新年送我台IBM的本本,我最喜欢的小黑。

    换做热爱早收工的小S的话说,现在该做ending了。OK,金牛座最近很热爱陈升,你此时听到的背景音乐是《塔里的男孩》,配合现在的心情在适合不过了。而我要说的是陈升大叔的另外一首歌,《牡丹亭外》,【从古到今呀说来慌 不过是情而已】,呵呵。

    《牡丹亭外》

    为救李郎离家园
    谁料皇榜中状元
    中状元着红袍
    帽插宫花好啊
    好新鲜

    李郎一梦已过往
    风流人儿如今在何方
    从古到今呀说来慌
    不过是情而已

    这人间苦什么
    怕不能遇见你
    这世界有点假
    可我莫名爱上他

     黄粱一梦20年啊
    依旧是不懂爱也不懂情
    写歌的人假正经啊
    听歌的人最无情

    牡丹亭外雨紛紛
    谁是归人说不准
    是归人啊你说分明
    你把我心放哪儿

    黄粱一梦20年啊
    依旧是不懂爱也不懂情
    写歌的人假正经啊
    听歌的人最无情

    可我最爱是天然
    风流人儿如今在何方
    不管是谁啊躲不过
    还是情而已

    你问我怕什么
    怕不能遇见你
    是否你走过了我身边
    恍恍惚惚一瞬間

    黄粱一梦20年啊
    依旧是不懂爱也不懂情
    写歌的人断了魂啊
    听歌的人最无情

    为救李郎离家园
    谁料皇榜中状元
    中状元着红袍
    帽插宫花好啊……
    好新鲜

  • 2010/01/03

    塔里的男孩 - [自我治疗]

    Tag: 赵赵

    知道我这几天干了什么吗?

    1/2009年最后的夜晚,我看了师太很匠气的《艳阳天》,女主角随意出场,就不小心争得世间的万千宠爱。趁着午夜钟声交替时洗了一个很不热的冷水澡,抽了几根烟,睡死过去。

    2/已经零下30度的夜晚,膝盖被冻得很疼。

    3/像是做例行功课一般,在ZARA打折的人群中买了一件挥舞着水袖一般流畅的衫,以及一件低调到尘土里,却能开出闷骚的花一般的帽子,很适合夏天扮骚装。

    4/礼貌性地在大姑家呆了一天一夜,万年不变的桥段:姑父喝酒喝酒喝酒,大姑说我穿得太少太薄太冷。一年又一年,我很不喜欢去。

    5/与朋友喝酒,貌似在我上个月最难过的那段期间,我大学对床的DD阑尾炎开刀,大家都把我忘了。

    6/google很好用。

    7/我深深清楚,目前的困顿不是一部电视剧,ending不一定美好,所以仍然小心谨慎。虽然依旧有难过不能自已的时候。

    8/2010年的第一天,很用心地收拾厨房,好现象。

    9/开始带着耳机出现在一切抛头露面的事情。

    10/我需要认识新朋友。

  • 一只小老虎慢慢的走过来
    红着脸问小松鼠:
    “请问,我可以吃你吗?”
    小松鼠觉得这个问法蛮好玩的:“你是第一次吃动物吗?”
    小老虎更不好意思了:“是的,妈妈不在家了。”
    “那你以前吃什么呢?”
    小松鼠又好奇的问道。
    …………
    “什么?大声点,我听不到!”
    “吃奶!”
    说完,小老虎的脸更红了。

    ~~~~~~~~~~~~~~~~~~~~~~~~~~~~~

    我可以吃你吗,我可以吃你吗,我可以吃你吗?

    脸红的小老虎,让我的心都融化了。

  • 2009/12/22

    广告夜未眠 - [自我治疗]

    Tag: 赵赵

    当然没有《超市夜未眠》那种让时间静止的能力,甚至连失眠的运气也没有,我变成一种贪睡的动物,耽误了RAYMOND的很多稿子。

    如果把日子过得低落的样子,我有很多种方法。最近为了惩罚自己注意力不集中,我整夜没睡,连续工作了36个小时,一点点看着太阳落下又升起。下班路上,有着微微的眩晕感,闭上眼睛的时候,恨不得自己昏倒在马路上。

    将满腹的心事用睡觉和送礼物缓解,我趁着圣诞节,买了了很多礼物,假装耗尽自己激发已久去回报人的力气。

  • 千万不要在2009年12月死去。

    没有干净袜子了,晚上不愿意洗澡,泰尔丝带来的干的副作用让我习惯,宁可渴死也很少喝水,嘴唇裂了也忘记唇膏的存在。不换衣服,觉得厌烦了就猛喷香水,新发型很骚,早晨不洗头也不会乱。开灯睡觉,不会鬼压床,躺在床上不知不觉睡着,一夜醒来十多次,空气干燥,一天换一种烟没让我厌烦,让半夜挖出的鼻屎落在地板上发出很清脆的声音,好多人不知道这种诡异的幸福感。

    我渐渐成为电影里自暴自弃的男主角,潮水一般的绝望包围我,夜黑了,我穿着不太开心的夜行衣,驰骋在梦游里,成宿成宿的将绝望钉在骨头里,天亮了,恍若无事般的嘻嘻哈哈。

    只要有烟、康熙来了,怕什么呢。狠狠地在这欢乐的月份虐待自己,不留余地,冰天雪地裸奔一样的痛恨自己都可以,往死了将自己置之于水火之中。

    哈,真有范儿。

  • 虽然接到了2月的专题要改动80%的噩耗,但是我仍然很开心的去染了闷骚的黑紫色头发,弄头发浪费太多时间,我决定选择比打的便宜三块的三轮车。因为磊岩武术两个壮汉对我喝不过过五瓶哈啤但依然很上进的酒风进行了表扬,我可开心了,不知不觉就喝到了深夜,把酒言欢,相谈甚欢。

    他曾说过,喝酒了不能打电话,一打电话就吐。我喝酒后满腹心事,如果不续趴,我就会躺在床上满世界翻阅手机打电话。用手机第一次上QQ。。。。。。其实最近非常偷窥狂,想某人想得要疯了,我开始深刻理解那些把EX纹在身上的SB。

    因为一天一包烟的恶习无法解郁,我开展了【将市面上所有的烟都抽一遍】的活动,至于为什么没搞许美静的【你抽的烟】,我用了你的香水,买了跟你一样的表,我还试图买个跟你一样的背包很唇膏,这样还不够傻吗?

    不够傻,当然不够傻,于是周末,我宅到下午,跑去医院买10盒泰尔丝继续我的战痘视野,我最近因为痘痕,又开始夹杂在憎恶自己和喜欢自己的长相之中,公司光线很好的镜子下,我的缺点暴露无疑。所以,家里厕所卧室的灯都要坏掉后,我依然故意忘掉。

    最近这些无法排除的情绪,我姑且认为是服用泰尔丝而带来的副作用,姑且认为是金牛座长情的特点。

  • 我离14岁时,每天都去磁带摊位那里跑的记忆已经很远了,我那几百盘磁带,老赵和丁香是否善待你们?

    我渐渐成为一个热爱老歌的大叔,一天一包烟,除了屁股以外,逐渐变瘦,左手食指指甲被烟熏黄。

    最近跟滚石杠上了,辛晓琪、林忆莲、李宗盛、陈淑桦,《承认》、《听说爱情回来过》、《不必在乎我是谁》、《问》……李宗盛为人虽然有点2,但他出品的歌质量还是不错的。

    对了,S生第一胎的时候,李宗盛上康熙时欠蔡康永的那把价值10万美元的手工吉他,兑现了没?S小女儿都可以和Lucas交往了。。。。。

    纵贯线那场倾盆大雨的演唱会,尽管我家阿岳秀色可餐,但是李宗盛的《鬼迷心窍》还是我让我闪了一下。

    PS,对于翻唱滚石唱片的其他同学,方炯斌同学啊,虽然你的音质不错,但不是将歌词中的女人改成男人,这首歌的逻辑就通过了,你唱腔还是腻了点。梁静茹终究小女人情怀多了一点,但《问》的现场版本很优质哦。阿妹啊,你的《问》。。。。你还是不错的,不过你该找个好的编曲和制作人了。。。。。

    不得不说,正在看星光六的同学们,还是倪安东和梁晓珺同学的翻唱功力比较强哦。

  • 帅哥宋雪在居民楼找了一阵子,终于打开某个不挂牌子的门市房,打开房门,芳草鲜美,落英缤纷,一群面容就很衰的迷信老娘们正在等待神仙降临,而我和宋雪两位帅哥,为这狭小温暖的房间带来一股清流,女士们盯着我看了许久,当天我和宋雪打扮得很高中生,女人们相互咬耳朵:怎么小孩也来算命。

    其实我很想像《康熙来了》里那样很专业地称算命者为命理老师,不过打扮得精明强干很有山寨版女强人的中年命理老师,自称神仙。念咒一般,与话语重叠在一起,为人解答,甚是奇妙。

    犹如风中的落叶一样命骨很轻的从众者,排队上前。有人求生意,替家人逃牢狱之灾,为升职,离婚妇人问感情,占小便宜的大学老师寻求安心之道……我们坐了一下午,看了一会MP4上的美剧,听了一会儿《赤子》,天黑了,人全走了,终于轮到我。

    我还是长得太过善良,神仙不等我说话,就混杂着梵文一般的语音,给我很多答案。我听着听着就难过起来。

    其实这次,就是最近鬼压床太过厉害,虽然我已经荣辱不惊了,但是睡眠不稳,对皮肤也不好。神仙跟我说了几个办法,拿符的过程中,对着一个雪白漂亮的两岁小女孩做鬼脸,我喜欢她。

    神仙的一个办法时,赶在合适的日子,在十字路口烧纸,我家成员分别信赖马克思及耶和华先生,并没这个习惯,我很不专业地赶在十月初二,烧纸的人比较少的那天抱着一大群黄纸,很害羞的在路边烧。

    陪伴在我身边多年的灵异界朋友,多谢让我的生活不那么乏味,起码BLOG上还有谈资。

    奶奶爷爷姥爷烧成一堆,火焰老是朝着我跑,熏着我眼睛睁不开,懒得抽一根烟。

    潜伏在民间的占卜者,他们其实是草根的心理医生,帮你选择,认清自己。即使是极端理智的康永哥,每回灵异话题,嘲笑那些老是求神拜佛的明星们,他心里大概也知道,这些看似神道的东西,其实是给自己一个发泄的出口。

    神仙倒是很理智,说,既然念念不忘,那就去找对方啊,你自己折腾自己算什么。

    即使那夜睡觉时,我仍然有些被压的感觉,我仍然记得她说的话,去找啊,去找啊。

  • 1\是在太困了,晚上八点,我放了一首辛晓琪的《承认》,在这首歌的时间内闭上一会眼睛休息一下,然后继续忙活。

    一直忙活到11点,北京的RAY给我打了电话,说了一下要做的事情,挂电话前并祝我光棍节快乐。

    我坐在小凳子上摸着脚丫子听电话,不愿动。

    躺下后就知道坏事了。以前鬼压床是有灵异届的朋友摸我,最近升级到无形的诡异氛围,耳朵里充满鸣声一样的尖叫。我即使由侧身转向平躺也不OK,挣扎着下床,开灯后身体不受控制,瘫倒在地板上。

    亦舒的《剪刀替人做媒人》的结尾,事妈儿一样的女主角腿受伤,即使毛巾碰到大腿,也会关节无力地摔倒。然后她一直忽略的小何连忙扶起。女主角终于想起,她一直忽略的小何就是她要找的【一个令我双膝发软的人】,于是享受地躺在地毯上。(哼哼,如果不是之前侧面了解小何是富二代,恐怕你也不会接受吧,你就可劲儿当婊子还立牌坊吧)

    我也很享受地趴在很凉的地板上数绵羊,数了几十只后,身体终于听自己使唤,从地板上爬起来,改变床前的拖鞋方向,检查了一下枕头下面的剪子,毫不在意地躺在床上,睡得很沉。

    这次,不是鬼压床,而是鬼上身。

    2009年光棍节,我的梦魇又升级到一个新的高度,真可喜可贺。

    2\生活有了新方向,还不错。

  • 2009/10/14

    甘油生活 - [自我治疗]

    Tag: 赵赵

    下了狠心,决定开始泰尔丝280天的疗程,各种副作用接踵而至。

    皮肤干,有唇炎,情绪开始抑郁。

    几块钱的甘油竟然很滋润,比LRP的特安乳还要好使,兼并着曼秀雷敦的薄荷唇膏,应该能度过全面爆豆的开始时期。

    昨日看康熙时睡着,梦中想起,这个月的稿费竟然超过工资了,很高兴。

    上次陪着弟弟逛街,又发现很多好看衣服,生存的意识被苏醒,买东西的欲望蠢蠢欲动。太开心了,和阿诺喝到半死,喝多了,这次没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