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睡了两小时,到了中午,我还未从混沌的梦中苏醒,好一段时间才肯定自己已经回来的状况。

    这些天我干了什么?

    回家,与老赵及丁香面前扮作不靠谱的小儿子,在亲戚面前假笑,顶着满脸爆豆与朋友见面,被亲戚朋友三番五次地赠与治疗痘痘的各种稀奇古怪的药物.关于心灵成长,再次印证了永远不要流露自己真实情绪的定理,还有,考虑了一下自己的未来,我在现实中的资本贫瘠得很。

    回哈,满脸爆豆,路上仍然有人瞎眼搭讪。下车后直奔约会地点,与寝室的兄弟们吃喝嫖赌一夜,酒第一次没喝HIGH。在KTV,站在屏幕前扭屁股,我重拾对王菲和陈小春的喜爱,仍然没有唱到《蔓延》,按摩按到满腹心事,我依然想撒娇,早晨起来后在一群胡须稀少的大叔面前很自豪地刮胡子,由于起来太早而没去屈臣氏买痘痘针。

    然后呢,就回到开头,我睡了两小时,从未知的梦醒后,肯定了自己仍然焦虑的现实。

    本少依然很焦虑,半夜下楼得瑟,四处散步,脚步坚定得像一颗墨西哥沙漠里仙人掌般跟现实死磕,另一方面,脆弱到动画片都能热泪涟涟,这一点很像满腹心事的19岁。

    我们为之难过的,都是幻觉,这一切都会过去,我不断告诉自己。

  • 可能是几年之中内伤最终的一段时期, 死挺着,跟Y斗!

    1\十年之前的心情跟现在很像,耿耿于怀,不能自已,当时靠给自己写信解决那段难熬的成长时期,现在看那些厚厚的丑丑的字,仍然感动,可是回想起来那时的人和事,现在早已不觉得怎样。甭把事情当成事,我们对过去念念不忘,无非是现实能转移注意力的事情太少而已,甭怕,要不好好活,要不好好死。

    2\梦一。云游四海,路过某个小镇,那里存在着奇妙的,可以漂浮在空气中的昆虫,类似三叶虫和水母一般,喜爱在人们的脚附近伸开美丽的柔软的漂浮触须。我将这种珍惜的植物介绍给世界,贪婪和蠢人多了,竟然开始解剖这种昆虫,我亲眼见到有人解剖这种内向而美丽的空气水母们,让我很生气,大声地骂了他们,于是,他们开始跟踪我的旅行,我开始跟他们斗智斗勇。

    3\梦二、我与另外一人,竞争某个文艺团体的职位。当威武的考官以十倍于我的身高,站在舞台中间问我俩问题,我觉得竞争对手也不怎样,于是我回答得很文艺很闷骚,表现过头,被刷掉,后来遇到某评委,他说,如果我表现的更低调一些,也许我就能得到这个职位,解决了北京户口问题。

    4、饿,睡觉不及时,毁容仍然存在。

    十一回家,有事烧纸。

  • 原本引以为傲的小聪明,最终还是被现实打败。

    心理学的建议,要承认自己的失败,要敢于面对自己一直逃避的东西。

    我需要好好睡一觉,恢复元气,不要那么害怕飘渺不定的未来。

  • 两个选择。

    1\让我去云南晒晒太阳,晒个一个月。

    2\好皮肤。

    最然最近严重睡眠不足,但我还是选择2吧,因为最近过敏,连眼皮和鼻子上都布满星星点点。

    PS,做梦回到2006年,初中同学们都不理我。后来我死了,回到家,跟老赵、丁香和大赵说了很多煽情的话,死神是个穿旗袍的老太太,她嫌我说得太多,她说我在BLOG上写了太多鬼压床,这样不好。可能是我觉得死也没什么遗憾的,从善如流,结果死神又把我留在人间,梦醒来发现自己还活着,很沮丧。

    沮丧是因为要面对更沮丧的东西,不如睡眠不足或是满天星般的毁容。

  • 老大她姐送她件红红绿绿的、很适合0-6岁儿童穿的史努比长袖TEE,很大,竟然鬼使神差地符合本少爷的尺寸(话说我也没那么娇小好不),于是送我,以备扮嫩时所需。

    在秋风沉醉的日子,我以史努比TEE+匡威小红之装扮横行霸道,以大龄男青年的姿态扮作可爱状,遂遭到的LOLI正太们的喜爱。

    1\去超市买卷饼,一位很粉嫩的小LOLI细心帮我拿塑料袋及价格签,疼爱之状仿佛我是她的马子。。。。。闺女啊,你就是T,也不能对我这位怪蜀黍这么好捏,你就不怕我是坏人吗?

    2\走在路上,一位貌似95后的小正太笑吟吟地搭讪:叔叔,现在几点了。让我热泪盈眶地遗憾,这孩子,长得眉清目秀的,自己手腕上带表还要问我时间,真是遗憾。

    回家后,我迅速地换掉真身扮嫩的LOOK。。。。。原因是,这衣服该洗了。。。。

  • 是的,以前说过,只要有《康熙来了》和红双喜,日子不会差到令人哭的煽情剧情里。

    但是,最近,我戒烟了,我的移动硬盘报废了,本来应该有很多故事的夏天,就这么过去了,我还有好多TEE没有穿。

    好在,《Project runway》第六季开始了,《Make me a supermodel》貌似很适合我的样子,我买了两双很好看的鞋,迅雷不及掩耳地把那件灰色毛衣外套收入囊中,手里有几个人分散在每周,大家扯扯淡啥的,也很好。

    秋天,就这么开始了。

  • 周日晚十点左右,频道转向收视率残低的【赵赵の宅男生活】真人秀节目,群众们又会摔遥控器:MD,有完没完,又是拖到现在才开始收拾房间。

    我热爱家居,但是在目前房子难看得要死,所以非常不热爱收拾屋子,爱好摄影的小朋友为了拍摄一组【床上的生活】的现实主义摄影系列时,以我为主人公,不上镜也就算了,整幅作品成为一枚传达着蛰伏宅男衰样的照片,背景和人物都惨无人道的表情,我都不忍心看第二遍。

    因此,老赵说要为我买栋房子,我不是不动心,不过一想房子买后,我这辈子是不是就要宅到死了?一点悬念都没有。

    PS,现在是真没耐心,连写BLOG都三心二意地,一点可读性都没有。

    再PS,7月11日,噢噢,两周年了。

  • 长达一个月的案子终于结束,虽然ending部分惊险不断,但是基本上很完美,金牛座果然如运程所说,大风大浪中进行提升。。。。。这句话写得真恶心。

    不行,明天一定要刮胡子,成为一名胡子很重的少年不是我期望的。。。。。要散发出无辜的青春气息。。。抓住青春的尾巴。。。。。诱惑群众。。。。腹黑宅男。。。

    兼豆瓣被和谐,自从发现整个网站定格在9号后,伤心程度不亚于未来发生以下要我命的事情:《康熙来了》停播,《超级星光大道》中陈浩伟被淘汰,and小章开始穿雷人装,我大范围爆豆。。。。

  • 早晨的晴朗灿烂的有些犯贱,这股贱意犹如把最佳男歌手颁给周杰伦的金曲奖一样,获奖名单公布,周杰伦不鸟你,金曲奖的SB评审还献媚,白瞎了方大同。而最近的天气这是用来掩饰余下的倾盆大雨的。

    因为摆脱的姐姐帮我买票,说好了一起看纵贯线的演唱会,结果老大弄来了两张VIP……我忍痛舍弃。

    但是张震岳个人SOLO之后,大雨就开始下了,罗大佑的歌声和雷雨闪电交相呼应,内场的人群不停地撤退,身在淋不到雨的外场,伴随着身边声贝很高的年轻小妞,不用自主地站起来,扭屁股,摇摆。

    阿岳很帅很帅,唱《自由》的时候我想起了胖子在KTV很正经地唱这首歌的样子,忍住没给酸奶和熊猫打电话。

    但是他终于还是没唱《小宇》。

    尽管我最近情绪抑郁得很有问题,但来到人群之中,看到了很多好看和奇形怪状的人类,号称目前四大皆空心如止水的我,还是被人挤人的状态弄得有些兴奋。

    小S在《康熙来了》的阿妹这集说,她为了演唱会后比较方便弄到计程车,就在阿妹演唱会上提前两首歌走了,于是听到阿妹在最后邀她上台,就懊恼到踢鞋柜。

    演唱会结束后,我也没打到车,胖胖的学弟陪我在街边等了好久,我忍不了了,步行回家,沿路大雨过后的街道,我挽起裤子,偶尔大树将委屈的眼泪滴到我身上,弄得我很想恐怖片里将要遇害的角色。因为太会联想,结果在家附近的烧烤店里落下了很导演气质的帽子。

    我还是喜欢跟人在一起,跟很多很多人相处,这大概就是我目前情绪的问题。

  • 哈尔滨的天气很奇怪,即使晴天,下午的时候,阴郁还是像瘟疫一样,布满整个天空,闷闷地下一场不大不小的雨。

    《康熙来了》、《超级星光大道》、《Love shuffle》带来片刻的安宁;看久石让大叔在武道馆的宫崎骏25周年音乐会,像白痴一暗自掉下眼泪,蚯蚓一般在清醒与瞌睡之间辨别各种熟悉的乐章。

    进入六月,我终于学会上台湾的PTT;嗜睡期正式到来。

    而你,跑到那么远的地方,时间与空间的相错,再也不能交合成一条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