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头发长到不想照镜子,每到冬天,总有剪短发的冲动。评论也是两极分化很严重,剪短者,觉得五官一下子就凸显出来;留长者,觉得很温暖系男孩的模样。但前者多是旧友,后者多是不靠谱的新欢们。

    2/感情事,不是二三事就能说得清的,旁人有时问我为何选择放手,我竟无语凝咽,不知道说什么是好。不是不难过,毕竟自己也投入了相当多的精力,但不是不平静,结束后自己反而睡得踏实了,周围人反而为我松了一口气,恋爱虽然不是为别人谈的。但是现在跳出来看看当时的自己,除了觉得依旧全力以赴的上进之外,仍然觉得,人心难测,你无法估量感情这项最不靠谱的投资。如股票般,我适时收手,心里留下一个坑去慢慢填补。但人心是最大的险恶,没有人不认为自己是好人,即使分手伤心,对方也不会觉得自己有何做得不对的地方。偶尔想起,仍然郁闷得吐血,老天依旧要让我修炼感情这项功课,我依旧不能毕业。不甘心吗?是不甘心,懦弱与不干脆已经触及到我的底线,我是这样好的人,不求你的财富与钱途,只需要对我好即可,卑微如此,依然不能前行,我这样好,配得上这样的感情。

    3/忘记不了旧爱,要不然时间不够长,要不然新欢不够好。H,现在我无可救药地想你,几乎病态地形成一种习惯,如果是你,你不会让我受这种委屈吧。但又怎样,你在我的梦中已经面目模糊,时间长得拼凑不起你的五官。air的茴香已经放下,我重新回到大卫杜夫的echo,这是我自己的味道,以香水纪念旧日记忆的病态期,终于结束。

    4/仍然有好运气。尽管拖延症眼中,写稿依旧有口碑,不计较金钱和时间紧迫,自己努力争取新编辑新稿源,好友来北京看我,很担心我成为帝都的盲流子。但这几个月很骄傲自己写稿就养活自己。

    5/懒得工作,一方面撰稿人生涯实在逍遥,一方面运气不错,手里已经有两个offer,又有一份口碑不错的杂志求得面试。一向找工作不太愁的我,竟然忐忑很多天,拉来杂志圈的朋友模拟面试,连做梦都在想这个面试,机会实在好,一面成功,等待二面,继续加油,别放松。

    6/写稿生涯日益渐入佳境,人物采访稿竟然成为口碑。最近又接到写电视剧剧本的活儿,算下来,过去三年的悲催的薪水加下来,竟然抵不过几集剧本的辛劳。可喜可贺,春节归家之前,+J大衣、白衬衫与西服应该在考虑范围内。够一个ipad还是air依然还在烦恼,别想了,先让存款可观才是金牛座的王道。

    7/皮肤很好,哪些痘痘肌的岁月已经远去,找个默契的发型师,是最近的愿望。

    8/对不可知的命运来说,我的喜悦不能说出来,否则实现不了。感情又被你收回去了,只希望,我这些日子努力换来的机会,同样可以兢兢业业地进行下去。拥抱命运,我在帝都很好。

  • 1\王妇女跟性欲全开的没见过男人的花痴一样,整日缠着郭德纲,最后还贱吧贱的要给他唱人间。。整个演艺了不矜持版的《矜持》:我是爱你的,我爱你到底。。哎,早知道就去学相声好了。。。。

    2\做梦,梦到小章,最近梦到小章的内容,全部是我是圈内人,与小章互动。大概内心已经对又老又蠢又丑又穷的自我现状比较接受了,我完全以一个能干的幕后人员,我的手腕,我的气质,我的可爱,都让小章十分喜欢我,这梦做得,真是畅快淋漓,完全忘记某人的大条神经惹我生闷气的事情。。。但是醒来后,依旧胸闷得想吐血。

    3\接下来的梦,好像是陪小章玩,我本来想找个好点的景色让小章放松一下,结果脚底踩了一泡屎,我蹭啊蹭,发现周围的屎很多,于是我就飞了起来,不小心创造了流行,最近大家都在飞,还有俩人挺笨的,笨手笨脚地飞不起来,我顿时高贵冷艳了起来。

    4\哈尔滨现在漫天大雪,我坐在帝都想念它。无论是哈尔滨还是帝都,我似乎又陷入了2007年9月8号的现状,想发脾气,却又怕收不了场,不发脾气,就觉得做一个心表不一的腹黑控还真TMD地胸闷到想吐血。可能是我的关系,可是金牛座不就是想要稳定和安全感吗?掩面,还在思考要不要出去工作见见人啥的,哎。

  •  

    五棵松地铁下车后,他被人流冲下站台。

    “前两天有人掉下地铁2号线的站台,还被电死了呢”,他想,“别耽误看王菲的演唱会”,赶紧爬上站台,拍了拍膝头上的土。

    穿过站台围观的人群,他脸红一下,最不愿意给人添麻烦了,尤其是自己还穿得不太丑的样子。

    顺利地通过五棵松的安检,竟然没人理他。

    OK,开场了,瘦得没有胸部中年女人王菲打扮成雪山神尼的样子,他坐在500块钱的看台上,给新欢同步了《催眠》,想起因为自己的缘故也深爱王菲的旧爱,百感交集。

    他辞职已经半年,来到北京当坐家,靠写稿子为生,日子逍遥得很不地道,还没考上BFA,王菲还没成为他的演员,演那部还没动笔的关于江青的电影。他泪流满面地跟着王菲唱每一首都耳熟于心的歌,中年妇女王菲一首接着一首唱,吊在在花椅上的王妇女唱在《假如我是真的》的时候,五棵松的棚顶被布置成满天星的样子。“假如流水能回头,请你带我走。”非比寻常香港那场,他最喜欢这首翻唱于邓丽君的逼赖赖的老歌,感同身受于歌词,顿时嚎啕大哭。

    最后一首歌竟然结束得毫无头绪,他意犹未尽,擦干眼泪回家,王菲也没返场是他预料到的,只是没预料到结束后,五棵松地铁竟然被堵了,“好像有人掉下地铁站台被电死了”,前面人说。

    他心想,不会这人是来看王菲的演唱会的吧,他凑上前,警察刚好抬着担架,尸体被盖着一层白布,手搂在外面,修长而苍白的手指握着被电焦的王菲演唱会的门票。据警察说,这人是刚下地铁的时候被人流冲下了站台,还没看成演唱会呢。

    刚看完演唱会的人群沉默了,有女孩怯生生的小声说:如果没看成王菲演唱会,会死不瞑目吧。

    后面的人不断挤着前面沉默的人群,含在嗓子里说话的北京腔警察大叫:“闪开,闪开。”竟然抵不过人潮,手一松,担架失衡,尸体滑落了下来。

    人群尖叫。

    他看到,自己的脸从白布中露了出来,惨白惨白的,浓眉小眼,嘴唇跟擦了口红一样。

     “呀,原来我已经死了”,他攥着被电焦的演唱会门票,平静地看着自己的尸体,

    原来我已经死了原来我已经死了原来我已经死了……

    富坚义博的《幽游白书》一开场,幽助的灵魂就这样看到自己的尸体,没想到竟然自己也遇到这难得需要演技发挥的戏份。不过已经死了,话说要不要悲伤一下呢,想到这里,他想该酝酿一项怎样的情绪呢?没有一部电影讲人的夙愿如此深厚,连死亡也割舍不了要看王菲演唱会的决心。

    他竟然没那么悲痛于自己已经死了的现实,涌上来很多奇怪的思绪。

    1\看过王菲演唱会了,死了也是可以接受。

    2\老赵、丁香和大赵应该会暴怒我瞒着他们跑到北京来,放着哈尔滨好好的广告不做,瞧,死法多晦气。大赵应该悲痛中夹杂着一丝清醒,弟弟死了,没人跟他分老赵数量不明的财产了。

    3\孩子气的白羊座应该会崩溃一阵子,自己的新男友一下邋遢,连死法都这么邋遢。亲爱的,不要难过,我死了,你跟好看身材又辣的小老婆在一起吧。

    4\远在哈尔滨的巨蟹座EX,看到这条新闻的时候,大概不知道这倒霉主角竟然是自己的前男友。

    5\那么多热爱王菲的人之中,他终于以以外的死亡,让王菲知道自己有多么爱她。

    想到这里,他释然了,BIU地一下消失在风中,散散落,而警察早已把尸体重新归拢到担架上,送进救护车,关上车门,人群一边唏嘘一边散去,那张电焦的演唱会门票很淡定的留在地上,被纷至沓来的脚步踩得很脏。

     

    除了116日北京最后一场演唱会的精彩,掉落在地铁被电死的死法果然成全了他,他的死也被人顺便传播着,报纸娱乐版的版面上也刊发《王菲粉丝在看演唱会的途中被电死》的娱乐新闻,王菲的经纪人陈家瑛也很生气怎么狗仔们什么新闻都要扯到王菲身上。但在这不可理喻的世界里,谁知道什么是因,什么是果?谁知道呢,也许就因为要成全他,巨蟹座在分手后冷暴力他,他来到北京后认识孩子气的白羊座,狮子座的王菲决定开演唱会。成千上万的粉丝买不到票,成千上万的黄牛党赚了很多钱,跟着是他的死……王菲并不觉得她在历史上的地位有什么微妙之点。她只是看过粉丝被电死的新闻后,以veggieg的身份,发了一条超度这倒霉粉丝的微博:Om Ma Ni Pei May Hong

  • 2010/10/22

    你一直在玩 - [身边人]

    Tag:

    我要送你生日礼物,她说。

    为了不让自己在过生日这天难过,从出生起,我就假装不在意生日这天,若是以后我成为很牛逼的人物,他们哪知道,我这个伟人这么在意生日,又装作满不在乎的样子。

    她乐颠颠地从复式的二楼跑下来,扔给我三个做成棒棒糖一样的安全套。

    是我妹妹从日本给我邮过来的,她美滋滋地说。

    糖果色,白色棒棒,套套的外面还绑着蝴蝶结,又温馨又色情的样子。

    我跟她趴在我很乱的办公桌上研究了好一会,因为已经下班,公司里的老人和小朋友都不在,我俩肆无忌惮。

    我用我的破英文以及想象力坚定了一下:这是水果味的,她听后眼睛都亮了,“小日本真多花样”,我又传道解惑,“这个没用避孕能力”,另一半话藏在嘴里,“你和涛涛用的时候要小心哦,小心又生一个。”

     

    第一次见到她,我还23岁,以为她是个T,长头发,素面朝天,眉宇舒展,眼神谨慎又精明,牛仔裤外面套了一件很民族风的长TEE,进入她公司很长一段时间,才知道她在我那个年纪已经生女儿了,属于早婚一族。当时我俩隔着黑色办公桌剪指甲,聊了很长时间的村上春树,刚刚接待我的赵姓男子跑进来,跟她说了一会话,然后对我说,“我们挺喜欢你的,跟想象中的一样,眉目清秀的,就是脸上痘痘多一点。”然后她说,你啥时候上班。那天已经是三月,我穿得多,里面是开衫,喷了大卫杜夫,脸上的痘痘依旧此起彼伏,头发还在烫。

     

    幸也如此,不幸也如此,我从《看电影》转身回到哈尔滨,准备顺理成章地谈恋爱,于是接受了这份广告文案的工作,面试很已意识流很文艺,连我的毕业证都没看。我以很低的薪水在那里做了快一年,工资终于提到900块,我看着薄薄的一叠钱,有些失望,但有觉得无计可施,毕竟,广告那么不适合我,我几乎就像一个白痴一样,天天自尊心受损,要知道,以前我可是以文字在江湖上混了,旁人也说,呀,你做广告,好适合。

     

    经历过发烧加班,她说你发烧不要紧,耽误我们的工作怎么办后,我开始上道,跟难缠的客户时而同命相连时而吵架,同时金牛座的大我两岁的女生,在幼稚这个层面,比我更加得心应手。我的时间都开始扔在工作上,图什么呢?我不知道,在公司里依旧是小男生的身份,即使来了小朋友,我也得领着一起去给大家买肯德基,工作成为我的避风港,连跟EX分手,我都是在公司发短信分的,我一直觉得,加班、不计报酬、无福利、一周工作七天及耗时间的工作内容,应该是我这个年纪的男人应该面对的,后来,发现身边成天耗日子无所事事地的男生赚得跟我一样多,我就心想,嘿,干嘛不找一个更轻松的工作。

     

    期间也要走,她的老东家,一家很大的广告公司给我offer,薪水差不多,福利齐全,有很多人,副总得知我的老板是她,作为同业,说了她不少坏话,我竟然有点不开心。但我又犯了嫌麻烦的老毛病。当时她已经买了一个复式当做公司的办公室,装修的很漂亮,人手不够,我心想算了,继续做了,她也懂得我的放弃。没过多久就给我加薪。

    加薪日,她在二楼放了一首萨顶顶的《琴伤》,她Q我:这首歌,送给赵赵。我俩老爱玩这类游戏,有时候一点都不像老板跟员工的关系。我热泪盈眶了一下,其实有点心酸,心想毕业之前,我没想到我会落魄到赚这点薪水吧,毕竟我是金牛座。

    时间不抗造,连公司的大龄女文案及男设计都突然结婚了,我进入公司半年后失恋,很专心地失恋三年,因为巨蟹座的她跟EX是一个星座,我对巨蟹座的感情很复杂,忽然有一天发现,自己跟这座城市的关系,都是巨蟹座,爱我的是巨蟹座,发薪水给我的也是巨蟹座,不爱我的也是巨蟹座,折磨我的也是巨蟹座,于是我恍惚觉得,在哈尔滨的日子到头了。

    我跟某个客户走得很熟,她也时常抱怨我对客户有时候是撒娇的态度,大概就是那时候被对手公司注意把,公司竞争对手要挖角我,我心想,还是哈尔滨,另外一家,客户还是差不多,我有没有耐心,再把对她的耐心用在下一个老板身上?

    没有了,我真是一点耐心也没有了。我恍惚把她当做一个未来的我,希望是那样,在心里保留一份与众不同,然后现实生活中,起码在金钱和自信上保持很好。她有时候很孩子气的,虽然也是人精,但可以跟我互换衣服穿的她,跟我去小酒吧看乱七八糟的电影,或是一起去邮局给她远在日本的妹妹邮寄包裹,被人误认为是我女朋友,还是回来美滋滋的跟淼姐说,虽然她一直不喜欢我这种型的男孩,有时候老板和朋友的关系很混乱,会去不知名的小酒馆听远道而来的民谣歌手,期间因为我没找对地方,在乍暖还寒的街道上暴走,她气嘟嘟地走在前面不理我。

     

    终究要走了,在公司接到一个发布会执行的案子中,我与她手忙脚乱被对方客户逼得鼻孔穿血的时候,我平静地跟她在Q上说了,我要养病,我要给自己放个假,身体和心理都受不了了,她调试得很好,恢复了老板的样子,我俩聊未来聊过去聊心理状态,她戴上了勇者无敌的面具,无所惧怕的样子,毕竟,开公司,谁跟谁都不是一辈子的关系,何况又无任何合同约束,但一个低薪、高强度工作压力都没赶走我、原本以为还会干下去的我,现在竟然要走了。她说,你应该得到你应该得到的再走啊。高薪水、小领导、公司分红……可是,跟我手头残留不多的青春相比,我真的耗不起了,我还没去过越南,我还没写过一本小说,我还没读BFA,我还没拍电影,我还沉浸在过气男朋友的悲哀中,这些,需要我一一完成。

     

    “我已老到不能掉头,你要前程似锦。”临走时,她Q我,这句话我看了好久。收拾了电脑,整理了办公室桌面,看着插在笔筒里的棒棒糖避孕套,我塞到了背包里,后来带到帝都去,我的第一份工作,就这样结束了。

     

    时间回到那一天,我俩研究棒棒糖避孕套半天,又跑到二楼她办公室的储物室,她跟藏宝一样拿出一个绿色包装的套套,挠了挠头说不知道这个是干嘛呢。我翻来覆去阅读包装,“这是夜光的,哇,好酷哦。”脑袋里不断驱散她跟她的著名主持人丈夫使用这个套套的画面,不知道她跟老公用了没。

  • 前一晚,玩了通宵,老脸都绿了,回来睡了一觉又被拎起来参加大学同学的饭局,付钱时忘带钱包囧了一次,下回跟少爷在家吃了冰欺凌月饼,就当过节了。送走后眼睛困得睁不开,勉强看了康熙来了,就睡了,睡到四点,起来上网溜达的时候,老牛发来要修改的稿子,改到早晨九点,大概觉得自己太辛苦了,睡到中午,期间做了一个梦补偿自己。

    这次梦的主题:我和小章迷路了。

    应该是超级星光大道五班的总决赛,胡夏和杜华瑾PK冠军时,我充当评委去投票,也不知是不是提前知道胡夏是总冠军,还是詹仁雄买通评委,一定要让我们投胡夏,我心中默念,老子大不了被封杀不当评委了,一定要投DUDU女王,在接连两个女评委都投了DUDU后,我猛然发现我前面站着章子怡和著名的秋裤女王,苏芒。大概是我最近给时尚杂志写稿写的脑袋有点木了,所以梦到她。我哑着嗓子说,苏芒和小章,你们两个看好谁啊。苏芒这个欠操的,我家小章出事后,第一个跟她划清界限,可势力了。时尚圈都是敬衣不敬人,何况我这个穷鬼也没钱买衣服,然后捏,苏芒就瞪着她牛大的眼看着我,很鄙视地看着我。

    我家小章说,这是我的粉丝赵赵,著名的赵赵,可厉害了,可会写字了。听了我家小章说完,苏芒眼睛放出了光。。。。嘿嘿,我可没有要巴结苏芒的意思,我说:是啊,上次看到你俩在逛街,我还在后头跟了好久呢。

    超级星光大道总决赛的现场此时被我搬到某个大学的礼堂,我都忘了杜华瑾和胡夏的冠军之争了,小章和工作人员要走,我说,小章,你等下,我那里有粉丝送你的礼物。于是跑到我的座位底下,变出一些礼物来,我造梦的本领很高超,《盗梦空间》一直在抄袭我,哼哼。最上面是某粉丝知道小章爱吃的零食,买来一整盒,小章怕我太累,就抢着帮我拿礼物中那个希腊的雕刻门板,貌似是个古董,隐约感到这个大学的历史系教授会说啊这是无价之宝。

    推开大门,正赶上下课,犹如帝都地铁高峰时期的拥堵一样,小章打开旁边一个很少有人走的们,很高的罗马式厅,楼梯螺旋上去,最终走入一个希腊式花园。。。。。花园不适合,周围都是些坟墓,外国人总把坟墓修得这么浪漫,不过也太诡异了,最终大家在坟墓围成的圆形花园里迷路了,亚美爹。坟墓刻着希腊文字,犹如花纹一般。我们找不到路可走。

    那边出现了一个类似ABC的男生,我充当小章的发言人,貌似英语也变得好起来。

    “小章,要不要跟他说话。”说,好,我去搭话。他也迷路了。

    “小章,他说要跟咱们在一起。”说,可以,我就去邀请他。

    “小章,他长得挺好看的,你要不要跟他谈恋爱。”好,我就去当红娘。

    “小章,天黑了,咱们打电话给110,解救咱们把。”小章同意,于是我想着如何描述这个希腊式陵园围成的花园,完全忘记了明天的报纸头条会出现小章迷路的囧新闻。

  • 突然,就那么发生了,我想很岩井俊二那样:“你好吗,我很好,终于有人代替你在位置了,你开车出去最好撞死。”我的【没事就装逼培养电影桥段】的病症啥时候能痊愈呢?

    三年期,结束。下一段,直接持续到后半生好了。

    人最怕上心了。

  • 100个人物素描之1:百态小组的CN岁月

    变态小组,在建组之时,就见证着彼此性事的变迁。

    当时,我跟酸奶胖子三人还一穷二白地纯洁要死,远在英国留学的熊猫和熊猫男,都好了好长时间了,吵架、甜蜜、复合,按照这个规律反复着。

    想想,那是挺长时间的事情了。重要日子的第二天,哈尔滨狂降暴雪,都说干过这事之后,男人的第一反应就是很困惑,我接受远在英伦的熊猫的采访:“怎么样,感觉如何?对方咋样啊,技术如何?”我乖乖地一一交代,同时还诉苦:“怎么办啊怎么办啊怎么办。”什么怎么办,熊猫说,你们CN就是事儿多,我们交往一阵子后,就如熊猫所说,干脆分手了。

     

    再过了两年,熊猫依旧当做国宝被供在英国,变态小组三人在学校附近的西园吃火锅,我转身买包烟后,两个小朋友稀稀疏疏地暗自咬耳朵。

    我:“我也要听,我也要听!”

    酸奶给我一个白眼,“你啥都想听,烦死了。”

    墨迹了好久,酸奶挺没信心地看了胖子一眼,“饿,其实吧,胖子是个CN,我俩再说他前女友。”

    然后呢?

    酸奶:“然后没什么呀。”

    说完后,跟摇滚男分分合合的CN酸奶,拿起筷子,在火锅里转一下。在一旁不知道想谁的胖子,撑着下巴,把浮在上面的羊肉捞进碗里。

    我知道啊,你俩不都守身如玉吗?

    我猥亵地笑:“不怕不怕,哥手里货源很多,要不要介绍给你俩做坏事?”

    我和年龄相近的熊猫,那时候已经长吁短叹自己老了,性能力都开始退化了。而酸奶越来越瘦,露出小美女的模样。胖子变成肌肉男后,每隔一阵子就要解决爱慕者的骚扰问题,很是头疼。

    变态小组中,除了组长熊猫及副组长本少又变态又淫荡外,酸奶和胖子两枚小朋友美好得像朵花,经常让我心生妒忌,遂不断利用淫荡言论侵蚀着他们纯洁的心。

     

    关于变态小组,先要感谢熊猫男,认识他的时候,我做编导,他做播音,其实是我先认识熊猫男,醋坛子熊猫发现熊猫男老跟我联系,我俩在BLOG上暗送秋波许久,熊猫干脆收我为闺蜜,俩人互通有无,在我还是CN的时候,熊猫说你是在找不到人,就让我破你这个CN身吧,我不惯着她,说你来啊来啊,就怕你舍不得机票钱。

    而当时我跟酸奶已经勾搭上了,写BLOG时不停滴暧昧留言,还哼哼唧唧地她送我王菲签名海报,我送她五月天签名CD。圣诞节前后,她那个长得挺好看的摇滚男,被小三勾搭,事情败露后,酸奶难受得不行,只有我的糖果及销魂的胖子陪伴她。

    就这么聚起来了,熊猫趁着回国的时候,四个人大大咧咧地在西园火锅见面,我拖着熊猫陪我弄头发,很大牌地让酸奶跟胖子等了许久,然后第一次见到了憨厚的胖子,他当时正要减肥。

     

    好多好多年后,对面的两个小朋友都告别CN岁月后,变态小组发生逆转。我把自己投入自我建造的牢狱里,三年有期徒刑将满,仍然无法释怀,还没考虑要不要自我释放,于是丢下哈尔滨的一切,跑到北京。

    熊猫和熊猫男从英国回来后,落户到深圳,5年的时间终于强不过感情的厌倦,俩人和平分手。熊猫依旧是彪悍的老娘们,发表日志说:“虽然我俩分手了,但他永远是我的朋友、家人和爱人,请大家祝福我俩的决定”。这气度,我顿时在电脑旁热泪盈眶了,心想前不久,熊猫男用玫瑰花瓣,在客厅摆了个心形给熊猫看的照片,好像还没做多久呢。而认为我长得很像孔侑的熊猫男,然后彻底消失在变态小组的视野,熊猫开始又寂寞又美好的单身生活,欺负欺负老板,骂骂公司的同事,存放购物的那个相册里,积攒的照片越来越多,有钱就让她乱花吧。

     

    后来,后来,我收拾行李,打包离开哈尔滨这个伤心地。

    此时,剩下三人。

    酸奶在广州继续从事着高薪养廉的工作,跟大款X先生双飞双宿令人艳羡。我离开哈尔滨的时候,基本上把房间里的东西都扔掉了,看到柜子里酸奶寄来的巧克力包装纸上,写着:“赵赵,想起那天你在操场,说将来四个人住在一个大房子里,想想,日后恐怕没有机会了,可是未来,我仍旧记得你的这句话。”我将它团了起来,扔进行李箱,心想若是在北京混不下去,就拿着这张纸强迫酸奶包养我。

     

    胖子这辈子基本上就跟一个女人纠缠了,前女友又变成女友,俩人将要落户澳洲。我刚来北京之时,与大学同学吃饭,她跟我说:“胖子刚来我们公司的时候,公司女同事说,你们学校的男生长得都不错啊,你学弟真帅。”我来北京后,俩人的时间终于撮合不上,下次他从澳洲回来,猴年马月呢?

     

    酸奶送我的王菲签名海报,终于被熊猫顺走了,熊猫送我的维尼棒棒糖都风干了,维尼的书籍落满了灰,我考虑一下,全部扔进垃圾袋,而我被EX伤透了心,早就不喜欢维尼了。在深圳化身杜拉拉的熊猫,与我开始商讨彼此的退路,终于决定俩人结婚是很有执行力的说法。而她依旧时不时地暴露我俩的奸情:“赵赵是我官方承认的最爱!”好久没有听到这么甜蜜的话,我竟然有点暗自伤心。

     

    四年,四个人,生活中近在咫尺,很少见面,现在终于如愿以偿地散落天涯,然后被生活的大手摆弄着,不知未来会化身妖精、神仙或是乞丐。就如同CN的岁月,过去了,再也不会回来,记载着那些纯情的少年事,四个人赖赖唧唧地磨蹭着年轻的时候,以为青春很长,可是时间经不过蹉跎,一不小心,我们都跨过CN那道线,一不小心就变成如今的模样了。

    是啊,CNCN的,又能怎样呢?再不想爱就老了。

  • 来帝都后,最近一段时间稍微不慌了。

    因为老呆在家里写稿的缘故,去云南被晒黑一点的皮肤又变成惨白惨白的。

    不怕见到陌生人了,因为对我来讲,每一天都要遇到新的人,我就做我自己好了。

    熬夜依旧很痛苦,不管是写稿还是出去鬼混,只有唱K时依旧无敌,我还是要更骚一点。

    还是个无可救药的瘦子,按照目前的状态,估计健身还得有一段时间,哎。

    烟抽得很凶很凶,上回因为短裤拖鞋及玫红色Mickey TEE的缘故,被人拦在80的门外,先生,对不起,我们这里不能穿拖鞋。只好坐在外面,和Christy、Raymond在咖啡厅忍着烟瘾哈欠连天。好吧,我也厌倦了夹脚拖鞋,我只是在怀念一个人而已。

    其实早应该说点什么了,毕竟意义重大,但我忙得成天写稿,现在还有三篇人物采访得搞定,我该买个录音笔了,哼哼,年末改应该第一波的收入高峰。我被生活推着走,感动得泪流满面,原来,以9月8日为祭,过去的三年我有多么混日子。

    好了,继续写稿吧。是在忍不了,从十点多睡到现在,头脑清醒了。

  • 九月里,平淡无聊,一切都好,只缺烦恼。其实我应该心浮气躁一点。

    人生的真相,如打电话一般,不是你先挂,就是我先挂。也可以选择不挂,聊了一辈子电话粥,很可能是网内互打免费,比较划算而已。何况打电话的时候,难道不能同时聊个QQ,上个opera啥的。我说这些,你懂的。所以,反正都这样,找个声音好听的,能聊天的对手很重要。

    选择了一条远离人民群众的道路,心理其实很忐忑,若是我家大赵的小孩出生后,我怕成为侄子侄女口中的【我家很奇怪的叔叔】。

    想起15岁的夏天,我对着教室天花板想,我就困住在这个平淡的生活里了吗?十年过去,想想生活没有让我失望,过山车,很刺激,跌宕起伏。可是我怕ending部分没有那么圆满,过山车真能安然无恙地停在终点?

    《康熙来了》要开始了,一切都已经变了,只有小S和蔡康永不会背叛我。

    BINGO,我说对了!此时万晓利那把寂寞的嗓子唱着:爱恋伊,爱恋伊,愿今生常相随。去TMD吧。

  • 最近blog更新速度实在有些脸红,为了纠正我的懒惰,我决心贡献最近一次鬼压床经历,党员及基督教徒请忽略此篇。

    不怎么失眠过,因为没有睡的意思就不要上床了,反而是刚刚吃过晚饭后就常常发困,我家丁香以此安慰自己,我30岁后一定会肥得跟猪一样,如她所愿。

    如果没有鬼压床及做梦太多,这睡眠质量也算不错。

    昨天的鬼压床,恩恩,最近梦的质量都很高,每次梦要结束的时候,都恋恋不舍地不愿醒来,这次也是。

    我心满意足地做了一个很精彩的梦,就恍惚觉得对面有一位同志在那里看我,看得我很生气。

    娘的,老子为了避免鬼压床,我坚定不移地做两件事。

    1\天天睡觉前把门锁两遍——搬进新家后睡觉时老是看到有人敲门要进来。

    2\睡觉时把拖鞋摆得四分五裂——从《康熙来了》之中学到的方法,这样好兄弟们就找不着你睡觉的方向了。

    有时候,都困死了,还躺在床上用脚把拖鞋翻个身,这样你们还没被我的精神感动,你们灵异界到底有完没有良心啊。。。。。良心啊良心。。。。

    大概最近灵异界觉得老压我,他们也不太好意思,最近派来压我的人长得都还行,不过这次派来的这位同志长了一张很荒芜的脸,即使我自恋地觉得小眼睛男生很好看,也拜托你们灵异界派出的选手鼻梁也得高点,比例也得好点吧。。。。轮廓是我的审美判断最重要的标准。。。

    长期的鬼压床经验,积累了丰富的临床经验。。。我伸出手指沾了沾嘴里的唾沫,向外弹一次,如此反复三次,貌似有效(别问我为啥总结出这样的行动,长期被鬼压,人的行为就无法用常理解释),结果到第三次的时候,我手就动不了了,对面的同志就这样默默地看着我,大概也看不懂我的行为吧。

    在灵异界朋友面前败下镇来,我恼羞成怒,于是很傲慢地朝他吐了一口痰。。。。。真丢人。。。。

    PS:

    1\遭遇鬼压床时,慢慢醒来后一定下床喝口水之类的,因为你此时神智不清,很可能自以为已经醒来,但只是错觉,还会接着被压呢。

    2\我家丰韵的丁香是基督教徒,我家优秀的大赵是党员,因此尽管我从高中开始便遭遇鬼压床,他们坚定不移地说是我想太多。。。。。我八字太弱,如此,慢慢习惯吧。。。。灵异界的朋友,别太频繁别让我休息不好。。。。啊,这次派来的人长得蛮像不自信版的周杰伦的,也算你们有良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