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帅哥宋雪在居民楼找了一阵子,终于打开某个不挂牌子的门市房,打开房门,芳草鲜美,落英缤纷,一群面容就很衰的迷信老娘们正在等待神仙降临,而我和宋雪两位帅哥,为这狭小温暖的房间带来一股清流,女士们盯着我看了许久,当天我和宋雪打扮得很高中生,女人们相互咬耳朵:怎么小孩也来算命。

    其实我很想像《康熙来了》里那样很专业地称算命者为命理老师,不过打扮得精明强干很有山寨版女强人的中年命理老师,自称神仙。念咒一般,与话语重叠在一起,为人解答,甚是奇妙。

    犹如风中的落叶一样命骨很轻的从众者,排队上前。有人求生意,替家人逃牢狱之灾,为升职,离婚妇人问感情,占小便宜的大学老师寻求安心之道……我们坐了一下午,看了一会MP4上的美剧,听了一会儿《赤子》,天黑了,人全走了,终于轮到我。

    我还是长得太过善良,神仙不等我说话,就混杂着梵文一般的语音,给我很多答案。我听着听着就难过起来。

    其实这次,就是最近鬼压床太过厉害,虽然我已经荣辱不惊了,但是睡眠不稳,对皮肤也不好。神仙跟我说了几个办法,拿符的过程中,对着一个雪白漂亮的两岁小女孩做鬼脸,我喜欢她。

    神仙的一个办法时,赶在合适的日子,在十字路口烧纸,我家成员分别信赖马克思及耶和华先生,并没这个习惯,我很不专业地赶在十月初二,烧纸的人比较少的那天抱着一大群黄纸,很害羞的在路边烧。

    陪伴在我身边多年的灵异界朋友,多谢让我的生活不那么乏味,起码BLOG上还有谈资。

    奶奶爷爷姥爷烧成一堆,火焰老是朝着我跑,熏着我眼睛睁不开,懒得抽一根烟。

    潜伏在民间的占卜者,他们其实是草根的心理医生,帮你选择,认清自己。即使是极端理智的康永哥,每回灵异话题,嘲笑那些老是求神拜佛的明星们,他心里大概也知道,这些看似神道的东西,其实是给自己一个发泄的出口。

    神仙倒是很理智,说,既然念念不忘,那就去找对方啊,你自己折腾自己算什么。

    即使那夜睡觉时,我仍然有些被压的感觉,我仍然记得她说的话,去找啊,去找啊。

  • 《Ugly Betty》S4的第6集,当气场极为强大的Willy对老太太Claire说了一句:I quit,几个小时候,我的梦中就quit了。

    我经常在梦里和我的校园生涯作斗争,经常和小学及高中班主任对着干,大概知道她们已经控制不了我的命运,于是经常很大义凌然地quit了,这次,发生在小学。

    小学的教学楼,变成铁板和水泥简易结构,这种太过粗糙的形式经常在国外的建筑展中见到。尽管是小学的氛围,周围的同学确是我生活中各个层面认识的人。

    这次,全校要在操场上,大跳范晓萱《管它什么音乐》的鸡舞,我其实并没有练熟,但仗着自己是《康熙来了》和极端热爱《赤子》这张专辑,我比其他人更有感情。

    小学美丽的班主任,她眼光中的鄙视如果是10分,她全力以赴给我12分的讨厌。混杂在空气中,我难免用无可救药灵敏的第六感感受到自己接下来的命运。

    【你们三个,这次不能跳《管它什么音乐》的舞蹈】,美丽的小学班主任狠狠地宣布。

    周围人似乎感觉到我的小宇宙,大家全部变成了灰色的人形。

    我内心充满了愤恨。

    1\在《康熙来了》范晓萱这期之前,其实我已经看了S在网路上的教学录影带,晓萱的黄头发有型死了,叛逆的Allen跳得多乖啊,S还是那么美丽,哦哦。

    2\其余两个不能跳的人,又丑又笨又无趣,怎与我相比,你太看不起我了。

    我大声跟她吵架,她生气地捂住自己的乳房,说【你敢这么对我】。

    我怕什么,我退学好了!

    心里盘算自己的小九九:我其实在现实中都大学毕业了,我做广告自力更生都两年多了,干什么不能养活自己。在这具只有小学生的躯体当众,其实藏了一个25岁的秀外慧中的美男的灵魂……

    尽管前程不愁,但我太不善于【I quit】这种场景了,难免有些忐忑,自己很忧伤地收拾书桌里的杂物。

    虽然身为完美的金牛座,但我在小时候太过柔弱,为了树立自己很MAN的形象,我将自己的洁癖发展成很邋遢,因此,书桌很乱,我的背包被挤得满满的。

    我小学同学,美丽的玉同学,虽然她脑袋被门挤找了小学时那个最爱留鼻涕的丑男做男朋友,她这个时候跑来跟我告别,我在书桌里找到很多学校的票据,整齐地排列在透明的文件夹里。我心想,搞得老子不高兴,我要把这些证据交给教育局。

    梦的结尾,我惆怅地看着书桌里那么多东西,无法抱走,一如我想到搬家,家里那些丑陋的零碎的东西一样。

  • 1\是在太困了,晚上八点,我放了一首辛晓琪的《承认》,在这首歌的时间内闭上一会眼睛休息一下,然后继续忙活。

    一直忙活到11点,北京的RAY给我打了电话,说了一下要做的事情,挂电话前并祝我光棍节快乐。

    我坐在小凳子上摸着脚丫子听电话,不愿动。

    躺下后就知道坏事了。以前鬼压床是有灵异届的朋友摸我,最近升级到无形的诡异氛围,耳朵里充满鸣声一样的尖叫。我即使由侧身转向平躺也不OK,挣扎着下床,开灯后身体不受控制,瘫倒在地板上。

    亦舒的《剪刀替人做媒人》的结尾,事妈儿一样的女主角腿受伤,即使毛巾碰到大腿,也会关节无力地摔倒。然后她一直忽略的小何连忙扶起。女主角终于想起,她一直忽略的小何就是她要找的【一个令我双膝发软的人】,于是享受地躺在地毯上。(哼哼,如果不是之前侧面了解小何是富二代,恐怕你也不会接受吧,你就可劲儿当婊子还立牌坊吧)

    我也很享受地趴在很凉的地板上数绵羊,数了几十只后,身体终于听自己使唤,从地板上爬起来,改变床前的拖鞋方向,检查了一下枕头下面的剪子,毫不在意地躺在床上,睡得很沉。

    这次,不是鬼压床,而是鬼上身。

    2009年光棍节,我的梦魇又升级到一个新的高度,真可喜可贺。

    2\生活有了新方向,还不错。

  • 前阵子发烧结束,终于恢复正常睡眠,于是最近做梦很奇怪,经历了大反转的恐怖片,还第一次在梦中变性成女人,哦哦。

    1\梦一。偶然被神秘人物告之,我的家人之中有一人是狐狸精,但就如希腊神话中预言人物的悲剧性,无法将这一消息告诉家人。在出生时住的那栋屋子,被老赵独自一人把我抛下的那个房间,幼时很害怕。我正在发呆如何处理这个灵异的事情,家人在门外偷窥我睡觉,并露出诡异的表情,我接连被这骚扰弄得难受死了,并叫出声,然而我仍然没有醒来,最后被这秘密折磨到崩溃,我跑进房间,爸爸在床上躺着,姥姥趴在横在房间的浴缸里。我说,咱们家里有一个人是狐狸精,家人围成半圈,每个人都伸出头,面容忽然变成黑泽明《梦》中狐狸娶亲中的那个狐狸面具,尖尖下巴,细细眼睛,诡异家人将狐狸脸集体围过来,问,那你说,我们谁是狐狸精呢?

    除了我以外,这个家里的所有人,都是狐狸精。希腊神话中预言人物的悲剧性总是屡试不爽。

    2\梦二,大赵突然政变,将老赵和丁香囚禁起来。在家里的第二栋房子,属于我的房间里,我正在考虑接下来我的命运。房间的外面有半堵墙,光线很暗,我所有的衣服都挂在房间犹如蜘蛛网一样排列的天花板的横线上,突然,房间的天花板从四周开始漏水,我包包里所有的小零碎,装ipod的彩色布袋、吸油纸、唇膏、小熊钥匙圈等,全部被泡到水里,我突然意识到自己不能这样下去,只穿了一件薄薄的蓝色衬衫,冲破门口大赵的阻拦,马上逃离了家。在打开家中那扇黑色的铁门之前,大赵叫嚣道,你逃离不了我的手心。在我的梦中,飞是我的基本动作,像蛙泳那样笨拙地从地面上起飞,仿佛随时都有掉落危险的飞翔。我不断设计逃离路线,生怕被大赵发现我的回归路线,在路上,还碰到被流放的丁香,胖胖的丁香并未感到太多悲痛,毕竟流放她的是她深爱的大儿子大赵嘛,总比跟我一起逃亡要靠谱。

    在小城城区与狂野的交汇处,吴宇森正在此拍摄一部东方魔幻色彩的大片,我在此终于被大赵派来的可以飞行的爪牙机器人给追上,我俩在电影拍摄所铸造的硕大的字母型雕塑里来回追躲,那雕塑横入云端,我发现吴宇森与他们的摄制组集体为我加油。最后,我将那爪牙机器人给制服了。

    吴宇森和他的同事们听说我的事情后,很担心我被大赵抓回去,于是将我送到宇宙大学城里,伪装成一名大学生,在高度发达的教学楼里上课,由于大赵神通广大,吴宇森请化妆师将我化妆成美女(美女啊美女,我变成美女啦),于是这个梦的后半部分变成了美国青春喜剧片,哼哼,节奏由紧张变为松弛。

    做了美男太多年,一下子作为美女还不太适应,因此受到了很多人的指导。客座教授的夫人,一位穿着和服的美丽老太太,教我怎样走路,一位来宇宙大学访问的外国大使,某个风度翩翩的胖老头,请我喝茶时,教我怎样骗人(大使不就是间谍嘛,这课程教授得好),变身之后的我,魅力四射,受到了周围同学们的喜爱。

    大赵派来的侦探们听说我躲藏在这个学校里,于是查阅刚刚入学的男生的学籍,他们怎么也想不到,我在吴宇森的安排下,以一名美女潜伏起来。

    3\接下来的梦就没啥意思了,作为潜伏的美女,我也要与旧同学聚会的,我以帅哥的真身,来到某间旧的屋子里,各个时期的同学朋友讨厌鬼齐聚一堂,大家搞笑,我靠某招吸引大家的注意而已。。。。。没啥意思鸟。

    4\推荐电影《很想和你在一起》,香港一群新人的爱情小众片,看得我这个感动啊。人鬼情未了,当你的爱人死了,为了和他在一起,你会不会让周围人都以为你成为出现了幻觉的精神病。另外,男女主角都是金牛座,金牛座的爱情,根深蒂固,至死不渝,很符合牛牛们不为人知的浪漫情怀。小哭一下。

    5\《康熙来了》最近还蛮让人期待的,小林同学成为路人届最新红人,《风声》和《泪王子》两个剧组接连要来康熙,大家看看黄晓明怎样装B吧,我还是比较期待《泪王子》。

  • 真好,其实,我本人太过擅长做梦记录梦解梦,本BLOG也许会成为一个美丽的写梦而出名的BLOG,哼哼哼。可以以我大学创办的剧团的名字命名:捕梦网,够B吧,又做作又伤感。

    1\梦一则。大学运动会时,我通常作为检验稿子的编辑坐在台上,这事我太过得心应手鸟。这次搬到梦里面,负责念诸如“运动员品格高,打破记录体力好”的赞扬稿的是陶晶莹同志。我最近看《超级星光大道》看得有点多,SO,还是很适应桃子姐的。我小学班主任长得其实棒子的老公出现了,貌似那是他还未跟我美丽的小学班主任结婚,他过来勾引我14岁时的EX,这让我很难过。

    梦的解析:作为一个美人,小学班主任虽然日后升为校长,但是婚姻生活并没有想象中的如意,貌似她在我小学时谈了两个,她的男朋友或者说日后的老公代表的是一种掠夺的形象,将我年幼时崇高的偶像赵老师抢夺走。梦里又出现他抢我心爱的人,证明目前对命运反抗的无能为力以及对感情的极度失望。而陶晶莹的形象则是综艺节目的代表,这些幼稚的节目代表着目前仅存的快感及自我洗脑,她在这一横刀夺爱的情境中没有产生任何作用,证明我潜意识里其实也知道这些快感其实很容易被现实的悲观走向所打到,十分脆弱。不断增多的此类回忆中的形象与偶像结合的梦,证明我正在不断反思目前的出路。

    2\马勒戈壁若是在淘宝上开办订购草泥马的生意,我大概会订购多少个呢?大概很少吧,不是我心存感恩不记仇,而是目前心力憔悴,连恨都拿不出力量。

    3\康熙来了,最近的热点是欢欢和张克帆。即使有做效果的意思,也很感人。康永哥很激动,最美好年纪的情侣,阴差阳错不知道对方心意,在张克帆变成一个搞笑的胖谐星,欢欢刚成为离婚妇人,他们究竟要不要重拾过去呢?理智的说法,说还是保留最美好的形象,不要让现实打败吧。可我觉得,反正于日不多,犯过的错误已经够多了,干嘛要遗憾呢。后悔永远是世界上无法招架的吸血鬼,一旦拥有,刻骨余生。

  • 1\第94遍看《舞舞舞》,向五反田告之曾经共同扫雪的高级妓女咪咪被人勒死了,五反田体内的疲惫被这个消息震惊,“但即使是疲劳,在他身上也不失其魅力,一如人生的小配件。当然这样说是不够公允的,他的疲劳和伤感也并非演技。这点我看得出来,只不过他的一举一动无不显得优雅得体而已。恰如传说中点物成精的国王。”

    看懂了,大概在拥有强烈第六感的雪指出杀死咪咪的恰巧是这位英俊的五反田之前,“我”大概早已察觉了五反田是凶手,只不过自身残缺的“我”不依常规继续而已。

    把村上大叔的小说当成细节控的功课,其实很无聊,我还是更爱边读小说边发呆而已。

    例如,躲在老旧的7610的电子书里,我又读到“我”与雪去夏威夷的那段,雪说的很对,夏威夷与札幌有何不同呢?又不是去加德满都。满身涂满椰子油,躺在夏威夷的海边,这让我很是羡慕。

    我也应该晒得黑一点,有时候路过街边橱窗,一个白脸影子闪过,自己看了都觉得伤感。“小白脸”,某人每次看完洗过脸后的我,总是不胜爱意地说上一句,现在想起,心徜徉在记忆里晃荡得很舒服。除却老赵丁香,在洗完脸后说出这种印象的生物,只有你了。

    我为什么这么喜欢你呢,其实无非是你话不多,睡觉时的样子像小孩,皮肤比我好,犹如日本人一样的半截眉毛。至于你太爱干净这点,因为大赵洁癖和我太邋遢的关系,总是在记忆的波涛里上下起伏挑逗着我无法遏制的难过。一切都是虚幻,经书上这么说,但我们为之难过的,无非是这些旁人甚至你都不在意的细节,万劫不复,无以为虚。

    2\《舞舞舞》看了太多遍,烦闷得让我日益想念《寻羊历险记》,但仍然朝着看100遍的快感读下去的念头,无非是我目前生活,和《舞舞舞》中的我太像了,自身意识开始残缺,我们都需要一个由美吉来支持自己继续在高度发达的资本主义下舞动下去。另,我也是文化扫雪工,用文字拂上一层灰,虽然无济于事,但那是可以依靠的资本。

    3\梦。大学的生存环境搬进我小学的操场,好多个班级,我记得你在七班,跑向这个队列,仔细的看每个人的面孔,我知道来不及了,不是因为梦中的校长主任要抓捕破坏队形的我,而是我意识到这是梦,我快被这股伤感的暗涌折腾醒了。

    4\继续说村上,如果要长期生活在《海边卡夫卡》里大岛在山上拥有的那间简朴的小木屋,带上《1973年的弹子球》、《舞舞舞》及《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那就会挺好一阵子吧。我还是觉得若把村上的小说拍成电影,除却《东京奇谈录》那些短片,最适宜的人选,还是加赖亮。。。。。哀悼陈英雄的《挪威的森林》里的男主角竟然是L。。。。不是不好,只是加赖亮那闷骚的样子,不参与,就浪费了。

  • 2009/10/14

    甘油生活 - [自我治疗]

    Tag: 赵赵

    下了狠心,决定开始泰尔丝280天的疗程,各种副作用接踵而至。

    皮肤干,有唇炎,情绪开始抑郁。

    几块钱的甘油竟然很滋润,比LRP的特安乳还要好使,兼并着曼秀雷敦的薄荷唇膏,应该能度过全面爆豆的开始时期。

    昨日看康熙时睡着,梦中想起,这个月的稿费竟然超过工资了,很高兴。

    上次陪着弟弟逛街,又发现很多好看衣服,生存的意识被苏醒,买东西的欲望蠢蠢欲动。太开心了,和阿诺喝到半死,喝多了,这次没哭。

  • 睡了两小时,到了中午,我还未从混沌的梦中苏醒,好一段时间才肯定自己已经回来的状况。

    这些天我干了什么?

    回家,与老赵及丁香面前扮作不靠谱的小儿子,在亲戚面前假笑,顶着满脸爆豆与朋友见面,被亲戚朋友三番五次地赠与治疗痘痘的各种稀奇古怪的药物.关于心灵成长,再次印证了永远不要流露自己真实情绪的定理,还有,考虑了一下自己的未来,我在现实中的资本贫瘠得很。

    回哈,满脸爆豆,路上仍然有人瞎眼搭讪。下车后直奔约会地点,与寝室的兄弟们吃喝嫖赌一夜,酒第一次没喝HIGH。在KTV,站在屏幕前扭屁股,我重拾对王菲和陈小春的喜爱,仍然没有唱到《蔓延》,按摩按到满腹心事,我依然想撒娇,早晨起来后在一群胡须稀少的大叔面前很自豪地刮胡子,由于起来太早而没去屈臣氏买痘痘针。

    然后呢,就回到开头,我睡了两小时,从未知的梦醒后,肯定了自己仍然焦虑的现实。

    本少依然很焦虑,半夜下楼得瑟,四处散步,脚步坚定得像一颗墨西哥沙漠里仙人掌般跟现实死磕,另一方面,脆弱到动画片都能热泪涟涟,这一点很像满腹心事的19岁。

    我们为之难过的,都是幻觉,这一切都会过去,我不断告诉自己。

  • 可能是几年之中内伤最终的一段时期, 死挺着,跟Y斗!

    1\十年之前的心情跟现在很像,耿耿于怀,不能自已,当时靠给自己写信解决那段难熬的成长时期,现在看那些厚厚的丑丑的字,仍然感动,可是回想起来那时的人和事,现在早已不觉得怎样。甭把事情当成事,我们对过去念念不忘,无非是现实能转移注意力的事情太少而已,甭怕,要不好好活,要不好好死。

    2\梦一。云游四海,路过某个小镇,那里存在着奇妙的,可以漂浮在空气中的昆虫,类似三叶虫和水母一般,喜爱在人们的脚附近伸开美丽的柔软的漂浮触须。我将这种珍惜的植物介绍给世界,贪婪和蠢人多了,竟然开始解剖这种昆虫,我亲眼见到有人解剖这种内向而美丽的空气水母们,让我很生气,大声地骂了他们,于是,他们开始跟踪我的旅行,我开始跟他们斗智斗勇。

    3\梦二、我与另外一人,竞争某个文艺团体的职位。当威武的考官以十倍于我的身高,站在舞台中间问我俩问题,我觉得竞争对手也不怎样,于是我回答得很文艺很闷骚,表现过头,被刷掉,后来遇到某评委,他说,如果我表现的更低调一些,也许我就能得到这个职位,解决了北京户口问题。

    4、饿,睡觉不及时,毁容仍然存在。

    十一回家,有事烧纸。

  • 亦舒的小说《阿修罗》,十分恐怖,若固步自封,必然遭女主角的讨厌,魔一般纷纷遭殃,小说的结尾,神奇的阿修罗能力消失后,女主角却在另一位少女身上发现这种阿修罗的品质。小说戛然而止,女主角最终的命运不言而喻。

    05年写的东西,一切还未完成,那时候,我也是阿修罗,当然一物降一物,受伤之后,蛰伏至今,恐怖无所得。

    阿修罗的朋友们

    亲爱的赵赵:

    典型的阿修罗男丑女美,善妒,你若不讨之欢心,必遭殃。

    我还没有成为阿修罗的资格,然而,我甚是怀疑,某个不为人知的时刻,我弱智一般地走天真路线,自以为可爱,然而伟大的阿修罗同学微服私访,不幸路过我旁边,瞅了瞅我,实在忍不住,口吐莲花般地说了一声傻逼,无比坚定。于是乎,自小就是倒霉孩子的我的某些命运开始旋转,变异的阿修罗气息就这样产生

    自小时候起,除非鸿运当头,与我亲近的人,生活必将有一点灰色。

    好像是一出荒诞剧一样,那些曾经的伙伴朋友,在不同个时期,悄悄地被正常的轨迹抛弃。

    童年时,哥哥自幼早熟。多少年后,他依然记得他老弟出生的时候,像一只水淋淋的鸭子。

    他不带我玩。喜欢我的,是邻家的小姐姐们,同龄人,只有男孩小宝。

    记忆里,小宝爸爸宛如旧时代的英俊小生,妈妈云发环绕,眉宇妩媚动人。现在我都觉得,那样迟钝的深北小城,怎么会这样的好看的夫妇。小宝遗传父母优势外,又聪明伶俐,无论怎样看,都是异常美好三口之家。小宝家境十分好,记忆最深刻的,是小宝妈妈每天下班必给小宝带那种荔枝味道的饮料,当时觉得甜美无比。我好静,擅长自言自语,小宝倒也能和我和得来,大我们一岁的亮亮,他奶奶家后院有菜园,我和小宝经常跑到那里玩,现在想想,无非是一些模拟动画片剧情之类的假扮游戏。到了上学前班的年纪,小宝不爱写作业,我飞快地把生字抄完后,还要给他多誊一片,若是碰到算术,我只会加法,重新誊写时候必让老师发现。我讲义气,被老师骂完后,我们两个背着一样的书包,依旧蹦蹦跳跳地回家。

    开始上小学一年级,然而给小宝作了太多作业,小宝几乎不会什么,不得不继续留在学前班。小宝的童年快乐嘎然而止,从这一年开始,小宝的父母吵架超得很凶。父母吵架的时候,小宝不敢跑太远,我们两个只好蹲在他家门口,用小棍乱画。事实证明,如童话般美好的男女伴侣在现实中不经用,小宝父母很快离婚,小宝爸爸给小宝找了一个后妈。那个时候还是九十年代初,一切遵循传统,后妈在那个时代还不是那么可爱人物,我的记忆里,从来没有见过小宝的继母,她似乎永远在睡午觉,比杨奶他家的母猪还要懒惰,而小宝的爸爸也沾染上新欢的习惯。一向穿戴洋气的小宝开始没人照顾,很冷的时候,他还穿着去年款式的儿童皮夹克,穿得太久,皮子有很多白色的裂纹。

    80年代中期出生的小孩,小学都是一个太过冗长的时期,抄了太多的生字,错了太多的数学题,有太多早熟聪明的小孩。父母兄长一直无瑕关心我的感受,上学之后,我仿佛从封闭的密室转移到繁华的大观园,并醉心于小学的热闹之中,每天想着怎么让老师喜欢,如何赢得更多的玩伴。

    犹如上火车般,小宝就差一步,火车开了,载着我往前走,错过一站,童年的玩伴就此分道扬镳。

    后来的后来,完全是听说的,如同剧情老套的电视剧,离婚后的小孩被继母嫌弃,小孩顺理成章地和妈妈住,顺理成章地沦落,顺理成章地毫无悬念地找了份工作。

    童年的伙伴,都是用来怀念的,他们的作用仅仅是童年回忆单元剧的中演员,剧情结束了,也就算了,他们的结局开始与我们无关,即使在我们成长的过程中一个一个遗失,我们也会装作毫不知情的样子,继续往前走。

    身边蛰伏着催人长大的阻击手,他们专门击毙那些不愿长大的潘彼得们,然后把他们的尸体埋葬在某个时期,永远不见。

    现在想起,见到小宝的最后一面,我已经上初中,在阡陌小巷处遇到,还很电影地保持一定距离停在那里辨认一下,我身上已经穿着刚刚发的新校服,瘦了一些,说话大概清楚了一些。我们客气地对话,丢失了那么多年童年的气息,小宝一如早早辍学的孩子,有很多不满;我一如很多乖乖读书的宝贝,对未来充满希望。

    然后,很漠然的分别,以后再也没见到。小宝成为我阿修罗灾难历史上的第一人。

    小学的班主任是校长的女儿,把学前班所有好看可爱的小孩都拢落到自己班上。幼时的我算是白净可爱,然而我嘴笨,老师比较喜欢航那样又漂亮又聪明的孩子,每次中队会上,航总是神气地打队旗的那个,受人瞩目。更让我羡慕的是,他身后跟着的那两个好看小姑娘,是我当时极喜欢的,现在仍然记得,一个叫张爽,一个叫吴淑华。上小学一年级,我偶然发现张爽会用乘法,异常崇拜。下课时候,我心怀鬼胎地找她玩,男生经常哄我。而她一头小男孩的短发,长得实在好看,即使长大后看小学时候的照片,她的好看依旧盛气凌人般地透过照片压过来。叫吴淑华的那个小姑娘,曾经是我一个同桌,漂亮娴静,上课经常掐我,由于上思想品德课我俩说话,她差点当不上小组长,我十分内疚,上中学的时候已经水灵得不像话。航未知我这些心思,他的小学时代是神奇的,他只管自己开心。幼时我们两个家离得很近,经常放学一块玩。航的妈妈在银行工作,长得非常像《梦醒时分》的陈淑桦,年轻漂亮,很知性,他爸爸也很帅。大人不在家,航偶尔给我看那航妈妈的集邮册,大本大本,异常绚烂。他家好像永远混有一股炸鱼的味道,现在想想,或许是他家吃饭的桌子永远不收拾的原因。

    也算共患难过。冬天,我们去踩公园的白雪玩,被一群坏孩子劫持,或许说诱骗走了外套、毛衣和鞋子,他们说要去打架,怕把衣服弄脏,所以穿我们的。他们问我俩家住在哪里,航很聪明,说非常近,我说你别撒谎了,咱们家离这里挺远的。我的天真顺利地给他们信心,后来我们的衣服被扒走,穿着那群孩子的破衣服哭着回家。妈妈很心痛,因为我那件毛衣是新的,她织了好长时间,为了惩罚我的愚笨,她重新织了一件非常难看的毛衣给我穿。老师知道衣服被劫的事情后,不但不安慰我们两个,还罚我们两个人的站,可是为什么罚我们两个人的站,我们是受害者阿,现在看来,或许是班主任刚刚失恋的原因,这件事情还不算BT

    运动会上,参加项目比较多是一项荣誉,航也出风头,他跑得快.航经常赢得一堆奖品,而我属于那种光会坐板凳吃的那种,只会羡慕跑得飞快的航,仍然记得他跑的时候,总是面目狰狞,屁股厥得老高。

    小学的时光,我没心没肺,父母算是溺爱我,没想让我成为伟大人物,而对哥哥要求很高。把哥哥弄到当地最好的初中就读后,并没发现有起色,我小学毕业的时候干脆听之任之,安排去离家极近的一所普通中学上学。学校离北山不远,地势很高,学校附近的路高唱山路十八湾,下雨的时候,垃圾堆满了街道,上学的时候需要小心裤腿脚。小学同学多数都进入了这所平庸得很的学校。航与我同班,我不怕没人玩。

    我开始学习正常少年应该经历的一切。身体不断长高,幼时的婴儿肥逐渐消失,下巴的绒毛越来越长。要好的女生转学到另外一个城市时留给我的信我老是觉得怪怪的,后来才知道那是我第一次接到情书。我心里有一个很大很大的梦想,膨胀得似乎超过我的身体,尽管我说不出是什么,但是我隐约觉得我应该更好。那个时候锐气开始出来,成绩渐渐有了起色。我并不聪明,成绩单上靠前的排名算是给我信心。

    然而,阿修罗效应还是那样出来,跟我比较亲密的伙伴,竟然全部没有坚持到毕业。王雷和张和东对学业一点兴趣也无,很快辍学,刘祥华和别人打架后,就转学了。我与他们失去了联系,多年以后,和张和东取得了联系,满精神的小伙子已经开始掉头发,在上海无所事事地呆着。

    哈哈,航呢,他怎么样。

    而我幼时伙伴航,他依旧有那么多的渠道可以撒娇,聪明而漂亮的男孩似乎一直有这样的特权。

    现在来看,那是他最好的时代。

    写到这里,我舌头上的溃疡开始疼,这真叫人难受,我是如何开始溃疡的?

    亲爱的赵赵,有时候有些事情都是突然间转变的。上大学后,一向让大家喜爱并纵容的伙伴,突然让所有人都叹息。高中开始,那个如同一棵树般英俊的男孩子航开始愤愤不平,或许是一向良好的家道开始中落,或许是自己的生活一团糟看不到希望。依旧是美好的五官,然而当年那种咄咄逼人的英气就此减退,当年浓密的头发,也成为现在颓然的荒草。高中的不适应没有让他没有任何的资本去挑出那个毫无斗志的圈子,整个人的气息开始潮湿起来。男孩子的相貌就是这样奇怪, 比女孩子更容易更容易颓掉,所以,我们可以看到,那些少年时期过于漂亮的人物,最终像过了繁茂期的植物,单调地成为大众中不起眼的一部分。曾经花一样美好的男孩子就此死去,代替活着的只是一个善于抱怨和不甘的普通男孩子。事实就是这般残酷。

    最让人难过的是,我变得自私,对于航的变化,仅仅是微微叹了一口气,然后迅速地转身。人人都说我长情,都说我重感情,其实我是最残酷的一个,我冷眼看一个人从遗失的美好到坠入凡间的平庸,连脸色都不变。也许是骨子里的倒霉气息让我对此荣辱不惊,花时间感叹物是人非,对不起,还不如对自己好一些,因为世道已经容不得我兼顾其他。我少年时航瘦成一只狼的不如意时代开始了,而我已经考上当地最好的高中。我犹如偶然进入大观园的幼稚书童,身边流连的人与事让我每天都在震惊中度过。班主任脸色冷漠得泛青,只对家事良好的学生感兴趣,我身边的同学要不聪明绝顶要不非富则贵,一向在干净而简单的人际圈子里面成长的我开始给自己补课,亲爱的赵赵,我已经悄悄地和过去说再见了。再见了,我童年的伙伴小宝,再见了,我少年时的好朋友航。我也会被其他阿修罗视为不上进的朋友,从而被留在记忆的的那里被遗忘。

     ……(未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