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3/13

    Tag: 赵赵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dodoroc-logs/2054677.html

    亲爱的维尼:

    我跟没跟你说过,三月的哈尔滨其实非常冷。

    一些不太过分厚的冬装,还是需要穿在身上的。

    你穿过楼宇,风突然穿过去,不留痕迹,只剩下你耳朵持续的嗡嗡响。

    寝室因为在最边上,因此有两个暖气,近日,屋里空气热得要命,临睡前开着窗户,透些来冷空气。

    然而仍然热,裸睡仍然热。

    睡得很难受,做梦都奇怪。

    考上电影学院后,和全系的人站在一片荒地上。

    老师问的问题都非常腐朽,其他人答得都不好。

    我狡诈得很,故意答得很有手段,心里却想出风头。

    最后,解散,我本想和其中一个老师说话,最后却不得不扶着谢飞老头下山坡。

    会解梦的人,请帮我解梦。

    下午为了写论文,去找导师,导师觉得我论文提纲写得太简单,虽然没说,眼角已经带出了这位到,中年男子就是狡猾的人群。

    最后,与他聊了一会天,我发现,自己越来越缺乏表达能力了,心里有很多意思,却堆积在那里,词不达意。

    应该听导师的,自己应该看些书,积累一下了。

    明天有一个些纪录片文案的活儿,考虑了一个晚上,最后还是决定明天去看看。

    若是做些片子,自己心里应该有些底气。

    越来越想把英语学好了。

                                                                        该剪头发的赵赵

    分享到:

    评论

  • 这里冷的时候多,

    所以棉衣必不可少.

    只要适应了,习惯了

    不仅仅是寒冷,寂寞也会被融化的...
  • 你是真的好能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