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3/03

    哪有那么多桌子可拍 - [自我治疗]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dodoroc-logs/36005137.html

    最近的枕边书,是封面设计得很C的几本亦舒的散文集,工作时突然想到其中一篇,是,哪有那么多桌子可拍。

    可是,人生总得拍一次,才能试出自己的涵养及幼稚。

    哈尔滨冬季十分干燥,夜晚睡觉时忍不住挖鼻孔,终于醒来后左边鼻孔肿起来。

    做了一个很苏童的梦,民国年间,出生与妓院的少女终于迈向母亲的老路,经历三个男人后终成正果,诡异地是其中还有一个王力宏,囧。。。由于这个梦的氛围不差《海上花》或者游园惊梦,我忍不住醒过来把这梦记下,诡异地光着身子,在依然有点凉的半夜两点,将梦记述在笔记本上,真是上进&有前途。

    《宋定伯捉鬼》,题目够魔幻的,取自看过黑泽明的《梦》后,自己梦到关于狐狸娶亲时的梦,若是虚构此少女充满灵异的事件,如我鬼压床一般的经历,还蛮搭的,哼哼。

    若是积蓄能存够,兼并今年目标完成,拍下桌子,写小说也是不错的过法。

    我头发剪短了,并和小刚开始商讨,如何将我的头发剪到最短。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寸头男……很容易成为民众们的性幻想对象!
    回复Pius说:
    我05年之前一直是寸头,哎,难道大家都不说?
    2009-03-04 10:26: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