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10/30

    他说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dodoroc-logs/3731822.html

    他说,长期的蛰伏之后,身体渐渐恢复,狠狠地洗澡,花了一下午时间蹂躏头发,寻找以前丢失的小龟玩偶手机链,在哈尔滨清冷的秋季夜晚,他走在街上,竟然有了微微的快感,为这样对自己好。

    他说,那忽然的梦魇犹如黑影一样将要扑过来,他有经验的赶快惊醒,下床喝水,继续睡下去,荣辱不惊。

    他说,戒除烟酒,多食素食,每隔几日便去采购水果酸奶,作息正常,除却偶尔的溃疡,一切都很好,苍白的脸色渐渐有了血色。

    他说,渐渐,语言只是一种表达的工具,他越来越享受安静的力量,并不为自己的安静为耻。

    他说,日子过得太贫乏,他还是缺少一些经历,若是有些岁月的积累,他就不怕那洪荒的时间吞噬了自己。

    他说,与多日的朋友聚会,他大声说笑,懂得适时的沉默,是懂得享乐的世俗分子,话多得可怕,然而不经意一回头,眼泪差点掉下来,他自己都有些差异,怀疑是面孔太僵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不敢晚上在大街上走,太寂寞
  • 我怎么这么喜欢你写的东西 感觉我自己写的那些有意境多了 要不我辞职算了 呵呵
  • 亲爱的赵赵,越发觉得这是一个不能够再认识新朋友的年代。老朋友们都在远去,却没有新朋友补充过来。这很让人难受。

    想与你说话。很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