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9/27

    阿修罗的朋友们(未完成) - [字的灰烬]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dodoroc-logs/47226687.html

    亦舒的小说《阿修罗》,十分恐怖,若固步自封,必然遭女主角的讨厌,魔一般纷纷遭殃,小说的结尾,神奇的阿修罗能力消失后,女主角却在另一位少女身上发现这种阿修罗的品质。小说戛然而止,女主角最终的命运不言而喻。

    05年写的东西,一切还未完成,那时候,我也是阿修罗,当然一物降一物,受伤之后,蛰伏至今,恐怖无所得。

    阿修罗的朋友们

    亲爱的赵赵:

    典型的阿修罗男丑女美,善妒,你若不讨之欢心,必遭殃。

    我还没有成为阿修罗的资格,然而,我甚是怀疑,某个不为人知的时刻,我弱智一般地走天真路线,自以为可爱,然而伟大的阿修罗同学微服私访,不幸路过我旁边,瞅了瞅我,实在忍不住,口吐莲花般地说了一声傻逼,无比坚定。于是乎,自小就是倒霉孩子的我的某些命运开始旋转,变异的阿修罗气息就这样产生

    自小时候起,除非鸿运当头,与我亲近的人,生活必将有一点灰色。

    好像是一出荒诞剧一样,那些曾经的伙伴朋友,在不同个时期,悄悄地被正常的轨迹抛弃。

    童年时,哥哥自幼早熟。多少年后,他依然记得他老弟出生的时候,像一只水淋淋的鸭子。

    他不带我玩。喜欢我的,是邻家的小姐姐们,同龄人,只有男孩小宝。

    记忆里,小宝爸爸宛如旧时代的英俊小生,妈妈云发环绕,眉宇妩媚动人。现在我都觉得,那样迟钝的深北小城,怎么会这样的好看的夫妇。小宝遗传父母优势外,又聪明伶俐,无论怎样看,都是异常美好三口之家。小宝家境十分好,记忆最深刻的,是小宝妈妈每天下班必给小宝带那种荔枝味道的饮料,当时觉得甜美无比。我好静,擅长自言自语,小宝倒也能和我和得来,大我们一岁的亮亮,他奶奶家后院有菜园,我和小宝经常跑到那里玩,现在想想,无非是一些模拟动画片剧情之类的假扮游戏。到了上学前班的年纪,小宝不爱写作业,我飞快地把生字抄完后,还要给他多誊一片,若是碰到算术,我只会加法,重新誊写时候必让老师发现。我讲义气,被老师骂完后,我们两个背着一样的书包,依旧蹦蹦跳跳地回家。

    开始上小学一年级,然而给小宝作了太多作业,小宝几乎不会什么,不得不继续留在学前班。小宝的童年快乐嘎然而止,从这一年开始,小宝的父母吵架超得很凶。父母吵架的时候,小宝不敢跑太远,我们两个只好蹲在他家门口,用小棍乱画。事实证明,如童话般美好的男女伴侣在现实中不经用,小宝父母很快离婚,小宝爸爸给小宝找了一个后妈。那个时候还是九十年代初,一切遵循传统,后妈在那个时代还不是那么可爱人物,我的记忆里,从来没有见过小宝的继母,她似乎永远在睡午觉,比杨奶他家的母猪还要懒惰,而小宝的爸爸也沾染上新欢的习惯。一向穿戴洋气的小宝开始没人照顾,很冷的时候,他还穿着去年款式的儿童皮夹克,穿得太久,皮子有很多白色的裂纹。

    80年代中期出生的小孩,小学都是一个太过冗长的时期,抄了太多的生字,错了太多的数学题,有太多早熟聪明的小孩。父母兄长一直无瑕关心我的感受,上学之后,我仿佛从封闭的密室转移到繁华的大观园,并醉心于小学的热闹之中,每天想着怎么让老师喜欢,如何赢得更多的玩伴。

    犹如上火车般,小宝就差一步,火车开了,载着我往前走,错过一站,童年的玩伴就此分道扬镳。

    后来的后来,完全是听说的,如同剧情老套的电视剧,离婚后的小孩被继母嫌弃,小孩顺理成章地和妈妈住,顺理成章地沦落,顺理成章地毫无悬念地找了份工作。

    童年的伙伴,都是用来怀念的,他们的作用仅仅是童年回忆单元剧的中演员,剧情结束了,也就算了,他们的结局开始与我们无关,即使在我们成长的过程中一个一个遗失,我们也会装作毫不知情的样子,继续往前走。

    身边蛰伏着催人长大的阻击手,他们专门击毙那些不愿长大的潘彼得们,然后把他们的尸体埋葬在某个时期,永远不见。

    现在想起,见到小宝的最后一面,我已经上初中,在阡陌小巷处遇到,还很电影地保持一定距离停在那里辨认一下,我身上已经穿着刚刚发的新校服,瘦了一些,说话大概清楚了一些。我们客气地对话,丢失了那么多年童年的气息,小宝一如早早辍学的孩子,有很多不满;我一如很多乖乖读书的宝贝,对未来充满希望。

    然后,很漠然的分别,以后再也没见到。小宝成为我阿修罗灾难历史上的第一人。

    小学的班主任是校长的女儿,把学前班所有好看可爱的小孩都拢落到自己班上。幼时的我算是白净可爱,然而我嘴笨,老师比较喜欢航那样又漂亮又聪明的孩子,每次中队会上,航总是神气地打队旗的那个,受人瞩目。更让我羡慕的是,他身后跟着的那两个好看小姑娘,是我当时极喜欢的,现在仍然记得,一个叫张爽,一个叫吴淑华。上小学一年级,我偶然发现张爽会用乘法,异常崇拜。下课时候,我心怀鬼胎地找她玩,男生经常哄我。而她一头小男孩的短发,长得实在好看,即使长大后看小学时候的照片,她的好看依旧盛气凌人般地透过照片压过来。叫吴淑华的那个小姑娘,曾经是我一个同桌,漂亮娴静,上课经常掐我,由于上思想品德课我俩说话,她差点当不上小组长,我十分内疚,上中学的时候已经水灵得不像话。航未知我这些心思,他的小学时代是神奇的,他只管自己开心。幼时我们两个家离得很近,经常放学一块玩。航的妈妈在银行工作,长得非常像《梦醒时分》的陈淑桦,年轻漂亮,很知性,他爸爸也很帅。大人不在家,航偶尔给我看那航妈妈的集邮册,大本大本,异常绚烂。他家好像永远混有一股炸鱼的味道,现在想想,或许是他家吃饭的桌子永远不收拾的原因。

    也算共患难过。冬天,我们去踩公园的白雪玩,被一群坏孩子劫持,或许说诱骗走了外套、毛衣和鞋子,他们说要去打架,怕把衣服弄脏,所以穿我们的。他们问我俩家住在哪里,航很聪明,说非常近,我说你别撒谎了,咱们家离这里挺远的。我的天真顺利地给他们信心,后来我们的衣服被扒走,穿着那群孩子的破衣服哭着回家。妈妈很心痛,因为我那件毛衣是新的,她织了好长时间,为了惩罚我的愚笨,她重新织了一件非常难看的毛衣给我穿。老师知道衣服被劫的事情后,不但不安慰我们两个,还罚我们两个人的站,可是为什么罚我们两个人的站,我们是受害者阿,现在看来,或许是班主任刚刚失恋的原因,这件事情还不算BT

    运动会上,参加项目比较多是一项荣誉,航也出风头,他跑得快.航经常赢得一堆奖品,而我属于那种光会坐板凳吃的那种,只会羡慕跑得飞快的航,仍然记得他跑的时候,总是面目狰狞,屁股厥得老高。

    小学的时光,我没心没肺,父母算是溺爱我,没想让我成为伟大人物,而对哥哥要求很高。把哥哥弄到当地最好的初中就读后,并没发现有起色,我小学毕业的时候干脆听之任之,安排去离家极近的一所普通中学上学。学校离北山不远,地势很高,学校附近的路高唱山路十八湾,下雨的时候,垃圾堆满了街道,上学的时候需要小心裤腿脚。小学同学多数都进入了这所平庸得很的学校。航与我同班,我不怕没人玩。

    我开始学习正常少年应该经历的一切。身体不断长高,幼时的婴儿肥逐渐消失,下巴的绒毛越来越长。要好的女生转学到另外一个城市时留给我的信我老是觉得怪怪的,后来才知道那是我第一次接到情书。我心里有一个很大很大的梦想,膨胀得似乎超过我的身体,尽管我说不出是什么,但是我隐约觉得我应该更好。那个时候锐气开始出来,成绩渐渐有了起色。我并不聪明,成绩单上靠前的排名算是给我信心。

    然而,阿修罗效应还是那样出来,跟我比较亲密的伙伴,竟然全部没有坚持到毕业。王雷和张和东对学业一点兴趣也无,很快辍学,刘祥华和别人打架后,就转学了。我与他们失去了联系,多年以后,和张和东取得了联系,满精神的小伙子已经开始掉头发,在上海无所事事地呆着。

    哈哈,航呢,他怎么样。

    而我幼时伙伴航,他依旧有那么多的渠道可以撒娇,聪明而漂亮的男孩似乎一直有这样的特权。

    现在来看,那是他最好的时代。

    写到这里,我舌头上的溃疡开始疼,这真叫人难受,我是如何开始溃疡的?

    亲爱的赵赵,有时候有些事情都是突然间转变的。上大学后,一向让大家喜爱并纵容的伙伴,突然让所有人都叹息。高中开始,那个如同一棵树般英俊的男孩子航开始愤愤不平,或许是一向良好的家道开始中落,或许是自己的生活一团糟看不到希望。依旧是美好的五官,然而当年那种咄咄逼人的英气就此减退,当年浓密的头发,也成为现在颓然的荒草。高中的不适应没有让他没有任何的资本去挑出那个毫无斗志的圈子,整个人的气息开始潮湿起来。男孩子的相貌就是这样奇怪, 比女孩子更容易更容易颓掉,所以,我们可以看到,那些少年时期过于漂亮的人物,最终像过了繁茂期的植物,单调地成为大众中不起眼的一部分。曾经花一样美好的男孩子就此死去,代替活着的只是一个善于抱怨和不甘的普通男孩子。事实就是这般残酷。

    最让人难过的是,我变得自私,对于航的变化,仅仅是微微叹了一口气,然后迅速地转身。人人都说我长情,都说我重感情,其实我是最残酷的一个,我冷眼看一个人从遗失的美好到坠入凡间的平庸,连脸色都不变。也许是骨子里的倒霉气息让我对此荣辱不惊,花时间感叹物是人非,对不起,还不如对自己好一些,因为世道已经容不得我兼顾其他。我少年时航瘦成一只狼的不如意时代开始了,而我已经考上当地最好的高中。我犹如偶然进入大观园的幼稚书童,身边流连的人与事让我每天都在震惊中度过。班主任脸色冷漠得泛青,只对家事良好的学生感兴趣,我身边的同学要不聪明绝顶要不非富则贵,一向在干净而简单的人际圈子里面成长的我开始给自己补课,亲爱的赵赵,我已经悄悄地和过去说再见了。再见了,我童年的伙伴小宝,再见了,我少年时的好朋友航。我也会被其他阿修罗视为不上进的朋友,从而被留在记忆的的那里被遗忘。

     ……(未完成)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时间好残酷。
    美好的回忆只留给有心人。
    回复尖尖说:
    我怕我也成为别人的美好回忆。
    2009-10-06 21:5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