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10/06

    我们为之难过的,都是幻觉 - [自我治疗]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dodoroc-logs/47747086.html

    睡了两小时,到了中午,我还未从混沌的梦中苏醒,好一段时间才肯定自己已经回来的状况。

    这些天我干了什么?

    回家,与老赵及丁香面前扮作不靠谱的小儿子,在亲戚面前假笑,顶着满脸爆豆与朋友见面,被亲戚朋友三番五次地赠与治疗痘痘的各种稀奇古怪的药物.关于心灵成长,再次印证了永远不要流露自己真实情绪的定理,还有,考虑了一下自己的未来,我在现实中的资本贫瘠得很。

    回哈,满脸爆豆,路上仍然有人瞎眼搭讪。下车后直奔约会地点,与寝室的兄弟们吃喝嫖赌一夜,酒第一次没喝HIGH。在KTV,站在屏幕前扭屁股,我重拾对王菲和陈小春的喜爱,仍然没有唱到《蔓延》,按摩按到满腹心事,我依然想撒娇,早晨起来后在一群胡须稀少的大叔面前很自豪地刮胡子,由于起来太早而没去屈臣氏买痘痘针。

    然后呢,就回到开头,我睡了两小时,从未知的梦醒后,肯定了自己仍然焦虑的现实。

    本少依然很焦虑,半夜下楼得瑟,四处散步,脚步坚定得像一颗墨西哥沙漠里仙人掌般跟现实死磕,另一方面,脆弱到动画片都能热泪涟涟,这一点很像满腹心事的19岁。

    我们为之难过的,都是幻觉,这一切都会过去,我不断告诉自己。

    分享到:

    评论

  • 你去看麦田了没~黄觉变成了小胡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