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10/17

    In to you for sth - [字的灰烬]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dodoroc-logs/48579804.html

    1\第94遍看《舞舞舞》,向五反田告之曾经共同扫雪的高级妓女咪咪被人勒死了,五反田体内的疲惫被这个消息震惊,“但即使是疲劳,在他身上也不失其魅力,一如人生的小配件。当然这样说是不够公允的,他的疲劳和伤感也并非演技。这点我看得出来,只不过他的一举一动无不显得优雅得体而已。恰如传说中点物成精的国王。”

    看懂了,大概在拥有强烈第六感的雪指出杀死咪咪的恰巧是这位英俊的五反田之前,“我”大概早已察觉了五反田是凶手,只不过自身残缺的“我”不依常规继续而已。

    把村上大叔的小说当成细节控的功课,其实很无聊,我还是更爱边读小说边发呆而已。

    例如,躲在老旧的7610的电子书里,我又读到“我”与雪去夏威夷的那段,雪说的很对,夏威夷与札幌有何不同呢?又不是去加德满都。满身涂满椰子油,躺在夏威夷的海边,这让我很是羡慕。

    我也应该晒得黑一点,有时候路过街边橱窗,一个白脸影子闪过,自己看了都觉得伤感。“小白脸”,某人每次看完洗过脸后的我,总是不胜爱意地说上一句,现在想起,心徜徉在记忆里晃荡得很舒服。除却老赵丁香,在洗完脸后说出这种印象的生物,只有你了。

    我为什么这么喜欢你呢,其实无非是你话不多,睡觉时的样子像小孩,皮肤比我好,犹如日本人一样的半截眉毛。至于你太爱干净这点,因为大赵洁癖和我太邋遢的关系,总是在记忆的波涛里上下起伏挑逗着我无法遏制的难过。一切都是虚幻,经书上这么说,但我们为之难过的,无非是这些旁人甚至你都不在意的细节,万劫不复,无以为虚。

    2\《舞舞舞》看了太多遍,烦闷得让我日益想念《寻羊历险记》,但仍然朝着看100遍的快感读下去的念头,无非是我目前生活,和《舞舞舞》中的我太像了,自身意识开始残缺,我们都需要一个由美吉来支持自己继续在高度发达的资本主义下舞动下去。另,我也是文化扫雪工,用文字拂上一层灰,虽然无济于事,但那是可以依靠的资本。

    3\梦。大学的生存环境搬进我小学的操场,好多个班级,我记得你在七班,跑向这个队列,仔细的看每个人的面孔,我知道来不及了,不是因为梦中的校长主任要抓捕破坏队形的我,而是我意识到这是梦,我快被这股伤感的暗涌折腾醒了。

    4\继续说村上,如果要长期生活在《海边卡夫卡》里大岛在山上拥有的那间简朴的小木屋,带上《1973年的弹子球》、《舞舞舞》及《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那就会挺好一阵子吧。我还是觉得若把村上的小说拍成电影,除却《东京奇谈录》那些短片,最适宜的人选,还是加赖亮。。。。。哀悼陈英雄的《挪威的森林》里的男主角竟然是L。。。。不是不好,只是加赖亮那闷骚的样子,不参与,就浪费了。

    分享到:

    评论

  • 最近重新看《怪鸟行状录》。。只是第二遍而已,可是都不如原来那么大的瘾……你说的看过99,100遍是真的么?
    大叔笔下的日本,让人觉得中国变得和它越来越像了。
    PS:
    你也换上了这个简洁的模板,真是好眼光~(和我的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