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12/11

    楼上的声音 - [身边人]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dodoroc-logs/53488381.html

    楼上的小夫妻将近一年的摇床声音终于得到回报,一个婴儿啼哭的声音加入了他们。从此以后,我的夜晚安宁,但早晨总被婴儿啼哭惊醒。

    过不多久,早晨又加入了老女人的声音,声音低沉而富有杀伤力,我就确认婴儿的奶奶应该与小夫妻住在一起,为什么不说是婴儿的姥姥呢?我曾经听过两个女人互骂的声音,是那种彼此厌恶对方的模式,很符合婆媳关系的猜想。

    女人谩骂的功力,仍然是生活赠与的,刚刚做妈妈的年轻女人当然不擅长此道。透过隔音效果非常不好的天花板,大概得知,婴儿便便的时候,做饭的老女人看小女人不愿动手,啰嗦几句。婆媳关系与核武器是人类同样惧怕的双生花,两女遂吵了起来,虽然小女人声音的气势很坚强,就跟孙红雷演戏一样用力,但仍然不谙吵架的功底,与老女人对吼几句便气势弱了下来,变成一个杂牌子的复读机,“我不管了我不管了爱管谁不管。”老女人是论理+声势,效果非凡,连在楼下的我都觉得儿媳比我还不会吵架,开始支持婆婆。

    楼上的户型与我一样,三十多平米的一室一厅一厨,老式的格局,三个大人加一个婴儿住在一起自然有些磕磕碰碰。昨夜睡得太晚,整夜都夹在清醒与梦境的中间,尴尬不已地潜睡着,后来为楼上婴儿的啼哭惊醒。大概是婴儿又便便了,即使作为妈妈,小女人也依然觉得恶心,不断以江青的态势对着婴儿大口破骂,婴儿委屈,只得以哭声回击。整段戏份又被小女人牌复读机不断重复。大口破骂-婴儿哭,大口破骂-婴儿哭,如此坚持了半个小时,我终于完全不能在起床前再眯一个回笼觉了。

    大概小女人做得有些过分,炒菜的老女人隔岸观火,并不关心哭到嗓子都哑了的孙子,从半个小时的复读过程中能听出,并没有谁抱起哭泣中的小婴儿。最后,小男人终于不再隐身,斥责了小女人声。家中断水时,我曾去楼上借过水,第三次去后,比我矮一个脑袋的小男人便不耐烦了,我在他厌恶之语脱口而出之前离开,看他家陈旧的家具,也料想小男人经济基础甚弱,在妻子和母亲面前并不是心平气和的人。

    因此,他斥责小女人的声音就像是催化剂,于是剧情变成小男人小女人吵架&婴儿大鸣大放他无敌的哭声,如此循环了五十遍,彻底变成了妇孺的主旋律。

    而在此期间,我又开始在心里默默临摹一下你小时候的样子,毛茸茸的头发,很好看,跟我4岁时一样。

    下雪,雾大,早晨七点半天依然很黑,又一个难熬的日子来临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很有趣。
  • 女人的缺点是环境造成的..是吧!!!

    如果过的好一些,或许,爱可以多一些!!
    回复小N说:
    想让女人由水变成洗碗水,结婚吧。
    2009-12-20 18:23: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