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4/03

    如果受了伤,就喊一声痛 - [自我治疗]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dodoroc-logs/61538953.html

    “如果受了伤,就喊一声痛,真的,说出来,就不会太难过。”张悬的《儿歌》。

    其实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只是,太难过,难过到尽头,我开始看《超级星光大道》,哦,三帅的《望春风》真好,又拿高分了。然后,我开始看自己的BLOG,从2007年的此时开始看,那时的赵赵,还不知觉三年后要面对割肉挖心般的痛苦,那么近,那么远,即使我向上天祈祷一万次,也不可能。我又开始在天涯上看小章,哦,小章还是难过吧。跟她比起来,我的这点事情又算什么。

    三年过去,只有小章不会背叛我;三年过去,连小章也会如此摔倒,还有什么是永恒的呢。我看小章,小章,我和你一样,都会好一点的。刚刚的下午,在公交车上,我宛如一块会流泪的冰块,在突破零点的温度时赶快逃离人群,不让自己的窘状在人群中独孤。亲爱的小章,如果让你劝慰我,你肯定会说,这点小事也会让你这个大男人一样难过。

    2010年,4月3日,从此开始,10年里的每一天,都是捡来的,好好过,好好活。

    章子怡为什么能出名
    作者:李承鹏
    为了使这篇短文不会被弄得太娱乐化,我认为我应该把标题取成这样:《章子怡为什么能出名》——副标:从一件小事谈开去。够正统了。
      
    这个小事是突然想起的,因为我正在家里看《艺伎回忆录》,然后就想起了这位在最新款的福布斯上仍然风华正茂的女星,想起我曾和她吃过饭,还有张艺谋。共两桌人,杂七杂八谈论着刚刚上映的《我的父亲母亲》,有的人还因为尚未从悲情中走出来,仍有泪眼婆娑迹象。
      
    时间好像是一九九九年,反正就是《我》片首映的那天,张艺谋携章子怡前往我供职的报社做热线,然后在我的同事欧荣承(时任文化新闻部主任)的邀请下在一家叫“四方居”的川菜馆吃饭。二楼,老板受宠若惊,遴选精壮店小二数名分分钟站在包厢门口,作保卫状。
      
    那时章子怡还不出名,也就是一刚当上“谋女郎”的中戏女生,但当时她清唱了半首歌,凭此——我认为她今后一定出名,而且大红大紫,我当时转头对谭飞说:“这小女生如在江湖走动,见一个灭一个,谁都不是她对手”。当时谭飞不信,前些日子我们提起这段,作为娱乐专业人士的他向我竖大拇指。

    那时章子怡还不出名,一些娱乐记者一不小心还会把章子怡写成“张子怡”,真的,这不夸张,她坐在张艺谋左手边,黑不溜秋的,个子也小,甚至都不太像从美女如云的“中戏”出来的,倒有些像从某市曲艺团出来的,唱点地方小戏,或者干脆就是在大牌歌星屁股后面扭来扭去伴舞的那种小妞。
      
    忘了交待,张艺谋右手边坐的是当时还跻身“国内知名导演”之列的谢洪,就是那个拍了《京都球侠》的谢洪,在七八年前也是演艺圈局部地区一个有点雷声的人物。所以,章子怡在细心迎奉张艺谋的同时也迎奉着他。但是,她的迎奉一点都不像现在圈子里一些小明星那样肉麻,让人一看就知道小粉脸下面的目的是什么;小章却举止得体,也不做什么挟菜敬酒之类的凡举,只是在两位导演的话题中当一个话架子。比如,当张导想对谢导形容成都天气如何如何,但一两秒间又找不到最合适的词时,小章就会说“温暖、温润得让人想家”之类的话;再比如,当谢导想对张导表示某种欣赏却又不能说得太直接时,小章就会在不抢话头的前提下,说“其实最可怕的不是才气,而是对电影的一根筋那种劲儿”之类。

    做到张导这样的境界了,曲意奉承没用,拳打脚踢也没用,他什么人没见过?有用的是到位的点穴,比如“一根筋”就是高明的点穴。最重要的是,小章在名气很大的张导和名气显然次之的谢导面前,毫无厚薄之分,她对谢导极尊重,而且频频和谢导探讨电影艺术,作学生状。
      
    ——好了,现在她的戏上场了——当说起《京都球侠》时,章子怡不是和谢导玩虚的,说点什么“立意高远、悲壮感人”之类的话,而是说:“当我听到主题歌时,都快哭了,我至今还记得那首歌,唱起来让人热血沸腾”,谢洪那《京都球侠》差不多已上演十几年了,那是一部老电影,如果一部老作品突然被人提起当然会让作者感动,所以谢导看着她很专注,章子怡浅笑一下,放下筷子说:“谢导,你不信,我唱给你听一听”……然后她就非常准确非常投入地把三分之二以上的《京都球侠》主题歌唱出来,直到谢洪导演笑着打断她的歌声,谢导说:“好啊,唱得好啊,真想不到你这小姑娘还能把一百年前的那股子味儿唱出来”。
      
    我认为,这次清唱的效果不是证明章子怡能够唱出一首老电影的主题歌,那只能证明她记性好,或者喜欢看足球电影;它的巨大效果证明章子怡是一个很有心的女孩,而且知道什么时候把心用出来,细节决定成败,我认为坐在一旁的张艺谋一定会很满意,不是满意小章会唱歌,而是满意她如此尊重老导演,推而及之就会是——十几年以后,小章更是决计不会忘了《红高粱》甚至是《代号美洲豹》这样的主题歌,当然也就不会忘了他这位恩师。
      
    把心机上升到智慧,是为大人物,而不是小女子。
      
    那天我是作为一个足记被邀请去助兴的,为了表示懂点艺术,我向张艺谋请教了关于片中黑白与彩色基调逆转使用的原因,向张导敬了一杯酒,小章很懂事,对我这样的俗人也表示了足够的尊重,我和张艺谋说话,她认真地听,大概有两分钟。
      
    章子怡为什么能出名,虽然坊间有人指责她不够漂亮,演技也一般,主要是会“来事儿”等等,但我觉得这不公平或者说没有从现象看本质,中戏、北电那么多神仙一样的人儿,为什么一个黑不溜秋的章子怡就蹿到了最高峰,是因为她“把心机上升到智慧”,细节绝对决定成败。
      
    如果还不明白,我再举一个上海滩大佬杜月笙的例子:
      
    杜月笙开始只不过是一小弟,但有一手绝活儿,削鸭梨。他能够一刀下去不断皮就把整只鸭梨的皮给削下来,薄薄的一长根很好看。而且这手绝活儿在关键时刻起了作用,让江湖上当时的宗师级前辈一眼看好,觉得此人能成大器。
      
    始有杜月笙,始有章子怡。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