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5/24

    大理一日,世外千年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dodoroc-logs/64135225.html

    是像老子一样入世,还是像庄子一样出世,我没想好,也不去想。

    开,往城市边缘开,坐出租车去昆明火车站,在奇形怪状的人群中挤进去大理的火车。

    5月20日,11:00am,我隐身于人群之中,闭上眼睛,一觉醒来,已是大理。

    5月21日,在鬼佬聚集的人群中,我长了一张很受大理旅行团的拉客导游及同车一起去LOLI的脸。我不停地说,谢谢,我订好旅店了;对,我也去大理,我订好地方了。从下关步行至大理古城的博爱路,入住新四季国际青年旅舍,一路跟随我的小LOLI发现我太过冷漠,但听了我的话,入住四人间后,便迅速消失。

    大理古城第一日,出门后,我直接在旅舍旁边的小店,买了一双罗马式绑带拖鞋,即使曾深爱某人,也没让我让自己的脚趾深受夹脚拖鞋的蹂躏。其实我更喜欢另外一双黑色的,但是鞋子跟谈恋爱一样,只是外表和谐,如果不舒服,那又有什么选择的必要呢。

    古城内乱走,赖在旅馆的大厅里,和身边神色寂寞一样,发呆,上网。对着镜子里的脸仔细端详一下,虽然没有村上春树笔下的渡边彻在旅途中自感的面目可憎,但怎么也看不出为啥别人对我这么放心。自入云南以来,就没吃饱过饭,在某鬼佬开得餐厅,终于吃点口味不那么重的,回到旅舍,就被同住的一姐一哥捡到,晚上跟他们去洋人街酒吧去喝酒。

    姐姐,北京人,杭州做公关。哥哥,山东人,人大读博。从这天开始,我隐去了赵赵的名字,被他们称呼为小白,心安理得地受他们照顾。

    小白,喝;小白,明天睡到自然醒,然后下午爬苍山;小白,你身体怎么这么不好;小白,你发烧了吗?

    初中的学校就在山脚下,黑龙江的山多到漫不经心,然而跟云南的山相比,黑龙江的山像男人,苍山像个女巫,墨绿色密密麻麻连在一起,随意一瞥,仿佛能听到女巫的哭泣。

    隐约地觉得,如果从陡峭的山路上或索道上掉下去,也许问题就解决了。

    God is a dog,很小心眼,我就这么自虐一下,下山后,偶遇一家很好吃的店,晚上做完足底按摩后,就开始发烧了,汗水塌湿了被子,白天起来,旁若无人地去大理的桃源码头,入住大理桃源人家国际青年旅舍,在双廊的洱海海边,被美景积极得眼睛想掉眼泪。

    旅行的意义,旅行的意义。

    分享到:

    评论

  • 这个时候我在新疆呢~
    真想什么时候跟你旅行也好见面也好。
    保重噢!到相见的那一刻!
    回复xal说:
    新疆很好,下一次我想去那里。

    XAL,我想了半天你的名字。。。提出批评,也不写全或留下BLOG地址。
    2010-06-13 18:26:30
  • 也很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