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10/22

    你一直在玩 - [身边人]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dodoroc-logs/80327629.html

    我要送你生日礼物,她说。

    为了不让自己在过生日这天难过,从出生起,我就假装不在意生日这天,若是以后我成为很牛逼的人物,他们哪知道,我这个伟人这么在意生日,又装作满不在乎的样子。

    她乐颠颠地从复式的二楼跑下来,扔给我三个做成棒棒糖一样的安全套。

    是我妹妹从日本给我邮过来的,她美滋滋地说。

    糖果色,白色棒棒,套套的外面还绑着蝴蝶结,又温馨又色情的样子。

    我跟她趴在我很乱的办公桌上研究了好一会,因为已经下班,公司里的老人和小朋友都不在,我俩肆无忌惮。

    我用我的破英文以及想象力坚定了一下:这是水果味的,她听后眼睛都亮了,“小日本真多花样”,我又传道解惑,“这个没用避孕能力”,另一半话藏在嘴里,“你和涛涛用的时候要小心哦,小心又生一个。”

     

    第一次见到她,我还23岁,以为她是个T,长头发,素面朝天,眉宇舒展,眼神谨慎又精明,牛仔裤外面套了一件很民族风的长TEE,进入她公司很长一段时间,才知道她在我那个年纪已经生女儿了,属于早婚一族。当时我俩隔着黑色办公桌剪指甲,聊了很长时间的村上春树,刚刚接待我的赵姓男子跑进来,跟她说了一会话,然后对我说,“我们挺喜欢你的,跟想象中的一样,眉目清秀的,就是脸上痘痘多一点。”然后她说,你啥时候上班。那天已经是三月,我穿得多,里面是开衫,喷了大卫杜夫,脸上的痘痘依旧此起彼伏,头发还在烫。

     

    幸也如此,不幸也如此,我从《看电影》转身回到哈尔滨,准备顺理成章地谈恋爱,于是接受了这份广告文案的工作,面试很已意识流很文艺,连我的毕业证都没看。我以很低的薪水在那里做了快一年,工资终于提到900块,我看着薄薄的一叠钱,有些失望,但有觉得无计可施,毕竟,广告那么不适合我,我几乎就像一个白痴一样,天天自尊心受损,要知道,以前我可是以文字在江湖上混了,旁人也说,呀,你做广告,好适合。

     

    经历过发烧加班,她说你发烧不要紧,耽误我们的工作怎么办后,我开始上道,跟难缠的客户时而同命相连时而吵架,同时金牛座的大我两岁的女生,在幼稚这个层面,比我更加得心应手。我的时间都开始扔在工作上,图什么呢?我不知道,在公司里依旧是小男生的身份,即使来了小朋友,我也得领着一起去给大家买肯德基,工作成为我的避风港,连跟EX分手,我都是在公司发短信分的,我一直觉得,加班、不计报酬、无福利、一周工作七天及耗时间的工作内容,应该是我这个年纪的男人应该面对的,后来,发现身边成天耗日子无所事事地的男生赚得跟我一样多,我就心想,嘿,干嘛不找一个更轻松的工作。

     

    期间也要走,她的老东家,一家很大的广告公司给我offer,薪水差不多,福利齐全,有很多人,副总得知我的老板是她,作为同业,说了她不少坏话,我竟然有点不开心。但我又犯了嫌麻烦的老毛病。当时她已经买了一个复式当做公司的办公室,装修的很漂亮,人手不够,我心想算了,继续做了,她也懂得我的放弃。没过多久就给我加薪。

    加薪日,她在二楼放了一首萨顶顶的《琴伤》,她Q我:这首歌,送给赵赵。我俩老爱玩这类游戏,有时候一点都不像老板跟员工的关系。我热泪盈眶了一下,其实有点心酸,心想毕业之前,我没想到我会落魄到赚这点薪水吧,毕竟我是金牛座。

    时间不抗造,连公司的大龄女文案及男设计都突然结婚了,我进入公司半年后失恋,很专心地失恋三年,因为巨蟹座的她跟EX是一个星座,我对巨蟹座的感情很复杂,忽然有一天发现,自己跟这座城市的关系,都是巨蟹座,爱我的是巨蟹座,发薪水给我的也是巨蟹座,不爱我的也是巨蟹座,折磨我的也是巨蟹座,于是我恍惚觉得,在哈尔滨的日子到头了。

    我跟某个客户走得很熟,她也时常抱怨我对客户有时候是撒娇的态度,大概就是那时候被对手公司注意把,公司竞争对手要挖角我,我心想,还是哈尔滨,另外一家,客户还是差不多,我有没有耐心,再把对她的耐心用在下一个老板身上?

    没有了,我真是一点耐心也没有了。我恍惚把她当做一个未来的我,希望是那样,在心里保留一份与众不同,然后现实生活中,起码在金钱和自信上保持很好。她有时候很孩子气的,虽然也是人精,但可以跟我互换衣服穿的她,跟我去小酒吧看乱七八糟的电影,或是一起去邮局给她远在日本的妹妹邮寄包裹,被人误认为是我女朋友,还是回来美滋滋的跟淼姐说,虽然她一直不喜欢我这种型的男孩,有时候老板和朋友的关系很混乱,会去不知名的小酒馆听远道而来的民谣歌手,期间因为我没找对地方,在乍暖还寒的街道上暴走,她气嘟嘟地走在前面不理我。

     

    终究要走了,在公司接到一个发布会执行的案子中,我与她手忙脚乱被对方客户逼得鼻孔穿血的时候,我平静地跟她在Q上说了,我要养病,我要给自己放个假,身体和心理都受不了了,她调试得很好,恢复了老板的样子,我俩聊未来聊过去聊心理状态,她戴上了勇者无敌的面具,无所惧怕的样子,毕竟,开公司,谁跟谁都不是一辈子的关系,何况又无任何合同约束,但一个低薪、高强度工作压力都没赶走我、原本以为还会干下去的我,现在竟然要走了。她说,你应该得到你应该得到的再走啊。高薪水、小领导、公司分红……可是,跟我手头残留不多的青春相比,我真的耗不起了,我还没去过越南,我还没写过一本小说,我还没读BFA,我还没拍电影,我还沉浸在过气男朋友的悲哀中,这些,需要我一一完成。

     

    “我已老到不能掉头,你要前程似锦。”临走时,她Q我,这句话我看了好久。收拾了电脑,整理了办公室桌面,看着插在笔筒里的棒棒糖避孕套,我塞到了背包里,后来带到帝都去,我的第一份工作,就这样结束了。

     

    时间回到那一天,我俩研究棒棒糖避孕套半天,又跑到二楼她办公室的储物室,她跟藏宝一样拿出一个绿色包装的套套,挠了挠头说不知道这个是干嘛呢。我翻来覆去阅读包装,“这是夜光的,哇,好酷哦。”脑袋里不断驱散她跟她的著名主持人丈夫使用这个套套的画面,不知道她跟老公用了没。

    分享到:

    评论

  • 加油噢~
  • 好感人哟!
  • 好感人哟!
    一起去越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