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到年末,我就很烦躁。

    1/初中同学老朱在我家已经住了半月,还没有说走的意思,他负责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眼睁睁地看着垃圾堆在他周围而不动一物,就恨不得把大便拉在地板上了。家里没有吃的,就自己饿着,家里灯泡坏了,就硬挺着,等着我来买,再加上他没日没夜的咏叹调般的呼噜声,弄死他的心都有了!我实在不是那种乐善好施的人。

    2/痘痘以以铁三角的图案重新猖狂起来,当文艺型小白脸的梦想只好寄托于来世了。

    3/终于发现,自己对老式的港片的兴趣也太浓了,诸如王晶监制、邱淑贞主演的《喷火女郎》这类的白痴片子,我看得津津有味,也许自己真的不装B了,可喜可贺,是个好现象。

  • 晚上,头包着毛巾,给无可救药的皮肤涂上绿泥巴,站在窗台抽烟,偶尔有火车粗鲁地呼啸而过。

    光着身子,在小而干净的公寓走来走去,吃水果,喝水,看电视上无精打采的广告。

    内心充满荒废已久的满足感,其实,我只要一点点安全感就满足了。

    生活在现在,我犹如刚刚学会骑自行车的人,虽然磕磕绊绊,但前面的路似乎已经看到光亮。

  • 动物园园长说,请你用心养狐狸吧。

    他抚摸着狐狸的皮毛,内心充满了幸福感。

    想,作为一个狐狸管理员,一定要熟悉气味。他把自己扮成一只狐狸,与饲养的狐狸一样的生息,然而却感受到村上春树一样的难受。

    爱我,就请饲养我,小王子里不是这么说吗?

    笼子外乱哄哄的,他对着外面漫漫乏味的人群喊,都TMD给我安静。

    然而声音并没有起任何作用,在动物园,人群不会关心一个寡言的狐狸管理员。

    沮丧的气味化成弥漫的雾,弥漫了他的双眼。

    清晰了,又黑暗了.

    他醒来,心想,最近的梦真奇怪。

    站在空旷的房间里,窗外的世界沉浸在浓重的黑夜,谁跟谁都没有联系。

    喝了一口水,他嘴上的溃疡疼得他掉了眼泪。

    他默默地躺在床上,想,要是就这么疼死了。

    1/他岂不成为世界上唯一一个喝水时被溃疡疼死的人。

    2/立春这天,是不是应该吃春卷?他因为溃疡,还没吃呢,多么可怜。

    这样想着,他慢慢地睡着了。

  • 虽然皮肤并没有恢复以往的状态,但痘痘的问题好歹控制住了,并慢慢恢复中,战略重点也从去痘转移到了去豆痕的阶段。圣诞节前后玩得太疯了,日夜颠倒,饮食不规律,烟也抽得太多了,痘痘冒出来很多。

    闭关了,与痘痘反击战开始,不准备出来见人了。

  • 所以。

    乖。

  • 大大的脑袋,小弟挺你。

    但是,我还在

    我快睡着了,如此海啸。

    亲爱的,你在干嘛呢?

  • 根本就是师太经典小说大集合嘛,怎么没有子君与家明?

    我发现师太非常爱用玫瑰与家明这个组合.

    转自寧可心頭多留些空白。

    你問:你有沒有見過你想像中的那個人呢?

    有日在街上見到他的話,可不可能鼓起勇氣,拍拍他肩膀說:你帶我走吧。

    喜寶沒有想過自己會真的喜歡上勗存姿,可是她發覺無論是家明也好,聰恕也好,也不及存姿對她的好。
    只有他,可以無限包容的愛著她,一聲聲的叫她小寶小寶,不管她做錯什麼,他依然在。
    就算他死了,喜寶依然覺得他就在旁邊。

    清流在船上遇到他,即使她知道他只是當她一個過客,而不是真正的喜歡她。
    可是,她留戀他的擁抱,而不能接受他的死。
    在他眼中,他永遠是那個能輕輕抱起她,或者把她緊緊抱著的人。
    終其一生,她一直在船上找著他,在那艘叫不羈之風的船上。

    杏子一個人的活著,連星祥送她的戒指也只是虛情而非真意。
    她已經坐在地上不再打算站起來了,就算羅夫如何的幫她,她也只心存感激。
    後來,星祥來到她跟前,隔了那麼多歲月,再聽他的聲音她依然激動,只是她看不見他。
    小女孩問星祥,為什麼今日你回來找她?
    是不是因為那麼多年過去了,你這才發現只有杏子待你至真,愛你至深?

    承鈺從小以為和于琛能跳完一隻舞,不管當中隔了多長時間。
    最後音樂起時,她一定能拉住他的手離開,可是她誤會了。
    這首歌,並不是圓舞。

    所有人活得很好,只欠了文思。只恨文思似荼靡。
    最後一次見面,文思說:你們都在等我嗎?

    慧群想一想,並沒有任何法子。他能讓她笑,就算他以前做過什麼又如何呢?她愛他。

    開明以為自己喜歡子貴,沒想到,他心裡那個人一直是秀月,只是他先遇到子貴。
    一個人的離開,不代表三個人的快樂。看似最快樂的人,是因為她不再愛人了。

    他揹著蘇西,不管別人的眼光,是因為他知道這個女孩能讓他笑,讓他覺得生命有意義。

    連環問你要什麼,我的靈魂麼?
    紫珊笑一笑,你的靈魂早已是我的。不管連環如何掙扎,始終離不開紫珊那雙小小的手。
    他等了很久,她只是把他當作一個玩偶。
    他以為湘芹會永遠等他。

    湘芹以為自己會一直等他,直到她發現自己一直敲著一道永遠不會開的門。
    不是敲不開,而是房間裡早已有人,連環的心容不下她。
    她在等著一個也等著別人的人。

    他笑了笑,問什麼時候?
    她說:明年,明年我給你送花來。

    他每天等你放學,你喜歡你倆的影子貼在一起,彷彿彼此依偎。
    直到有一天你看到他拉著第二個女孩的手。
    他說:不是我不想進一步,只是我怕,進一步後,我們會後退兩步,甚至三步。
    你不知道這算什麼。

    只有在夢中才能想像他抱著你,那樣緊緊地抱著你。
    醒來後,你只有一個人縮成一團,用自己的雙手繞住自己,想像是他的手。
    只是沒有溫暖。

    你說:緊些,再緊些。然後流下淚來。

    是的,你離他太遠。他不能抱著你。你也不能抱著他。就算你想他,也無法告知。

    莫衍按:難以想像當初我寫這樣的東西,原寫於05年夏天。更難以想像當初某人的留言。只是什麼都過去了吧。

    幻覺的幻,幻覺的覺,合起來,就是幻覺。笑。

     

  • 〈你在烦恼什么呢,亲爱的〉中,陈珊妮中OS到,说你不觉得,他像个暖木塞。整首歌之中,OS多么传神又出彩。

    1/粉色的玩偶小乌龟丢失后,我又配置一个绿色的,今天又丢失。想起,买这种手机链的初衷,是因为最近运气差,为了压压惊。现实让我觉得,干脆就这样吧。

    2/室友买手机,一大群人陪同。。室友因为买的是水货,所以去的地方很偏僻,又闷又热,大家很累。我顺便拉大家陪我看衣服,众人都觉得如果逛衣服的话,我还可以继续走。只有在缺东西的情况下,我才去买东西,其实我心里厌烦死了逛街。然而最近还要逛。

    3/死党洋洋公务员考试考得很好,准备面试。他考的是家那边的法院系统,很高兴,不过觉得我身边的亲戚朋友都安分守己,也借不到什么。他请我吃很贵的火锅(很不象话),但是也付出了代价,新买的衣服被他A走了。

    4/顺便见了某齐和壁虎,不被欺负的感觉真好,真轻松啊真轻松。我们这些人都做熊猫,某人最近也太不象话了,桃花这么旺,残念,泪奔。

    5/〈看不见的恋人〉的男女主角长得也太好看了吧。恩,湖边的房子呢,不知道取暖和安全怎样,不管怎样,这样的闲情雅趣,不是金钱去堆积起来的。

    6/睡觉是颠倒是非的事情,心情不好时候,补充营养,但也可能更差,今天就是意外情况。

    7/我大约10日左右去北京,北京那边现在应该穿什么呢?有人指点吗?哈尔滨这边现在很尴尬,简直没有过度的衣服,穿什么都很冷很热。

  • 西边的彩霞很好看,就是寂寞了一点。

  • 2006/10/30

    他说

    他说,长期的蛰伏之后,身体渐渐恢复,狠狠地洗澡,花了一下午时间蹂躏头发,寻找以前丢失的小龟玩偶手机链,在哈尔滨清冷的秋季夜晚,他走在街上,竟然有了微微的快感,为这样对自己好。

    他说,那忽然的梦魇犹如黑影一样将要扑过来,他有经验的赶快惊醒,下床喝水,继续睡下去,荣辱不惊。

    他说,戒除烟酒,多食素食,每隔几日便去采购水果酸奶,作息正常,除却偶尔的溃疡,一切都很好,苍白的脸色渐渐有了血色。

    他说,渐渐,语言只是一种表达的工具,他越来越享受安静的力量,并不为自己的安静为耻。

    他说,日子过得太贫乏,他还是缺少一些经历,若是有些岁月的积累,他就不怕那洪荒的时间吞噬了自己。

    他说,与多日的朋友聚会,他大声说笑,懂得适时的沉默,是懂得享乐的世俗分子,话多得可怕,然而不经意一回头,眼泪差点掉下来,他自己都有些差异,怀疑是面孔太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