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当然不需要丁薇的《冬天来了》当配乐。

    1/暖气问题考虑得严重了,其实现在室内温度还凑合,比初秋一直开空调时要温暖得很多,手脚冰凉好多年,倒是并不怕冷。哈尔滨已经下了好几场雪,零下二十度的日子来了。一想到冰冷的空气呼吸到胸腔的凛冽快感,就很想回到哈尔滨抽根烟暖和一下,嘿,多自在。

    2/我从来不知道,写电视剧剧本竟然是如此HIGH的事情,我找到了很适合自己的表达方式了吗?嘿嘿。

    3/亦舒的小说随便看看,黄碧云和汪曾祺绝对不会让人失望,我有表达过汪曾祺的《四个孩子和一个夜晚》是多么色情的小说吗?夹杂着1960年火热而美好的尴尬年代,实在有想排成电影的血脉喷张的想法。

    4/大概他的QQ名、王菲的卡通头像和性别凑在一起,实在招人稀罕。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每天接受到好友请求信息,大多数是女人,三分之一是骗子,三分之一是半夜寻欢的女生,三分之一是连名字都很脑残的LOLI,他通常看了一下资料,就果断地拒绝,偶尔拒绝理由写得很脏。他悲哀地想,如果你也隐藏在这里面,我岂不是又要错过与旧情人重新相聚的机会了?巨蟹座到底是有多嘴硬啊,都三年多了,还放不下架子。我跟DUDU分手后就相处得很客气,虽然想起过去那段日子,有时候还令人作呕,我是当时是当局者迷到什么地步。

    5/赚钱是我最大的兴趣了,目前。

    6/饿,一直非常饿。作息完全日夜颠倒,前阵子是因为被逼烂的恋爱问题逼成那样的,最近是被大量的写稿工作弄得天亮起来才能睡觉。周五时晚上出去玩,吃夜宵时又跟朋友聊了很久,离开时已经是六点了。回家时没打车,跟上早班的人们坐直接到家门口的117回家,看着车上带着困意的上班族和中学生,我心想,我已经很久没过过朝九晚五的工作了。

  • 2008/11/19

    死亡剧本 - [自我治疗]

    其实我对以做电影为生没有多大信心,只写过一个剧本而已。

    上大学时,做广播时常和电编的学生混,好多人也找过我写剧本,然而我骨子里主意太多,不愿受束缚,只愿意把控制权交到自己手上,准确地说只完整地写过一个剧本。

    睁开眼,白天若无其事地生活,晚上用心烹饪,一切完成后,用心抽了一根烟,终于下决心上吊,死后,脚摆动频率与地上的钟摆一致。剧情没有完。第二天又是主人公睁开眼,依旧是繁复乏味的重复生活,依旧精心对自己好,打扮得体,笑容招人喜爱,谁也想不到他回家后毫无理由地上吊自杀,昏暗的黄昏光线照进大大的落地窗,这让尸体摆动的频率更加与钟摆形成荒谬的默契。

    剧本的结尾,依旧是主人公睁开眼。

    写过之后,辗转反复几人,都被震惊地说太震撼了。

    所以,看《摄氏零度·春光再现》时,我觉得梁朝伟在花纹桌子前割腕自杀的结尾也不错,《春光乍泄》的结尾也太温暖了。诸如此类,很多电影里突然出现的死亡总是有一种完美的残酷。据说,剧作的老师非常反感这点,若是人物描写得不饱满,突然的死亡似乎掩盖了所有的问题,毫无可取之处。

    所以,看白先勇的《永远的尹雪艳》及《谪仙记》中突然的死亡,让整个剧情有种戛然而止的敬畏,就让我很是喜欢了。

    冬天,缺少日照,天气寒冷,脑内控制情绪的垂体分泌不足,容易怀疑,容易胡思乱想,似乎让冬天犯抑郁的情绪变得顺理成章。

    有烟、水果、厚厚的被子及《康熙来了》,什么样的冬天过不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