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当然不需要丁薇的《冬天来了》当配乐。

    1/暖气问题考虑得严重了,其实现在室内温度还凑合,比初秋一直开空调时要温暖得很多,手脚冰凉好多年,倒是并不怕冷。哈尔滨已经下了好几场雪,零下二十度的日子来了。一想到冰冷的空气呼吸到胸腔的凛冽快感,就很想回到哈尔滨抽根烟暖和一下,嘿,多自在。

    2/我从来不知道,写电视剧剧本竟然是如此HIGH的事情,我找到了很适合自己的表达方式了吗?嘿嘿。

    3/亦舒的小说随便看看,黄碧云和汪曾祺绝对不会让人失望,我有表达过汪曾祺的《四个孩子和一个夜晚》是多么色情的小说吗?夹杂着1960年火热而美好的尴尬年代,实在有想排成电影的血脉喷张的想法。

    4/大概他的QQ名、王菲的卡通头像和性别凑在一起,实在招人稀罕。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每天接受到好友请求信息,大多数是女人,三分之一是骗子,三分之一是半夜寻欢的女生,三分之一是连名字都很脑残的LOLI,他通常看了一下资料,就果断地拒绝,偶尔拒绝理由写得很脏。他悲哀地想,如果你也隐藏在这里面,我岂不是又要错过与旧情人重新相聚的机会了?巨蟹座到底是有多嘴硬啊,都三年多了,还放不下架子。我跟DUDU分手后就相处得很客气,虽然想起过去那段日子,有时候还令人作呕,我是当时是当局者迷到什么地步。

    5/赚钱是我最大的兴趣了,目前。

    6/饿,一直非常饿。作息完全日夜颠倒,前阵子是因为被逼烂的恋爱问题逼成那样的,最近是被大量的写稿工作弄得天亮起来才能睡觉。周五时晚上出去玩,吃夜宵时又跟朋友聊了很久,离开时已经是六点了。回家时没打车,跟上早班的人们坐直接到家门口的117回家,看着车上带着困意的上班族和中学生,我心想,我已经很久没过过朝九晚五的工作了。

  •  

    五棵松地铁下车后,他被人流冲下站台。

    “前两天有人掉下地铁2号线的站台,还被电死了呢”,他想,“别耽误看王菲的演唱会”,赶紧爬上站台,拍了拍膝头上的土。

    穿过站台围观的人群,他脸红一下,最不愿意给人添麻烦了,尤其是自己还穿得不太丑的样子。

    顺利地通过五棵松的安检,竟然没人理他。

    OK,开场了,瘦得没有胸部中年女人王菲打扮成雪山神尼的样子,他坐在500块钱的看台上,给新欢同步了《催眠》,想起因为自己的缘故也深爱王菲的旧爱,百感交集。

    他辞职已经半年,来到北京当坐家,靠写稿子为生,日子逍遥得很不地道,还没考上BFA,王菲还没成为他的演员,演那部还没动笔的关于江青的电影。他泪流满面地跟着王菲唱每一首都耳熟于心的歌,中年妇女王菲一首接着一首唱,吊在在花椅上的王妇女唱在《假如我是真的》的时候,五棵松的棚顶被布置成满天星的样子。“假如流水能回头,请你带我走。”非比寻常香港那场,他最喜欢这首翻唱于邓丽君的逼赖赖的老歌,感同身受于歌词,顿时嚎啕大哭。

    最后一首歌竟然结束得毫无头绪,他意犹未尽,擦干眼泪回家,王菲也没返场是他预料到的,只是没预料到结束后,五棵松地铁竟然被堵了,“好像有人掉下地铁站台被电死了”,前面人说。

    他心想,不会这人是来看王菲的演唱会的吧,他凑上前,警察刚好抬着担架,尸体被盖着一层白布,手搂在外面,修长而苍白的手指握着被电焦的王菲演唱会的门票。据警察说,这人是刚下地铁的时候被人流冲下了站台,还没看成演唱会呢。

    刚看完演唱会的人群沉默了,有女孩怯生生的小声说:如果没看成王菲演唱会,会死不瞑目吧。

    后面的人不断挤着前面沉默的人群,含在嗓子里说话的北京腔警察大叫:“闪开,闪开。”竟然抵不过人潮,手一松,担架失衡,尸体滑落了下来。

    人群尖叫。

    他看到,自己的脸从白布中露了出来,惨白惨白的,浓眉小眼,嘴唇跟擦了口红一样。

     “呀,原来我已经死了”,他攥着被电焦的演唱会门票,平静地看着自己的尸体,

    原来我已经死了原来我已经死了原来我已经死了……

    富坚义博的《幽游白书》一开场,幽助的灵魂就这样看到自己的尸体,没想到竟然自己也遇到这难得需要演技发挥的戏份。不过已经死了,话说要不要悲伤一下呢,想到这里,他想该酝酿一项怎样的情绪呢?没有一部电影讲人的夙愿如此深厚,连死亡也割舍不了要看王菲演唱会的决心。

    他竟然没那么悲痛于自己已经死了的现实,涌上来很多奇怪的思绪。

    1\看过王菲演唱会了,死了也是可以接受。

    2\老赵、丁香和大赵应该会暴怒我瞒着他们跑到北京来,放着哈尔滨好好的广告不做,瞧,死法多晦气。大赵应该悲痛中夹杂着一丝清醒,弟弟死了,没人跟他分老赵数量不明的财产了。

    3\孩子气的白羊座应该会崩溃一阵子,自己的新男友一下邋遢,连死法都这么邋遢。亲爱的,不要难过,我死了,你跟好看身材又辣的小老婆在一起吧。

    4\远在哈尔滨的巨蟹座EX,看到这条新闻的时候,大概不知道这倒霉主角竟然是自己的前男友。

    5\那么多热爱王菲的人之中,他终于以以外的死亡,让王菲知道自己有多么爱她。

    想到这里,他释然了,BIU地一下消失在风中,散散落,而警察早已把尸体重新归拢到担架上,送进救护车,关上车门,人群一边唏嘘一边散去,那张电焦的演唱会门票很淡定的留在地上,被纷至沓来的脚步踩得很脏。

     

    除了116日北京最后一场演唱会的精彩,掉落在地铁被电死的死法果然成全了他,他的死也被人顺便传播着,报纸娱乐版的版面上也刊发《王菲粉丝在看演唱会的途中被电死》的娱乐新闻,王菲的经纪人陈家瑛也很生气怎么狗仔们什么新闻都要扯到王菲身上。但在这不可理喻的世界里,谁知道什么是因,什么是果?谁知道呢,也许就因为要成全他,巨蟹座在分手后冷暴力他,他来到北京后认识孩子气的白羊座,狮子座的王菲决定开演唱会。成千上万的粉丝买不到票,成千上万的黄牛党赚了很多钱,跟着是他的死……王菲并不觉得她在历史上的地位有什么微妙之点。她只是看过粉丝被电死的新闻后,以veggieg的身份,发了一条超度这倒霉粉丝的微博:Om Ma Ni Pei May H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