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3/15

    剧本 - [自我治疗]

    你一转身,就好多年了。

    渐渐地,每天都回忆过去,满足不了他对你的思念,于是做梦。在学校,他追啊追啊,想在梦结束时看到你。但梦的阴影渐渐压过他跑动的部分,睁开眼,仍然是天花板,依然是现实冰冷的世界。

    于是,他造了一个你是主角的世界,到处都是惊心动魄的精彩。

    例如,深夜最后一班地铁,你跳进他眼前,两个人携手逃避地铁杀手的追杀,逃避的间隙,拉拉小手,偷偷地亲嘴,当地铁杀手拿着电锯要割断你的脖子,他扑了上来,与之同归于尽。然后满身是血地躺在你怀里,趁着生命消逝时,说点肉麻的话,然后两眼一翻,死翘翘了,留下你一人在空旷的地铁里哭,然后近景拉全景,广播里说最后一班地铁啦,你再不走就回不去家了,背着死去的他刷卡出闸门——刷卡时,你背过身去,将他的屁股兜对准地方,滴的一声,门开了。

    例如,写稿写得实在烦躁,他在地坛那条路上散步,你突然骑着一匹马,你俩变成了不带头套的古代人,骑着白马。在古代,他若想你,不发短信,不打电话,翻山越岭,只为说一句我想你,然后骑着白马绝尘而去,让你默默地看着他驼背的背影,绝尘而去,你的心开始融化了。

    例如,他因为做了不愉快的梦,而开始喊骂人的梦话。你在窗外变成蝙蝠侠,看了他睡觉时合不拢的厚嘴唇,很心痛,然后杀进对他不好的贱人,杀死他们之前,你说,即使我跟他分手了,你们也不能伤害他。这时,镜头移向他的房间,他喃喃地说着什么,开始在梦里梦到章子怡或者王菲。

    例如,他躺在夏天光滑的地板上,你瞧瞧地出现,你俩开始玩台湾电影里那矫情的小清新,冯唐易老,旧人难寻。顺便说一下,演这场戏的时候,你可以看一下冯唐的书,他最近的最爱。

    例如,又例如,他在打这些字的时候,你可以安排在他身边一个旋转的陀螺,一直转啊转啊,转过春夏秋冬,星星都累了,他身上开始长肥肉,头发白得像雪,变成一个看起来很可爱的小老头,但他一直乐呵呵的,因为,他知道,这是梦,梦醒来后,他就可以抱着双臂,跟你在中央大街吃吃饭,走在面包石的路上,融化成哈尔滨的某个平庸而幸福的生命,成天跟你找茬,两个人吵架。

    亲爱的,他写不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