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王妇女跟性欲全开的没见过男人的花痴一样,整日缠着郭德纲,最后还贱吧贱的要给他唱人间。。整个演艺了不矜持版的《矜持》:我是爱你的,我爱你到底。。哎,早知道就去学相声好了。。。。

    2\做梦,梦到小章,最近梦到小章的内容,全部是我是圈内人,与小章互动。大概内心已经对又老又蠢又丑又穷的自我现状比较接受了,我完全以一个能干的幕后人员,我的手腕,我的气质,我的可爱,都让小章十分喜欢我,这梦做得,真是畅快淋漓,完全忘记某人的大条神经惹我生闷气的事情。。。但是醒来后,依旧胸闷得想吐血。

    3\接下来的梦,好像是陪小章玩,我本来想找个好点的景色让小章放松一下,结果脚底踩了一泡屎,我蹭啊蹭,发现周围的屎很多,于是我就飞了起来,不小心创造了流行,最近大家都在飞,还有俩人挺笨的,笨手笨脚地飞不起来,我顿时高贵冷艳了起来。

    4\哈尔滨现在漫天大雪,我坐在帝都想念它。无论是哈尔滨还是帝都,我似乎又陷入了2007年9月8号的现状,想发脾气,却又怕收不了场,不发脾气,就觉得做一个心表不一的腹黑控还真TMD地胸闷到想吐血。可能是我的关系,可是金牛座不就是想要稳定和安全感吗?掩面,还在思考要不要出去工作见见人啥的,哎。

  • 前一晚,玩了通宵,老脸都绿了,回来睡了一觉又被拎起来参加大学同学的饭局,付钱时忘带钱包囧了一次,下回跟少爷在家吃了冰欺凌月饼,就当过节了。送走后眼睛困得睁不开,勉强看了康熙来了,就睡了,睡到四点,起来上网溜达的时候,老牛发来要修改的稿子,改到早晨九点,大概觉得自己太辛苦了,睡到中午,期间做了一个梦补偿自己。

    这次梦的主题:我和小章迷路了。

    应该是超级星光大道五班的总决赛,胡夏和杜华瑾PK冠军时,我充当评委去投票,也不知是不是提前知道胡夏是总冠军,还是詹仁雄买通评委,一定要让我们投胡夏,我心中默念,老子大不了被封杀不当评委了,一定要投DUDU女王,在接连两个女评委都投了DUDU后,我猛然发现我前面站着章子怡和著名的秋裤女王,苏芒。大概是我最近给时尚杂志写稿写的脑袋有点木了,所以梦到她。我哑着嗓子说,苏芒和小章,你们两个看好谁啊。苏芒这个欠操的,我家小章出事后,第一个跟她划清界限,可势力了。时尚圈都是敬衣不敬人,何况我这个穷鬼也没钱买衣服,然后捏,苏芒就瞪着她牛大的眼看着我,很鄙视地看着我。

    我家小章说,这是我的粉丝赵赵,著名的赵赵,可厉害了,可会写字了。听了我家小章说完,苏芒眼睛放出了光。。。。嘿嘿,我可没有要巴结苏芒的意思,我说:是啊,上次看到你俩在逛街,我还在后头跟了好久呢。

    超级星光大道总决赛的现场此时被我搬到某个大学的礼堂,我都忘了杜华瑾和胡夏的冠军之争了,小章和工作人员要走,我说,小章,你等下,我那里有粉丝送你的礼物。于是跑到我的座位底下,变出一些礼物来,我造梦的本领很高超,《盗梦空间》一直在抄袭我,哼哼。最上面是某粉丝知道小章爱吃的零食,买来一整盒,小章怕我太累,就抢着帮我拿礼物中那个希腊的雕刻门板,貌似是个古董,隐约感到这个大学的历史系教授会说啊这是无价之宝。

    推开大门,正赶上下课,犹如帝都地铁高峰时期的拥堵一样,小章打开旁边一个很少有人走的们,很高的罗马式厅,楼梯螺旋上去,最终走入一个希腊式花园。。。。。花园不适合,周围都是些坟墓,外国人总把坟墓修得这么浪漫,不过也太诡异了,最终大家在坟墓围成的圆形花园里迷路了,亚美爹。坟墓刻着希腊文字,犹如花纹一般。我们找不到路可走。

    那边出现了一个类似ABC的男生,我充当小章的发言人,貌似英语也变得好起来。

    “小章,要不要跟他说话。”说,好,我去搭话。他也迷路了。

    “小章,他说要跟咱们在一起。”说,可以,我就去邀请他。

    “小章,他长得挺好看的,你要不要跟他谈恋爱。”好,我就去当红娘。

    “小章,天黑了,咱们打电话给110,解救咱们把。”小章同意,于是我想着如何描述这个希腊式陵园围成的花园,完全忘记了明天的报纸头条会出现小章迷路的囧新闻。

  • 突然,就那么发生了,我想很岩井俊二那样:“你好吗,我很好,终于有人代替你在位置了,你开车出去最好撞死。”我的【没事就装逼培养电影桥段】的病症啥时候能痊愈呢?

    三年期,结束。下一段,直接持续到后半生好了。

    人最怕上心了。

  • 100个人物素描之1:百态小组的CN岁月

    变态小组,在建组之时,就见证着彼此性事的变迁。

    当时,我跟酸奶胖子三人还一穷二白地纯洁要死,远在英国留学的熊猫和熊猫男,都好了好长时间了,吵架、甜蜜、复合,按照这个规律反复着。

    想想,那是挺长时间的事情了。重要日子的第二天,哈尔滨狂降暴雪,都说干过这事之后,男人的第一反应就是很困惑,我接受远在英伦的熊猫的采访:“怎么样,感觉如何?对方咋样啊,技术如何?”我乖乖地一一交代,同时还诉苦:“怎么办啊怎么办啊怎么办。”什么怎么办,熊猫说,你们CN就是事儿多,我们交往一阵子后,就如熊猫所说,干脆分手了。

     

    再过了两年,熊猫依旧当做国宝被供在英国,变态小组三人在学校附近的西园吃火锅,我转身买包烟后,两个小朋友稀稀疏疏地暗自咬耳朵。

    我:“我也要听,我也要听!”

    酸奶给我一个白眼,“你啥都想听,烦死了。”

    墨迹了好久,酸奶挺没信心地看了胖子一眼,“饿,其实吧,胖子是个CN,我俩再说他前女友。”

    然后呢?

    酸奶:“然后没什么呀。”

    说完后,跟摇滚男分分合合的CN酸奶,拿起筷子,在火锅里转一下。在一旁不知道想谁的胖子,撑着下巴,把浮在上面的羊肉捞进碗里。

    我知道啊,你俩不都守身如玉吗?

    我猥亵地笑:“不怕不怕,哥手里货源很多,要不要介绍给你俩做坏事?”

    我和年龄相近的熊猫,那时候已经长吁短叹自己老了,性能力都开始退化了。而酸奶越来越瘦,露出小美女的模样。胖子变成肌肉男后,每隔一阵子就要解决爱慕者的骚扰问题,很是头疼。

    变态小组中,除了组长熊猫及副组长本少又变态又淫荡外,酸奶和胖子两枚小朋友美好得像朵花,经常让我心生妒忌,遂不断利用淫荡言论侵蚀着他们纯洁的心。

     

    关于变态小组,先要感谢熊猫男,认识他的时候,我做编导,他做播音,其实是我先认识熊猫男,醋坛子熊猫发现熊猫男老跟我联系,我俩在BLOG上暗送秋波许久,熊猫干脆收我为闺蜜,俩人互通有无,在我还是CN的时候,熊猫说你是在找不到人,就让我破你这个CN身吧,我不惯着她,说你来啊来啊,就怕你舍不得机票钱。

    而当时我跟酸奶已经勾搭上了,写BLOG时不停滴暧昧留言,还哼哼唧唧地她送我王菲签名海报,我送她五月天签名CD。圣诞节前后,她那个长得挺好看的摇滚男,被小三勾搭,事情败露后,酸奶难受得不行,只有我的糖果及销魂的胖子陪伴她。

    就这么聚起来了,熊猫趁着回国的时候,四个人大大咧咧地在西园火锅见面,我拖着熊猫陪我弄头发,很大牌地让酸奶跟胖子等了许久,然后第一次见到了憨厚的胖子,他当时正要减肥。

     

    好多好多年后,对面的两个小朋友都告别CN岁月后,变态小组发生逆转。我把自己投入自我建造的牢狱里,三年有期徒刑将满,仍然无法释怀,还没考虑要不要自我释放,于是丢下哈尔滨的一切,跑到北京。

    熊猫和熊猫男从英国回来后,落户到深圳,5年的时间终于强不过感情的厌倦,俩人和平分手。熊猫依旧是彪悍的老娘们,发表日志说:“虽然我俩分手了,但他永远是我的朋友、家人和爱人,请大家祝福我俩的决定”。这气度,我顿时在电脑旁热泪盈眶了,心想前不久,熊猫男用玫瑰花瓣,在客厅摆了个心形给熊猫看的照片,好像还没做多久呢。而认为我长得很像孔侑的熊猫男,然后彻底消失在变态小组的视野,熊猫开始又寂寞又美好的单身生活,欺负欺负老板,骂骂公司的同事,存放购物的那个相册里,积攒的照片越来越多,有钱就让她乱花吧。

     

    后来,后来,我收拾行李,打包离开哈尔滨这个伤心地。

    此时,剩下三人。

    酸奶在广州继续从事着高薪养廉的工作,跟大款X先生双飞双宿令人艳羡。我离开哈尔滨的时候,基本上把房间里的东西都扔掉了,看到柜子里酸奶寄来的巧克力包装纸上,写着:“赵赵,想起那天你在操场,说将来四个人住在一个大房子里,想想,日后恐怕没有机会了,可是未来,我仍旧记得你的这句话。”我将它团了起来,扔进行李箱,心想若是在北京混不下去,就拿着这张纸强迫酸奶包养我。

     

    胖子这辈子基本上就跟一个女人纠缠了,前女友又变成女友,俩人将要落户澳洲。我刚来北京之时,与大学同学吃饭,她跟我说:“胖子刚来我们公司的时候,公司女同事说,你们学校的男生长得都不错啊,你学弟真帅。”我来北京后,俩人的时间终于撮合不上,下次他从澳洲回来,猴年马月呢?

     

    酸奶送我的王菲签名海报,终于被熊猫顺走了,熊猫送我的维尼棒棒糖都风干了,维尼的书籍落满了灰,我考虑一下,全部扔进垃圾袋,而我被EX伤透了心,早就不喜欢维尼了。在深圳化身杜拉拉的熊猫,与我开始商讨彼此的退路,终于决定俩人结婚是很有执行力的说法。而她依旧时不时地暴露我俩的奸情:“赵赵是我官方承认的最爱!”好久没有听到这么甜蜜的话,我竟然有点暗自伤心。

     

    四年,四个人,生活中近在咫尺,很少见面,现在终于如愿以偿地散落天涯,然后被生活的大手摆弄着,不知未来会化身妖精、神仙或是乞丐。就如同CN的岁月,过去了,再也不会回来,记载着那些纯情的少年事,四个人赖赖唧唧地磨蹭着年轻的时候,以为青春很长,可是时间经不过蹉跎,一不小心,我们都跨过CN那道线,一不小心就变成如今的模样了。

    是啊,CNCN的,又能怎样呢?再不想爱就老了。

  • 来帝都后,最近一段时间稍微不慌了。

    因为老呆在家里写稿的缘故,去云南被晒黑一点的皮肤又变成惨白惨白的。

    不怕见到陌生人了,因为对我来讲,每一天都要遇到新的人,我就做我自己好了。

    熬夜依旧很痛苦,不管是写稿还是出去鬼混,只有唱K时依旧无敌,我还是要更骚一点。

    还是个无可救药的瘦子,按照目前的状态,估计健身还得有一段时间,哎。

    烟抽得很凶很凶,上回因为短裤拖鞋及玫红色Mickey TEE的缘故,被人拦在80的门外,先生,对不起,我们这里不能穿拖鞋。只好坐在外面,和Christy、Raymond在咖啡厅忍着烟瘾哈欠连天。好吧,我也厌倦了夹脚拖鞋,我只是在怀念一个人而已。

    其实早应该说点什么了,毕竟意义重大,但我忙得成天写稿,现在还有三篇人物采访得搞定,我该买个录音笔了,哼哼,年末改应该第一波的收入高峰。我被生活推着走,感动得泪流满面,原来,以9月8日为祭,过去的三年我有多么混日子。

    好了,继续写稿吧。是在忍不了,从十点多睡到现在,头脑清醒了。

  • 九月里,平淡无聊,一切都好,只缺烦恼。其实我应该心浮气躁一点。

    人生的真相,如打电话一般,不是你先挂,就是我先挂。也可以选择不挂,聊了一辈子电话粥,很可能是网内互打免费,比较划算而已。何况打电话的时候,难道不能同时聊个QQ,上个opera啥的。我说这些,你懂的。所以,反正都这样,找个声音好听的,能聊天的对手很重要。

    选择了一条远离人民群众的道路,心理其实很忐忑,若是我家大赵的小孩出生后,我怕成为侄子侄女口中的【我家很奇怪的叔叔】。

    想起15岁的夏天,我对着教室天花板想,我就困住在这个平淡的生活里了吗?十年过去,想想生活没有让我失望,过山车,很刺激,跌宕起伏。可是我怕ending部分没有那么圆满,过山车真能安然无恙地停在终点?

    《康熙来了》要开始了,一切都已经变了,只有小S和蔡康永不会背叛我。

    BINGO,我说对了!此时万晓利那把寂寞的嗓子唱着:爱恋伊,爱恋伊,愿今生常相随。去TMD吧。

  • 最近blog更新速度实在有些脸红,为了纠正我的懒惰,我决心贡献最近一次鬼压床经历,党员及基督教徒请忽略此篇。

    不怎么失眠过,因为没有睡的意思就不要上床了,反而是刚刚吃过晚饭后就常常发困,我家丁香以此安慰自己,我30岁后一定会肥得跟猪一样,如她所愿。

    如果没有鬼压床及做梦太多,这睡眠质量也算不错。

    昨天的鬼压床,恩恩,最近梦的质量都很高,每次梦要结束的时候,都恋恋不舍地不愿醒来,这次也是。

    我心满意足地做了一个很精彩的梦,就恍惚觉得对面有一位同志在那里看我,看得我很生气。

    娘的,老子为了避免鬼压床,我坚定不移地做两件事。

    1\天天睡觉前把门锁两遍——搬进新家后睡觉时老是看到有人敲门要进来。

    2\睡觉时把拖鞋摆得四分五裂——从《康熙来了》之中学到的方法,这样好兄弟们就找不着你睡觉的方向了。

    有时候,都困死了,还躺在床上用脚把拖鞋翻个身,这样你们还没被我的精神感动,你们灵异界到底有完没有良心啊。。。。。良心啊良心。。。。

    大概最近灵异界觉得老压我,他们也不太好意思,最近派来压我的人长得都还行,不过这次派来的这位同志长了一张很荒芜的脸,即使我自恋地觉得小眼睛男生很好看,也拜托你们灵异界派出的选手鼻梁也得高点,比例也得好点吧。。。。轮廓是我的审美判断最重要的标准。。。

    长期的鬼压床经验,积累了丰富的临床经验。。。我伸出手指沾了沾嘴里的唾沫,向外弹一次,如此反复三次,貌似有效(别问我为啥总结出这样的行动,长期被鬼压,人的行为就无法用常理解释),结果到第三次的时候,我手就动不了了,对面的同志就这样默默地看着我,大概也看不懂我的行为吧。

    在灵异界朋友面前败下镇来,我恼羞成怒,于是很傲慢地朝他吐了一口痰。。。。。真丢人。。。。

    PS:

    1\遭遇鬼压床时,慢慢醒来后一定下床喝口水之类的,因为你此时神智不清,很可能自以为已经醒来,但只是错觉,还会接着被压呢。

    2\我家丰韵的丁香是基督教徒,我家优秀的大赵是党员,因此尽管我从高中开始便遭遇鬼压床,他们坚定不移地说是我想太多。。。。。我八字太弱,如此,慢慢习惯吧。。。。灵异界的朋友,别太频繁别让我休息不好。。。。啊,这次派来的人长得蛮像不自信版的周杰伦的,也算你们有良心。。。

  • 我真怕你的哭声。

    夜都深了,你还不乖乖睡觉,明天不去幼儿园了吗?你妈妈都训斥你了吧,你小小的心灵委屈地像一朵花,暗自想,我要记住这个夜晚。

    将来,你会不会成为一个特别伟大大大大大大大的大人物,你肯定不会知道,好多年的夏夜,你在家楼下的哭闹声,会引起一个我的注意。

    我姑且把你当做6岁吧,我也许比你大20岁,这样的算法,很任性。

    pia,我听到了,你的妈妈打了你一巴掌,然后训斥你,你的哭声终于停止,然后有一个男人的笑声,我猜大概是楼下水果店聚集的邻居们。你应该感到很丢脸,这出戏,你是男主角,就被妈妈这个万恶的女配角给抢了风头。

    哎,其实吧,大人都很任性,有一天,你将成为一棵英俊的树,但大人们即使老了,还是摇曳着任性地叶子,随着心情摇摆。

    从6岁到26岁,还有好多烦心的事情等着你呢。

    哦,我又听见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在哄你,大概他已经从妈妈的手中吧你解救出来,每个小男孩的幼年,总会有一个不是爸爸也不是妈妈的角色,只有他懂你。

    你还在抽泣吧,脸上挂着泪珠,在这凉爽着有些初秋的夜,你枕着和蔼的叔叔的胳膊入睡,风干了泪痕,然后明天,又是一个寻找新鲜刺激的日子。

    而我,这个你看来已经很老很老的叔叔(大概你分不清我与你爸爸谁更老些),在三楼,花费时间来写着你这个未来很伟大的大人物的一个普通的夜晚。是因为我很妒忌你,羡慕嫉妒恨,这三个词语,你未来会理解有多强烈。

    我愿意回到6岁,go back the start,重新开始,无忧无虑,什么都不怕。

    为什么,如果今天的梦里,我俩相见,你会故作小大人一样地问我,尽管你也不会懂我的回答。

    我羡慕你,一个晚上就可以将昨天的伤心忘却。而我,只能懦弱地再抽一根烟,然后任由解决不了的问题与记忆,来回蹂躏我。

    这叫自虐,跟叔叔读一下,自虐。无能为力,无法避免,只能承受。

    好吧,6岁的未来的大人物,在三楼写稿子的我继续写字了,请你保佑我,有颗笃定坦然的心,来迎接也许等不到的幸福吧。谁怕谁。

  • 2010/08/21

    Fireworks - [自我治疗]

    倾斜的舞池,情侣们颓然的拥抱,吻得伤感,仿佛一世纪,因为下一秒,就要失散在这倾斜的人群中。

    无论哈尔滨还是帝都,情事大概如此。唯一不表的,所到之处,其他人仍然跟屎一样。

    我有罪,于是我把自己流放在这皇草不生的帝都,看着他们摇曳生姿或是落魄到土里。

    仍然是烟火夜,fireworks,biu得一下,绚烂至极,然后消失不见,永远永远。

  • 或许我稍微解决了一下自己暗黑的小宇宙,可是关于人,如何跟人相处,分离后要把人摆正到怎样的位置,我依然听之任之,让时间安排。

    我认识很多人,很多很好看的人,美得如树一般,有些翩翩起舞然后如雷电般消失,有些像绽开在山谷里的桃花,拼尽力气将所有的美好都在那几年娇艳欲滴,然后迅速地灰白。贪恋美色的金牛座啊,见不得被压在生活之下的桃花,他应该一直开一直开,最后定格成不老的塑料花才是传奇,可惜就那样衰败下去。

    轰轰烈烈蝇营狗苟魑魅魍魉茕茕孑立形影相吊,我现在不敢说自己是阿修罗的人了,就如师太笔下的《阿修罗》,无论多少心机,最终斗不过命运,终究要化作平凡妇人看着新鲜少女重复昨天的伎俩,无能为力,最可怕的还是无能为力。

    男人这辈子,若完了,就是认命吧,无论谈多少次恋爱,离过多少次婚,只要任命,那他就彻彻底底跟少年的自己分手,义无反顾地投身衰老的怒海。而女人呢,这辈子,若是爱上一个人,全身心毫无保留连个骨头渣子的余地都不留,那就赌上一把,若是被辜负,锁骨还是会美下去,但是会变成美貌的行尸走肉,一直就从内而外地腐烂下去。

    男和女,人跟人,大概就这么回事。我TMD地对命运真的无能为力。

    我只能写下你,趁人不注意写下你,然后永远不忘记。

    即使,我的不忘记,对这个世界没有任何影响。

    PS,帝都的蝉让人很有安全感却很无能为力。